宣言萱语

自创改编小说:刑事侦缉档案V-心上之秋(十六至二十)

(十六)

  警局,口供房。

  “你叫什么名字?”子山问。

  “……”那人不说话。

  “年龄?”“……”这样耗着已经半天了,那个人就是不说话。国仁终于沉不住气了,冲起来,一把揪住他的衣服叫到:“喂,你别以为你什么都不说,我们就告不了你,告诉你,没用的,你不说我打到你说。王八蛋!!”

那人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用力甩开他的手,阴森森地一笑,继续沉默。

  “国仁,冷静点。”子山拉他坐下,看了一眼对面的人说:“你可以不说话,但是被你绑架的人质我们已经找到了,有了证据我们一样的可以办事。”那人看了子山一眼,眼神中流露出些许的惊讶,但是很快他就又恢复了原来的神情,他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他自己也觉得自己向来是处变不惊的人。

  医院。

  娄小玉躺在病床上,脸色已经恢复了红润,娄哲成则坐在一边,明明看得出来他是宠这个女儿的,她失踪了多久他就不休不眠的担心了多久,但他表情严肃,说:“以后没事不要老往跑,家里人会担心的。还有,娥姐给你熬了汤,你趁热喝了。”她似乎也不领他的情。懒懒地看他一眼,嗯了一声。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和父亲的关系搞成这样,可能是被宠坏了了缘故,她总是要什么有什么,但自从妈妈死后,她觉得父亲太忙,根本不在乎她,她拼命做许多违反常理的事情来引起他的注意,但他不知道是宠这个女儿还是根本不在意,反正一切她所做的事情,他都用钱来弥补。关心她的话不算多。她觉得,这个父亲是因为钱而变得无情的。

  这时,之蓝和徐飞就在外面敲门。

  娄哲成开了门。

  “我们想找娄小姐了解一下被绑经过。”之蓝客气的说,“现在方便吗?”“可以,我现在正准备去打两个电话。你们聊吧。”“谢谢。”“哪里,我要谢谢你们救了我的女儿。”娄哲成很和气的说。他没有一般商人那种盛气凌人的气势,说完他将他们让了进来,并且自己出了门,轻轻带上了门。

  娄小玉看到他出去,连招呼也不和自己打,流露出一丝不快。

  “娄小姐,我们是中区警署重案组警员,我叫之蓝,他是徐飞沙展,现在想找你了解一下案件发生的经过。”“好。”娄小玉说。她应当是那种比较开朗的女孩,脸上总带着笑。这次的事情对她来说虽然是身心疲惫但她从获救到现在从未表现出害怕。

  “那我们从你和MISS W是怎么样认识的开始好不好?”“好,我从加拿大回来第一天在机场,老K就来接我,我不想和他回去,但是爸爸却非要我和他回去,结果被MISS W看见,她以为老K是坏人就过来帮我。结果,我就跑掉了。后来,过了两天我在街上遇到她一个人,就请她吃蛋糕,表示谢意。对了,MISS W 现在怎么样了?我想去看看她。”她说着就看了看徐飞,“她对我很好,我说口渴要喝东西,她就下车去买,结果,没想道就被撞了……如果不是我,她也不会被撞。”徐飞的脸上掠过一丝难过,但是,不是这个小女生的错,他说:“你现在先把事情的经过说出来,我呆会带你去看她好不好?”“好啊,谢谢你阿SIR,你真好。

  “我就坐在车里等她回来,突然有人来敲我的车窗,示意我的车胎出了点问题,我就出来看,结果那人就拿出来一个手帕捂住我嘴,后来我就晕了。醒来的时候已经被绑起来了,不过我不知道我在什么地方,他们一直蒙着我的眼睛。但是,我听得出他们的声音。还有他们认识我爸爸,因为有一个人说过,娄哲成,你听着我回来了――我想他是认识我爸爸的。”“那你知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几个人?”徐飞问。

  “应该是有三个人,不过平时就只有两个人,另外一个人来的时候会关起门来,我就听不到他们讲话了。”“你认识绑你的人吗?”之蓝问。

  她摇头。然后说:“其实他们对我不太坏,给我吃的东西也挺好的。我还希望他们多绑我两天,看看我爸爸到底关不关心我。”徐飞和之蓝都没有说话,他们知道这第三个人就是老K,他们正是通过跟踪他才找到藏票的地方的。

  “我现在可不可以去看MISS W?”娄小玉用恳切的目光看着徐飞。

  

(十七)

  徐飞领着娄小玉进俏君的病房的时候,俏君正在看一本小说《百年孤独》。

  “她说一定要来看看你。”徐飞将娄小玉拉进来。俏君看见这个可爱的小女生说:“其实应该我去看你。”“不,MISS W,我又没受伤,我来看你才是应该的。”她说着走过去,坐在俏君的床上。

  俏君抬眼看了看徐飞,他看着她,眼光全是关注,说:“我先出去,你们不要聊得太久,护士会以为我拐走了她的病人。”然后好看的笑了笑,走了出去。

  “MISS W,他好帅哦。”VV的样子很可爱,小女生会倾慕喜欢帅气的男人是很正常的事情。俏君笑笑说:“你好象不觉得被绑架有多难受?”“MISS W,我觉得我爸爸真的一点都不关心我。被绑也好,我想看看他到底有多关心我。”她的脸色有点黯然。

  “怎么会,哪个做父亲的会不关心自己的孩子?傻瓜!”俏君怜爱的抚抚她的头发说。

  “其实,我妈妈死以后,爸爸的事业越做越好,但是他真的很少关心我,我所有都是钱能买到的东西。我不快乐。我和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在一起玩是因为我觉得那样他一定会来管我,可是,每次我闯了祸最后就是他用钱来摆平。我有时候好希望他骂我。真的,可是他不骂我。”小玉说话的声音似乎和往常不一样了。

  “你是说,你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引起你爸爸的注意?但是,你觉得他还是不关心你?”俏君心里有一些难过,一个大孩子最害怕的就是没有人关爱,作家长真是一门学问,太关心孩子会让她压力太大,太随意,又会让她觉得自己不关心她。“其实,爱不是一定要说出来,尤其是父母对儿女,他们的爱已经是不容置疑了的,也许你的父亲不是个喜欢把感情这种事情放在嘴边的人?但是,如果他不关心你,他为什么要花大把的钱在你身上?你真的以为父母是天生欠了儿女的债吗?”“可是我不想要钱,我要关心。”她固执的说。

  “我知道,但不是这样的方式。如果要别人对你说爱,如果要别人关心你,首先你是不是也给了他同样的关心呢?我想,你是爱你父亲的,而你父亲同样是爱你的,只是习惯上你们的表达方式不同于一般人,但为什么你不先走出第一步呢?”“我一看见他,我不想和他讲话,因为他从来不主动找我说话。”“所以,如果所有人都是你这样想的,这个世界上的人都不用说话了吧?”“也是。”小玉笑了,说,“我也想有个幸福的家,想和爸爸过最快乐的生活。其实,有个人也对我说过这样的话,不过,她是个舞女,不会说得象你这样好,她只说,我现在这样以后会后悔的。可惜,我回来还来不及和她见面。”“其实父母和儿女也可以作朋友的,如果他们没有走出第一步,你为什么不自己先试着这样做?我想,你爸爸是很爱你的。只是,他不会说出来。”说着门开了,徐飞进来说:“娄小姐,娄先生在找你。我先送你过去?”“好,MISS W,我先过去了,明天我来看你。”“好的,拜拜。”她目送他们出去,随手又拿起那本《百年孤独》,这样一本小说,她试图看过好多次,没有一次有这样的耐心记得住里面冗长复杂的名字。她笑了,觉得自己其实也挺孤独。

  

(十八)

  娄哲成家里。徐飞和子山坐在沙发上,娄哲成坐在另一面的沙发上。

  “娄先生,我们想问你几个问题。”子山说。

  他点头。

  “你认识疑凶张家原吗?老K和他的关系你知道吗?”娄哲成的表情象是陷入了回忆,“我认识家原,那时候我喊他原哥,我是在他的修理厂里做杂工的。他对我挺好的,但是,他好赌,男女关系也挺复杂的。后来,他的修理厂要做不下去了,他就想了一个办法放火骗保险金。虽然他对我很好,但是,在法庭上我指证了他,他因此非常恨我。老K是他合伙人,老K的弟弟是同他合谋做的案,结果老K的弟弟在监狱里因为和人打架死了,我一直觉得对他不住,一直留他在身边希望多少可以做些补偿。原哥后来逃狱去了台湾,没想道十多年了,他又会回来,还联合老K来绑架我的女儿。我一直觉得我是欠他的,怎么说当年也是我出卖了他呀。”徐飞一听仿佛又看到了他和郑东成,其实所谓出卖,真的不是简单一句话可以解释得清的。“那你一开始就知道是张家原绑架了娄小姐吗?”“是的,我知道,我想他应当不至于伤害小玉,而钱我应当给,因为他曾经照顾我,我却出庭指证了他。所以坦白说,我根本不准备报警。”“娄先生,其实你并非出卖他,只是你们的立场不同,你不欠他什么。”子山说,“现在如果我们希望你出来再一次指证他,你愿不愿意?”“我不知道,因为到现在我还没有见道他。也许我不一定有这样的勇气。”娄先生说,他看来不应该是个优柔的人,但是,面对一些个人的事情也许并非商场上尔虞我诈那么一回事了。

  “娄先生,你先说说他勒索你的经过吧。”“他打电话来的时候我正在办公室开会,他打的是我的手提电话,秘书接的,本来我不打算接,但是他说,小玉要和我说话。我觉得奇怪小玉不一般不会在上班时间给我打电话,所以我接了。接电话的时候就换成了家原的声音,他说:我回来了,现在和你女儿在一起。随后就挂了电话,我当时心里很乱,我知道他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人,所以我草草结束了会议,回去等电话。”“那你记得那天是星期几?十月几号?”徐飞问。

  “星期三,十月二十日。那天是我们几个股东开会的日子。我记得很清楚。”“回来以后,他什么时候跟你连络的?”“大概晚上九点,他的电话直接打到家里来的。我一直坐在电话旁边没动过,他打来电话只说要我准备五千万。还叫我找人去把小玉的车子开回来,停在那里太惹人注意,我说好,他又说,给我一天时间,不要报警,要不然,我永远也别想再见到女儿。我马上找人去准备钱。结果,你们第二天早上来了,我们当时也没想道你们会来,所以肯定有什么事情让你们怀疑了。”“娄先生,你是奇怪我们怎么会怀疑老K吧?”徐飞问,“那天我和同事走的时候,他曾经问道和娄小姐一起的女人出车祸的情况怎么样,结果到晚上就有人去谋害她。我们认为和老K有关,就一直跟踪了他,很快便找到了令千金的藏身之地。”“我没想过,他会出卖我。也许,也是报应,我当时出卖了他的弟弟,但是我并不是想要出卖,只是觉得我应该这样做。因为他们的一把火烧死了隔壁杂货店的老人家。我不上庭对不住自己的良心。”“好吧,娄先生,我们要问的也差不多了,我们就先走了,以后肯定还有事情要麻烦你。”子山客气的说。

  “当然是我应该的,你们救了我的女儿,我谢谢你们还来不及呢。”娄先生起身和他们一一握手,很平易近人的样子。

  徐飞和子山走出娄家,上了徐飞的车。

  “没想道他现在可以说是呼风唤雨,却一样有些事情无可奈何。”子山说着,口气带着一些世事难以预料的悲哀。

  “因为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用钱买得到,更何况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常常是没得选择。他当然也会有无可奈何的时候。”徐飞说话的口气听起来有点象在说自己,他也是个无可奈何的人,无可奈何的要出卖郑东成,因为自己是兵他是贼;无可奈何在结婚的当天失去芊芊的消息,又避无可避的爱上了俏君,结果责任替他选择芊芊,爱情无可奈何的被弃,无可奈何,他自己有多无可奈何?明明看着俏君受伤却不能陪着她。他自嘲地一笑,看看子山。

  子山比他也好不到哪去呀。

  “对了,MAN什么时候走?你不是又打算让她这样走了吧?”“我也不知道,我觉得现在看见她,有牵挂,但是似乎又很象是朋友的那种。我自己也分不清楚。也许该让时间来替我做决定吧。”“你们分开的时间还不够多吗?你说过选择和被选择都同样痛苦,为什么不早点结束这场痛苦呢?”子山不置可否的笑了,没说什么。徐飞扭头发动车子,也不再多问。

  

(十九)

  张家原,你这样耗着也可以,反正我们同事多着呢,一天二十四小时陪着你。”国仁在口供房气急败坏的嚷着。

  这时候添海进来说:“没关系,老K已经全都说了。这家伙是主谋。”说着看了一眼张家原,得意的一笑。

  张家原竟然可以毫无表情。

  “老K还说了你和娄哲成的关系,你家伙也够狠的。”添海说着不屑的看了一眼他。

  “什么关系?他不该给我吗?”那人终于说话了,“是该他给的。”“你说什么??这样的话也说得出来?”“阿SIR我口渴了,喝完了我才说。”国仁气坏了,一副讨厌他的口气说:“喝死你。”说着出门去拿咖啡。

  一会儿功夫他端着杯子进来,摆在了张家原面前。

  “喝吧。”“谢谢你。”他拿起杯子喝了两口,笑看着他们说:“现在的警察真是有意思,还可以做服务员。”国仁气坏了,一把揪起他说:“你玩我??你以为你这次还能逃得掉,不加这条绑架罪,你以前的案子也够你蹲的。”突然他的脸色变得很苍白,额头上满是汗珠。国仁觉得奇怪,说:“你怎么了?玩什么?”话未完,他的脸色更加难看。

  “国仁,他是不是有病??”“江SIR回来了没?”“还没。”“去医院吧。”“只能这样。打电话给头。”他们手忙脚乱的送了张家原到医院,徐飞和子山中途听到电话也赶了过来。

  “怎么回事?”“不知道,他突然就变成这样,我们都吓一跳。”添海解释道。

  “不管,先看看医生说什么再说。还有,张家原这人比较狡猾,盯紧了别让他跑了。”“YES SIR!”急诊室里,大家都在等待。医生出来的时候,子山忙问:“医生他怎么了?”“他可能有服了一些刺激心脏的药物,所以引发了心跳过速。”“谢谢你医生。”“明天就可以带他回去了。”医生一走,国仁就叫起来:“他妈的,又耍我们,难怪要喝咖啡。”就在这个时候,广播里传出紧急通告:“请急诊室的刘医生,沈医生,外科王医生尽快赶到急诊室,有一批严重车祸受伤者已经送达医院。”徐飞对子山说:“快把张家原送到病房里去,人一多不知道他会做什么事情。”话未说完,只听到布帘后一声大叫,张家原已经抓了一位护士冲了出来。手上抱着一把注射器。

  “让开,我带我去见娄小玉。”徐飞他们都举起了枪。

  “张家原你想怎么样?”“我要见小玉,见了面再说。”子山对徐飞使了眼色,说:“好,你可以见她但是,你要先保证不会伤害这位小姐。”张家原没有回答,说:“见了再说。你带路。”他们一直就这样跟着张家原到娄小玉的房门口,张家原一把推开了护士,冲了进去。

  开门的一刹那,徐飞看见俏君坐在床边,他心里一惊,这整件事情俏君都无辜被牵连现在,她会不会又有危险?

  “俏君在里面。”“我也看见了。”子山说。先通知娄先生吧。

  屋内。

  “小玉,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是绑我的人,我听出你的声音了。”小玉一边说着一边靠向俏君。

  “你想做什么?”俏君冷静的问。

  “我不想做什么,我只想见见小玉。”“讨厌,你干什么叫我小玉。”“你不知道吗?我才是你爸爸。娄哲成是什么东西,是他当年抢走了你妈妈,害我坐牢,我回来是要带你走的。”他说着,走过去摸她的头。

  “啊!不要碰我。”小玉一把甩开他的手,愤愤的说,“你这个骗子,讨厌,不许你说我爸爸的坏话。”“你说是VV的爸爸?你为什么要伤害她?你为什么不早一些来带她走?”俏君问道,“如果你真是VV的爸爸你应该给她幸福快乐,可见你并不是真心关心她,让她看着你现在这个样子,她会一辈子背着一沉重的包袱。”“你是什么人?我认识你了,你没被我撞死?还没被我闷死吗?你命挺大的。你凭什么指责我?你懂什么?”他说着眼睛瞪得大大的凶巴巴的看着俏君。

  “我不懂,我只知道,上一代的恩怨没有理由让孩子来承担。如果你真是她父亲你就更不应该伤害她,作出绑架她这样的事情,你不觉得你很自私吗?”“你不要说了,我绑她是要娄哲成给钱。不给钱,我怎么带我的女儿走?”小玉躲到俏君臂弯里,捂着耳朵说:“我不相信,他说的不是真的。”俏君抱住了小玉说:“不要这样,要勇敢。我会陪着你的。”

  

(二十)

  门外子山和徐飞他们已经疏散了本楼的病人和医务人员。

  “张家原你想怎么样?”子山在门口喊话。

  张家原一把抓过俏君站道门口,叫道:“给我车和钱。我要离开这里。不然我先杀了这个女人。反正我手上有两个人。”子山看看徐飞,紧张的神情在他脸上表露无疑。

  徐飞走到隔壁,看了看病房的结构,觉得窗台虽然有点窄但是还是可以爬得过去,只要里面的人看不到,他应该可以过去。他出来对子山说:“我爬过去。你引开他的注意力。”不等他回答,他已经开始行动了。

  “张家原,你要多少钱?我听不太清楚你说话,你大声点。”徐飞小心的跳了过去以后,在窗台上可以看见俏君被张家原压住了脖子,他手上的注射器正比在她的颈上。他不由地吸了一口气,张家原是背对着他的,俏君也是,但是娄小玉看到了他。他示意让她不要作声。如果他现在开枪也许会伤到俏君,但是只要张家原一回头就可以看到他,他根本没地方躲,那样俏君更危险。他决定开枪,以他枪法他自信可以一枪至命,但是,有俏君作人质,他心里压力不由更多了一分,他不敢动,他知道这样是他专业精神不够,不论对方手里的从质是谁,他都应当一样对待,但到了现实中他就做不到了。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张家原回头了,看到了他。他开始大吼:“你把枪扔进来,不然我杀了她。”徐飞不敢乱动,只能照做。

  门外的子山已经知道徐飞被发现了,“张家原你不要乱来,我们已经将你重重包围了,如果你再做出什么事情,我也帮不了你。”徐飞已经扔下了枪。并在张家原的威胁下跳入了房内。他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俏君,他曾经以自己的命换俏君的安全,现在他要的还是的俏君安全。

  “不要徐飞。”“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徐飞走到她面前。张家原掐着俏君的手臂有些松懈,拉着她一并蹲下来捡枪。她知道一旦他捡到枪就会对付徐飞,她狠狠咬了他一口,并用另脚踢开了枪。张家原大叫一声,手上的针头一下子叉入了俏君的肩膀。徐飞捡起枪,指向他的头说:“不要动,再动我就开枪了。”子山赶进来的时候张家原已经被徐飞拷上了。子山示意他们带走张家原。

  徐飞知道,俏君是为了他而受伤的。他心头更加难过,他是想来救她的,但是没想道反而是她救的他。

  “俏君!”他上前抱过她,问:“怎么样?”她摇摇头说:“没什么,只是一点点痛。”徐飞不忍地看她,眉头一皱说:“我送你回房。”俏君回头看看娄小玉,她正在发呆。这时候娄哲成已经来了。

  俏君拉了拉小玉的手说:“你自己小心,不要胡思乱想。”徐飞搂着俏君出门。

  “爸爸,他说你不是我爸爸。”小玉看着他们走后问。

  “小玉。”娄哲成皱着眉头,坐在她床边说:“你觉得他说的很重要吗?”“我只想知道为什么?”“因为,当年他离开了你妈妈,那时候你妈妈已经怀了你了,他走了以后我一直照顾你妈妈,我希望她幸福。所以,虽然你不是我的孩子,但是,我从来都对你视如已出。也许我不太会做爸爸,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你不是我的孩子。”“爸爸,你是关心我的对吗?你听到我有事就赶来了对吗?”“傻孩子,我怎么会不关心你?”“爸!”小玉一下靠在他的肩膀上,很幸福的说:“我一直都知道你关心我的,只是你从来不说。我觉得这样就够了。”娄哲成慈爱的抚着女儿的头说:“爸爸也许真的表现得不太好。让你受委屈了女儿。”

  张家原被带回警局以后,就没有再说过话。

  老K承认何美凤也是他们杀的,因为他们计划绑架娄小玉的那天被她听着,当时以为她喝了酒没有在意,谁知她根本是装醉,出门就准备打电话,被张家原发现,索兴将她杀了灭口。

  事情终于结束的时候,俏君竟然有点庆幸她失去了这个孩子,她不想多年以后孩子和徐飞擦肩而过的时候一点感觉也没有。

  徐飞至此以后每天仍是会来看看俏君,但是大家都没什么话。他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这期间芊芊来过,她始终是个善良好心的女孩,俏君不想给她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