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言萱语

自创改编小说:刑事侦缉档案V-心上之秋(六至十)

(六)

  警局。

  “江SIR!”琪琪和振海看到子山起来喊道。

  “怎么样?国仁和之蓝回来了没?”

  “没有。不过,刚刚有打过电话回来。说MISS W已经做完手术了。你放心吧。”

  “我还真是有点不放心徐飞。他最近发生的事太多了。”

  “江SIR,你还是先走吧。有什么事情我们通知你

。”子山看看表,和MAN的约会还有一个半小时。他想他应该回去洗澡,换件衣服。“那好,里交给你们。”

  “YES,SIR!”

  餐厅。

  子山看见MAN已经先来了。远远的安安静静的坐着,穿着一件紫色的上衣,很漂亮。

  “HI,你早来了?等了很久吗?”

  “不是。我反正也没事,所以先来了。难道还要你等我?”她一脸轻松的笑容,显得很可爱。

  “当然,男人等女人是应该的,我早说过。”

  MAN笑笑。说:“今天工作很忙吗?”

  “还好。不过今天有件大案。还有MISS W今天出了车祸。徐飞现在在医院里陪她。”

  “那芊芊呢?”MAN问。

  “我想现在徐飞可能没有心思想那些了吧。”

  “我们要不要去看MISS W?”

  “好,不过也不急。你又不是明天就走。我们应该先吃东西。”

  “也是。跟你说了这么多,我真的觉得有点饿。”

  “那还等什么。快叫东西吧。”

  子山示意服务生过来。

  “先生?”

  “点餐!”

  “我要一客西班牙海鲜饭。”子山说,“你呢?”

  “我还是要牛排吧。”

  “先生要点什么酒吗?今天我们餐厅新来了一位调酒师,要不要试试?”

  “好。”子山看看MAN。

  片刻。

  “您好。我是新来的调酒师,JACKY。”子山突然有些迟钝,一个好听的女声,他抬头看看这个女生,高高的,笑容满面。她并不象唐心,但是,他却觉得似乎唐心又回来了。她曾经的梦想就是做个出色的调酒师。然而今天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女孩,虽然和唐心完全不相象,但能让他看到唐心脸上熟悉的笑容。开朗自信的笑容。他的眼前一再闪现唐心的笑脸。

  “子山。”MAN叫了他好几声,他才回过神来。是的,这不是唐心。他为什么要在这样的时候,这样纠心的想起她?顿时,他的心里有些说不清的难过。多希望,此时站着的是唐心?

  “先生?你想好了吗?”

  “我们还是要红酒吧。”

  “好。”

  子山看着那女子远去背影。释然的笑了。MAN说:“我也觉得她真的很象唐心,不是样子,而且是神态。”

  “你怎么样?在云南过得好不好?”

  “好。其实那里的条件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坏。真的。而且,环境真是好极了。我在香港从来没见过那么蓝的天。早上醒来可以听到鸟鸣,而且到了夜里还有萤火虫儿。”

  “你这次怎么会回来?”

  “有一位香港的富商捐了一笔钱,还很诚恳的特地为那里的学生亲自挑了一批书。我是代表青苗计划来接受捐赠的。”

  “待多久?”

  “不会太久,一个星期吧。”

  “你在那里好象长漂亮了。”

  “是不是?不过,说真的在那里山清水秀,想不漂亮也难。”MAN笑哈哈的说。

  整个晚上他们只谈一些若即若离,毫无重点的东西。子山知道,他还是放不下唐心,而是他们真的越来越象朋友。

  

(七)

  早上,俏君睁开眼睛的时候,徐飞正趴在她的床前睡着了。她开始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在医院,她不记得昨天的车祸了。

  而徐飞就在这时醒了,看着俏君有些苍白的眼神,体贴的问:“醒了?想吃什么?咖啡蛋糕好不好?我去帮你买?”

  俏君笑笑点点头,拉住他说:“可是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他突然呆住了。意识到她可能不记得发生了什么。说:“你不记得昨天发了生了吗?”

  “我只记得昨天我和你去吃饭。”

  “我去叫医生。”徐飞温柔地说。

  “那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被车撞了。你真的一点也不记得吗?”徐飞抚抚她的额头说。

  俏君想了想,说:“我真的不太记得了。”

  “我还是先去找医生,你躺着别动。”

  十分钟后,医生办公室。

  “医生,她怎么了?”

  “可能是头部受伤的缘故。有很多病人都有这种情况,不记得受伤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没有什么关系,依我的判断来看,武小姐的失忆可能只是暂时性的。其实,对于她来说,影响不大。”

  “那也就是没什么事?”

  “可以这么说。现在她的情形就是要休息,卧床养伤。她真是幸运,大多数都是外伤。对了,你还没有告诉她孩子的事情吧?我想,你要尽快告诉她才是。”

  徐飞听过,神色有些黯然。

  “谢谢你医生,我去陪她。”

  在医生和徐飞谈话的时候,一位护士进房拿药。

  “武小姐,我要帮你换药了。”

  “谢谢。”

  “咦,你先生呢?”

  “我先生?”俏君瞪大了眼睛。

  “徐SIR不是吗?他昨天一听你要做手术,急得疯了一样,他很紧张你呀。”护士笑着说,“怎么样?不痛吧。”

  “不痛,谢谢。”

  “不过,你记得要多吃点补品,流产是很伤身体的。”

  俏君呆住了。她看着她,一字一句的问:“流产?你是说我的孩子已经没有了吗?”

  “怎么你先生还没有告诉你吗?”

  “他不是我先生,我没有先生,孩子是我一个人的,你为什么不问过我?为什么?”俏君的表现显然是激动的,因为她太在意这个孩子了。

  “当时,你的情况有点特别,我以为徐SIR已经向你解释过了,你当时流血过多,胎儿严重缺氧,如果不拿掉的话对你的生命有威协。”

  俏君突然坐了起来,说:“不可能的,你是不是骗我?”护士看她的情绪如此激动,也有些措手不及,有点慌乱地说:“你不要这样想啊。我想你应该清楚,这样种情况下,医生通常都会以母亲的性命为重。你不要这样。你还年轻,以后还有机会。”

  徐飞是在这个时候推门进来的。

  “怎么回事?”他看着从不轻易发火的俏君如此激动的情形,有些怒气。

  “对不起徐SIR,我以为你已经告诉武小姐孩子的事情了,所以要她多休息。但是她一听说就很激动。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行了,你先出去吧。”

  “俏君,你不要这样。”他走过进去一把抱过她。“我们只是不希望你有事。”

  “俏君,当时真的是不得已的。可是,你为什么从来不告诉我?”

  “俏君,俏君?……”徐飞紧紧抱着她,却不见她有任何的反应。突然觉得有些害怕,她从来不这样。但是现在她就是不说话。也不见她的眼泪。他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让她有所反应。“俏君,你跟我讲话。俏君……”

  过了半会,俏君突然说:“你走吧。我想休息。”

  他的心一沉。“那你睡,我看着你。”

  “不要,我只想一个人。你走吧。”俏君固执地说。

  徐飞扶她躺下,无可奈何的起身。心里说不出的难过,他不忍心看她受苦,但是他又能做什么?就在他转身的刹那,眼泪从眼角冲出眼眶。在三个月以前,也是在这家医院的走廊上,他自己说的,事情已经发生,不能当作没有发生过。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没有权力再说什么,是他辜负她的。可是,他依然会心疼,因为他是爱她的。但是这爱已经很苍白了,他不能照顾她,不能给她承诺,甚至现在她一个人在伤心,他不能陪着她。他走到门口,痛楚地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眼光空洞的俏君。他多想陪着她,把她抱在自己怀里。可是现在已经不能够了。他默默走出。坐在走廊上,心里一片混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电话响起。他有些麻木的接听。

  “芊芊?……好……我就回来。”

  芊芊家,徐飞打开门。见芊芊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可以看得出来她的疲倦,也许这一夜她也没有睡。

  “对不起芊芊,让你担心了。”

  芊芊走过来,细心的理了理他头发上的灰尘说:“只要你没事就好了。我帮你放水洗澡。”

  “芊芊,”徐飞拉住她的手,“俏君她出事了。出了严重的车祸。虽然她受的伤不算太重,但是……”

  “但是什么?”芊芊担心的问。

  “没什么,是我们怀疑并不是单纯的车祸。”

  “哦。为什么?”

  “现在还不清楚,还需要进一步调查。我只是怕你担心。我想我最近会比较忙。”

  他没有对芊芊说出俏君怀孕的事情,他不想让芊芊不高兴。因为他明白,现在他能做的只是不要伤害过俏君又伤害芊芊。

  

(八)

  警局。

  “飞哥。”之蓝看到徐飞一脸颓废地走进来,问道:“MISS W怎么样了?”

  “醒了。”

  “飞哥,你不要太担心了,我看MISS W人那么好,上天也不会对她不公平的。”

  “就是,之蓝这句话说得最好了,MISS W人那么好,大家都会为她祝福的。”国仁也跑来安慰徐飞。可是他们没有人知道俏君怀孕的事情。徐飞也没有讲。他现在真的不想说话,他的心已经到医院里去了。

  “不过话说回来,撞MISS W的人胆子不小,撞了人还敢跑,要是被我抓住,我非要他好看。”国仁愤愤不平的加了一句,“可惜到现在还没有目击者来报案。”

  “飞哥,我看你还是去医院陪陪MISS W吧,这里有我们就好了。”之蓝关切地说。

  徐飞没说什么。一个人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他要好好想想,去医院该对俏君说什么。说对不起吗?还是说谢谢?谢谢她为他留下这孩子?

  “喂!鉴证的报告出来了。”琪琪在这个时候跑进来,手里举着一份文件。

  “看看。”

  “死者女性,身高一米六五。年龄十八岁到二十五岁之间。血型为O型。窒息死亡时间,是前天晚上零点到二点左右。胃里有残余酒精,死前应当喝过酒。还有左脚曾经骨折。”

  “飞哥。”

  “有没有人来认尸?”

  “没有。不过,我们昨天去几家夜总会找了,还没有什么线索。”

  “那继续找。”

  “好吧。”

  “江SIR呢?”

  “他一来就去了邱SIR的办公室。”

  徐飞魂不守舍的坐下。

  想了想。又起身,说:“我还是去医院。”

  俏君病房里。

  “俏君啊。你多喝点。”

  “不要了,表姨我已经喝了很多了。”

  “你现在是需要补补身体。你怎么就是不听我的话呢?”

  “表姨。我真的不想喝了。拜托,你们来了以后我就不停地在喝。”

  “这可是你爹地熬了一夜的。”

  “好了,怕了你们。”俏君的口气听来是轻松的。

  徐飞在门口坐着,他也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进去。但是如果要他在警局坐着他做不到,但是他不知道进去了要怎么样面对俏君,对她说什么呢?

  “飞哥。”

  徐飞抬头看到武杰。

  “怎么不进去。”

  徐飞沉沉地说:“进去我也不知道说什么。”

  “飞哥。其实你不要怪自己,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武杰在徐飞的身边坐下。

  “我本来挺为姐姐不值。刚刚同你分开的时候,姐姐总是一个人闷在家里。表面上看是高高兴兴的样子,但是,半夜总是起身来坐在阳台上发呆。有好几次,我问她,她只说是起来喝水的。其实我知道她是在想你。”

  徐飞皱着眉头,心里有痛楚有无奈。他早知道选择芊芊就是给了俏君无尽的伤害。

  “后来有一天,我和素心去蛋糕店买咖啡蛋糕想哄姐姐高兴,结果看到了你和那个芊芊。我当时真想跑上前去揍你。虽然我知道我打不过你。结果,我看到她连下车都要你扶着,虽然她脸上笑得很幸福,但是我觉得其实她也很难过的。我当时就原谅你了,如果换作我,我也只能这样做!”

  徐飞无可奈何的一笑,说:“我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姐姐她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怀孕的。”

  “我不知道。我是个男生,她怎么会告诉我。不过,我发现她有一阵子什么都吃不好,脸色也不好,我以为是姐姐太想你了。就不敢问。是素心发现的。有一天她去帮姐姐烫衣服,在她房里看到一些育婴书和胎教知识的书,我们才知道姐姐已经怀了孩子。不过,我们都不敢去劝她。因为她既然决定了,一定是不会改变的了。”

  “飞哥,其实我知道姐姐不会怪你的。何况姐姐那么坚强,能干,她不会想不开的。”阿杰安慰徐飞说。

  徐飞没有说话。他真的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表姨?”阿杰起身正好遇到出门的楼莲香。

  楼莲香看看徐飞说:“你姐姐刚睡下。我看她是假睡,想打发我们走的。”

  “那我不进去了。免得姐姐又要在我面前假装高兴的样子。”

  “那我们走吧。”楼莲香一副当徐飞不存在的样子,她是气他为了芊芊伤害俏君,虽然她也知道有些事情是没得选择的。但对于象她这样口直心快的人来说,要她假装出或者说大气到一点也不责怪徐飞的样子,她做不到。

  “徐飞,你别太在意了。”武元强拍拍徐飞的肩膀说,“进去看看她吧。”对于一个做父亲的来说,他实在不想看到俏君这种心力憔悴又强装高兴的样子。也许徐飞是唯一可以帮到她的人。

  “谢谢你伯父。你们先走吧。我会留下来照顾她。”

  “飞哥,我走了。”

  徐飞看着他们的背影,慢慢起身走到俏君的门前。手伸出来,又很犹豫。最后还是在走廊的椅子上坐下。

  

(九)

  徐飞的电话响起的时候,他仍然坐在走廊里发呆。

  “喂!国仁……

  “飞哥,刚才有人来报案说看到MISS W被撞。我在交通部听到的。”

  “怎么样?”

  “是一辆白色的日本车。已经查了车牌了,是上个星期被盗的一辆车子。”

  “你要不要回来看看?”

  “我呆会回来。”

  “好吧,有什么消息我通知你。”

  徐飞收了线。看了一眼病房的门。站起来,重新走过去。敲了门。

  “进来。”

  徐飞缓缓推门。看到俏君直直地坐着。眉头不由一皱,原来是真的,楼香莲走后她其实根本没睡。

  “你好点了没有?”

  俏君一抿嘴,抬了抬眼帘,淡淡地说:“是,好了很多了。只是还不记得被撞的经过。”

  徐飞在她床前坐下。

  “早上说给你买蛋糕的,不过,我看你现在是吃不下的。刚才看表姨走的时候大包小包的。”他顾作轻松的说,“对了国仁刚刚打电话说有人看到撞你的车了。”

  “其实,我真一点印象也没有。中午交通部的阿SIR来过,问了我一些关于撞车的事情,我完全没有印象。”

  房子里一点声响也没有,他们只说了这两句就开始沉默。

  最后是护士的敲门打破了他们的沉默。

  “武小姐,你要吃药了。吊液也要换了。”

  徐飞从俏君身边让开来,护士冲他友好的笑了笑。他一个人走到窗前,看着窗外是秋高气爽的天气,有人在草坪上晒太阳,他的视线终于停在一个孩子身上,那是个小男生,平头穿着一件绒绒的衣服,一步一摇地走着,眼看着要摔下去了,孩子的爸爸就在身后用大手托了一把,象拎小鸡似的把他抓了回来。而孩子的母亲就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穿着病号服,笑盈盈的看着他们父子俩乐呵呵的样子。徐飞心里有点难过,也许如果芊芊不回来,也许再过一年半载他会有这样的生活。但是,他突然有种自责,觉得自己实在太没有良心了,芊芊为他的牺牲难道只换来他的不希望她回来?他原来也是个自私的人?

  他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芊芊?”他看了一眼床上的俏君。

  “你自己吃吧。我还有事……好……我会的。好……”他压低声音耐心地说。

  “武小姐吃过药就休息吧。”护士轻声细语的说。

  “好,谢谢你。”

  徐飞目送护士走出房门。重新坐到俏君的床前,看着她被纱布重重包住的手臂,脸上还有一些细小的伤痕,他心里隐隐难过。

  “对不起俏君。”他突然,又好象是想了很久才说出了这样的话。

  “为什么?又不是你撞我的。”俏君有点奇怪或者又是有点装糊涂的说。

  “唉,”徐飞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俏君,你知道我在说什么……”话刚说到一半,有人敲门。

  “MISS W!”进来的是子山和婉兰。

  “MAN?你怎么回来了?”

  “是啊,她昨天刚回来,就说要来看看你。”子山笑着说。其实子山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MAN一直都在看着他。

  “谢谢你们,我没什么。只是想不起来撞车的经过。”

  “没关系,只要你现在好好的就行了。大家都很关心你的。”婉兰细心的说。

  “是啊,要找撞你的人是我们的事情,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休息。”子山的语气是轻松的,他显然更不知道俏君真正的伤。

  寒喧了一阵子,但徐飞在一旁一直都没有插话,他的电话又响了。

  还是芊芊。

  “徐飞,我想我一个人还是不做饭了。你回来的时候帮我买个蛋糕吧。”

  徐飞有点着急,他不放心芊芊,最近老是让她一个人在家。她不是俏君,不会等做好饭等他回来,芊芊是个让人放心不下的女孩子,尤其在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以后,她有时候会比较容易受伤,也很敏感。要照平常这样,徐飞是一定要回去的。但是现在,他真的很想和俏君好好呆一会。

  “徐飞。你有事吗?”子山问。

  “没。”

  “我看我们也要早点走,姐姐要请婉兰回去吃饭,你一起去吧。”

  “我还是不去了。”

  “MISS W,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婉兰说。

  “不用了,你跑来跑去的太辛苦了。我又没什么事。不过说真的,你这次回来,我本来应该请你吃饭的。”

  “没关系,有机会的。我还要回来的。”MAN笑得甜甜的。

  “徐飞你也一起走吧,我反正要睡了。”俏君体贴的说。她知道芊芊一直都在不停地给徐飞打电话。她也不想和徐飞多说什么。

  徐飞不忍地看她,但最终还是决定离开。“你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事找护士。我晚上再来。”

  “不要了,晚上我已经睡了。”俏君倔强的说。但徐飞根本就不打算听她的。

  

(十)

  徐飞回到家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忘了买蛋糕。而芊芊看到他提前回来,显然是很高兴的。

  “我忘了买蛋糕了。”徐飞说着便转身向门口走去,“我现在去。”

  “不要了。我又不是非吃不可。”芊芊看着一脸倦容的徐飞说,“你不如先休息一会儿,我来做吃的。”

  徐飞没有坚持。在沙发上坐下来。没有多话。

  芊芊看到他回来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朝厨房走去。

  徐飞一头倒向靠背,心情复杂极了。他不想让芊芊难过,但他更不想让俏君一个人承受这样的痛苦。有时候做人真的有些无可奈何。时间,可能总是这样故意捉弄人的。就像唐心和子山,好不容易走上了婚姻的殿堂,但是她却意外的走了。也就象他自己,曾经他那样深刻的爱着芊芊,不遇上俏君他会无止尽的等下去。但是俏君的出现让他的生活有了另样的转变,他曾经活得很自我,是俏君教会他生活的。但是,他却不能和俏君一起走完他们的人生。难道真的是他说的,将来的事情没有人知道,但他自问并非是个只求曾经拥有的人,然而现在的他真的很不清楚,内心对芊芊真正的感受,他不敢仔细问自己到底还爱不爱她。他只知道应该爱,必须爱。这样想着,他迷糊中听到俏君说:饿了就快来帮忙吧。他笑了,伸手去拖她的手臂。可是他睁眼才发现站在他面前的人是芊芊。

  “是不是好累呀?”芊芊摸了摸他的额头。“可是,你真的还是要出去一趟,没有酱油了,我今天一天都没有出门就忘了。”

  徐飞看看她,心里对她也很抱歉,总是把她一个人放在家里,对着四面墙,以前的她常常任性的不吭声就跑掉,但现在的她就是关在樊笼里人。他知道她本来不是这样的人,但是失去一条腿对她来说,真的是一件改变了一生的事情,这一切并不该她所承受的东西,也全是因他而起。他现在还能为她做什么?他给不了她一条新的腿,只能让自己成为她的一条腿,背着她走完残缺了的人生。

  “好,我就去。”

  “快去快回。我等你。”

  徐飞一个人走出大楼。他是出来买酱油的,但似乎他一点也不记得了,一直走了两个街口,走到以前他常和俏君吃东西的地方坐下,要了一碗清粥。老板送上一份当天的早报,这家是这样的,当天的早报到了傍晚还没卖出去了,老板会拿来派送给客人。他没精神看报纸,随手拿起胡椒倒进碗里,他不由想起第一次他和俏君坐在这里,她被胡椒呛到时他故意捉弄她的情形,她会俏皮的用手指点点溅到鼻头的粥,他那时竟然因此想到了芊芊,可是俏君是如此敏感之人,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心思。他那时真不懂得珍惜啊。想到这里,他记起出来的时候芊芊让他买酱油的事情,于是起了身,却听道旁边人的说话。

  “喂,你们看这里,中环街头车祸造事者逃跑。喂,不是我吹,我当时可看见。”一个小混混样的人物正说得唾沫横飞。

  “你小子,什么都说自己看见了。一天到晚吹。”

  “什么,我真的看见了,我昨天在那里约了我的妞嘛。不过说真的,被撞的那马子真是正点。我看她过马路的时候都要看得流口水了。”

  “胡说八道,臭小子。你看见了你不去报警。”他旁边的人都不太相信他。

  “不信就算了,我去报警,你当我是良好市民呀,就算你这么想警察也不这么想呀。我没事找事呀。”

  徐飞拿起老板送上的报纸翻到中页,社会新闻部分,找到这条新闻。有图片,他认出就是俏君出事的地点。他马上冲上前去,抓起那小子,另外两个同行的人当然也做出一副要打架的样子。他拿出警员证,亮了亮说:“跟我回警局,把你看到的再说一次。”

  “阿SIR,不是吧,我没做什么坏事,我不过是随口说说的吧。”这是个没骨气的家伙,一见警察就吓得说话也低了八度。

  “那你现在去不去?”

  “喂,阿SIR,我去,可是我也应该算是协助调查吧,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抓着我呀。”

  “那你自己走啊。我告你小子,老实点,我也不想把你拷回去。”

  警局。

  “飞哥,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之蓝看到徐飞拎了人进来,奇怪的问。

  “徐飞,是啊你怎么来了。”国仁从外面进来看了一眼他,认出了和他一起的人。拍了拍那小子的头。“墙头草?你小子怎么来了?被徐SIR抓来的?”

  徐飞看了看国仁,说:“你认识他?”

  “是啊,这小子,混尖沙嘴的。不过,他是个墙头草,一天到晚吹,真的有事怕得要命,两边倒。”

  “他说他看到俏君撞车了。”

  “是吧。这小子,你可不是吹的?我告你,MISS W可是我们都很关心的人,你要是乱说,小心我对不客气。”国仁吓唬他说。

  “是这样的。昨天我约了我的马子在那里给钱我,我就等着。结果她居然过了半个小时还没有来,我就去便利店买烟了。出来的时候,就看着一个女人从对面一辆车子里走出来,我看她长得漂亮嘛,就多看了几眼。结果,她可能是忘了什么东西准备回头去拿吧,我就看过来一辆白车好象是故意去撞她的一样。我当时准备报警的,可是便利店的老板听到车响就出来看见她躺在地上,马上报警了。我就看到这么多。”

  “你看见车牌了吗?”

  “没有。不过,我记得她当时坐的那部车子的车牌,是FX3883,是一部黄色的宝马Z8,就是007开的那种车子,哇噻真是帅。”

  徐飞停了停,他把俏君留在路口的时候,她是一个人,但是,这样听来,她应该是遇到了其他人,然后坐了那人的车子。既然这样,那个人应当是报警的人才对。但是,事情发生了这么久,那个人都没有出现?有点不对。

  “你看见车上还有其他人吗?”

  “我当时只想着看美女,没注意了。”墙头草有点贼贼的说。

  “喂,我说你小子真要挖了你的眼睛,MISS W是给你看的吗。”国仁生气地说。

  “好吧,国仁我看你先带他去交通部,把当时的情形做一份详细记录。”徐飞说。

  “好啊。”

  徐飞看着国仁走了。看看之蓝说:“你去查查他说的那部车子吧。”

  “好。”之蓝向门外走去,又回头说:“飞哥,你有没有吃东西,要不要我下去带你买点什么?”

  徐飞突然想起芊芊还在家里等他的酱油,但他压根忘了这回事。

  他拿起身边的电话,拨了家里的号码。接电话的当然是芊芊。

  “刚刚局里扩我有事情,来不及告诉你了。你做了饭就自己吃吧。”徐飞说。

  芊芊的语气里透着一些淡淡的落泊。只说了好。

  徐飞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许久也不知道该怎么样解释对芊芊的歉意。但是,他真不能不关心俏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