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言萱语

自创改编小说:极光的幸福(十一)

  “‘良大’集团恶意收购楼宇,引起住户强烈不满”匆匆将这条被今天的各大报刊争相报道的新闻看完后,张自力不由皱起了眉头,这些记者又在乱写些什么,还嫌现在不够乱吗?

  将报纸狠狠地扔在了一边,他拿起桌上的电话刚想打给那家报社去问问他们是怎么写的,却没想到秘书一脸惊慌地推开门走了进来,看着他说道:“

张先生,公司下面有好多人……说是要找你。”将手中的电话放下了,张自力抬起头望着秘书沉声说道:“找我干什么?”迎着张自力冰冷的眼神,秘书不自禁地抚了一下胸口说道:“他们说,想找你谈谈……公司收购他们大厦的事……”看了一眼一脸惊慌的秘书,张自力冷冷地说道:“去告诉他们收购的事情已经决定了,如果他们真想找人谈,让他们去找大厦的业主,不要跑来这里骚扰我们,还有如果他们不肯走的话……那就报警!你出去吧。”“张先生……”听见老板让自己出去,秘书忙又轻轻地叫了一句。

  “还有什么事?”不耐烦地看了一眼秘书,张自力冷然问道。“……还有‘力天’的叶荣添先生想见你……他已经等了你很久了!”望着面前这个男人冰冷如霜的眼神,秘书只有在心里不停地祈祷着,希望他可以听完自己说的这最后一句话。

  “叶荣添?”沉默了几秒钟,张自力说道:“让他进来!”

  将手上的报纸扔在了张自力的面前,叶荣添望着他有些无奈地问道:“你又在搞什么?”不屑地看了一眼那份报纸,张自力慢慢地说道:“我搞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没关系?你别忘了我们现在是同坐一条船,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很容易落人口实。”吸了口气,叶荣添指着报纸的标题,大声说道:“‘恶意收购,’你看清楚点!”

  看了一眼报纸,又看了一眼叶荣添,张自力冷笑道:“怎么,你怕啊?怕……就去告诉梅森,说你不玩儿了!还有,你搞清楚,我跟你不是坐一同条船的,你和我的合作是什么,大家心里都明白。而且现在恶意收楼的是‘良大’,跟你们‘力天’没有任何关系,用不着你在这里操心!如果没什么事了,就请你出去吧,‘良大’并不欢迎你!”

  “……张自力,我今天来不是想跟你吵架的!”在心中叹了口气,叶荣添沉声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你跟我能有今天的成绩,大家都来之不易,我希望你会好好珍惜!”拿起了那份被甩在桌上的报纸,叶荣添接着说道“……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不但是会令你自己和‘良大’的形象受损,更重要的是,你会害得多少人无家可归?你到底有没有伸出头去看看楼下的那些人?他们全都是一些升斗小民,这辈子都可能买不起好房子,就只能住在那栋又破又旧的大厦里了,可是现在……你却要让他们连那栋又破又旧的大厦都没得住!”“……够了,叶荣添!你不要再在我面前装什么仁义君子,你是什么人,我比谁都清楚,你做过些什么事,我更是比任何人都明白!我今天所做的与你曾经做过的那些相比,根本就是不值一提。你又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教?”“不过……你要是真得想做好人的话,我也可以给你一个建议。”冷笑着打断了叶荣添的话,张自力的语气充满了嘲讽,他望着叶荣添缓缓地说道:“……你想做好人,很容易!去盖栋楼,免费送给楼下那些人住,不就行了?”

  再次深深地看了一眼张自力和他眼中的阴鹫,叶荣添微微点了点头。他知道已经没有必要再去跟张自力说些什么了,因为即使自己再怎么想帮他、提醒他,那在他的眼中也不过是一个个虚伪的可笑的说教,他根本就不会相信自己。

  有些失望地转过了身,叶荣添向门口走去,不过他却仍是有些不甘心。沉默了一下,他回过头望着张自力说道:“……如果愿意,就请伸出头去看看楼下的那些人,这样也许……你会更清楚自己该做些什么!”

  看着被叶荣添轻轻带上的门,张自力不由深深地吸了口气。他真得不明白为什么象叶荣添这种明明坏事做尽的人,却还能将自己伪装得那么清高和仁义。而且还装得那么成功,成功得几乎能令自己就要动摇对他的仇恨!

  “升斗小民……”不由自主地在心中暗暗重复了一遍叶荣添的话,他慢慢向窗口走去。

  这里是二十楼,从上面往下看,其实根本就不可能看见什么。可不知为什么,站在窗口的张自力却似乎能感觉到有许多双或充满了祈求,或充满了忿恨的目光正在久久地凝视着他,那目光,令得他禁不住颤抖了一下!

  到底应该怎么做呢?都怪自己一时情急,才会把事情弄巧成拙。本来让他们两个自己顺其自然地发展不好吗?干嘛非要自作聪明地想去提点他们,弄得现在他们两个连面都不肯见了!有些心烦地倚在天星码头的凭栏上,小芬皱着眉头听着从walkman里传出的声音。怎么会这么大意,竟然连自己跟武俏君的谈话被自力悉数录了下来,她居然都不知道!

  这下怎么办呢?眼见着自力现在碰到了麻烦,问他,他却又什么都不肯说。想找那个人帮帮忙,陪他聊聊天,那个人却又总说自己忙,没时间!那么只好自己想办法,哄自力说想看电影,请他陪自己一起去。本来都已经答应了,可是一听到自己也约了那个人,他却又立即说还有别的事,不能去了!这两个人到底在干什么?

  “咦,小姐……这么晚了还一个人在这里,等男朋友啊?”就在小芬正在兀自心烦的时候,突然从身边冒出了一个声音。

  有些惊慌地转过了头,小芬看见自己的身边不知何时已经站了一个醉汉。有些厌恶地避开了那个醉汉,她本能地打算离开。可是却没想到那个醉汉却一把将她拉住,嘴里还不时地发出些呓语:“别走,你男朋友没来,我陪你!”“你干什么?”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将那个醉汉推开,小芬开始意识到事情不妙,她慌忙向公车站的方向跑去。可是还没跑出两步,她便再次被那个醉汉抓住了。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举动,她的手就已经被醉汉用力地扼住了,这使得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挣扎和反抗。

  “救命……”匆匆地从嘴里喊出了这两个字,小芬期望能有人听到。

  “三八……别吵!”听见怀里的女孩在高呼救命,醉汉忙用手捂住了她的嘴。

  “唔……唔……”被捂住了嘴的小芬拼命地挣扎着,想要逃离醉汉的身边。可是对方毕竟是个男人,自己的力气终究是敌不过他。渐渐地她的意识有些模糊了,因为被捂住了嘴的她,已经开始缺氧了。

  “不行!救命,救命啊……”凭着自己最后的一点意识,小芬有些绝望地期盼着奇迹地出现。

  “你在做什么?”无声地又挣扎了片刻,就在小芬渐渐绝望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关你个屁事,她是我女朋友!”耳边响起了醉汉蛮横的声音。

  “不是……不是!”听了醉汉的话,小芬忙下意识地拼命摇着头。:“放开她,我是警察……”那个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丝毫没有去理会醉汉的话。

  听到对方是警察,醉汉不禁愣住了,呆了一下后,他忙放开手中的女孩,拔腿想溜。

  “站住……”那个声音忙试图去追。可是还没等他追过去,另一个声音便柔声说道:

  “算了徐飞,还是先看看这位小姐要不要紧吧!”听着两人的对话,小芬不由慢慢睁开了眼睛。她看见了一张清秀婉约的脸,正对着自己微微笑着,眉宇间的神色是那么温柔和恬静!

  “谢谢……”轻轻对着那张脸表达着自己的感激,小芬又将脸转向了另一边。

  “哥!”看了一眼一直站在那个女人旁边的男人,小芬不由大惊,怎么可能?那个静静站在那里的男人竟是张自力。

  “哥?”望着无力地坐在地上的那个女孩,听着她惊诧地轻声叫着自己“哥”,徐飞不由挑了挑眉。

  “哥……”有些不明白自力眼神中的困惑,小芬禁不住又轻声地叫了一遍。

  确信了自己并没有听错,徐飞不由转过头去看了看旁边的芊芊,发现她也正望向自己,神色间也是一丝莫名其妙。顿了顿,徐飞猜想一定是眼前的这个女孩认错了人,皱了皱眉,他低声说道:

  “对不起,小姐……我想你认错人了!”“认错人?不可能的,这个世界上哪里会有人长得这么象?不过……又好象真得有点不一样!面前这个男人的眼神看上去是那么柔和,不象自力……自力的眼神是冰冷的,即使偶有暖意却也不是为了她!面对着她,自力的眼睛里永远都只会有一抹歉意而再无别的感情!”细细地分析着眼前这个男人与自力的不同之处,小芬的眼神轻轻地凝固在了徐飞的脸上。

  看着面前这个女孩望向自己的眼神,徐飞不由被她看得有丝赧然。他不明白眼前这个女孩是怎么了,怎么看着自己竟似看得入神了般。转过头,他向身边的芊芊苦笑了一下,示意她开口说些什么。

  虽然也不明白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可是接过徐飞向自己递来的那略有些求救意味的眼神后,芊芊只好有些好笑地轻轻拍了拍仍坐在地上的那个女孩,低声说道:“小姐……你没事吧?要不要我们送你回去?”感觉到有人似乎正在拍着自己,小芬下意识地将视线从徐飞的脸上移开,转向了正轻声唤着她的人。

  “她又是谁,他女朋友吗?真羡慕她,被一个这样的男人爱着,那种感觉一定很幸福吧!”又看了一眼那张清秀的脸,小芬小声地回答道:“……谢谢,我没事!”“既然没事,那就请告诉我们你家住在哪里吧,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也不方便,我们送你好了!”再次轻轻拍了拍面前的女孩,芊芊柔声说道。

  “已经十二点了,阿芬到底在做什么?这么晚了还不回来,打她电话也不接……”又是担心又是生气地看着手上的表,张自力站在家门口来回地徘徊着。

  “阿力啊,怎么样……看到小芬了吗?”院子里传来了秦锦焦急的声音。

  “没有……你别担心了,我已经派了人去找了,你和阿姨进去吧!”不耐地对着里面匆匆地回复了一句,张自力拿出电话,想问问自己派出去的那些人到底有没有找到小芬。

  可是还没等他拨通电话,一阵剌眼的灯光忽然向他射了过来。迎着那束灯光,张自力有些生气地抬眼望去,却发现原来是有一辆车正慢慢地向自己开过来。他不禁有些好奇地看了一眼那辆车,是谁这么晚了还跑来这里?

  车子很快便在他面前停了下来。门被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了几个人。

  “哥……”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是小芬。

  看了一眼垂着头站在自己面前的小芬,张自力悬了一晚的心终于放下了,可随后他便不禁沉声问道:“怎么这么晚?知不知道爸和阿姨很担心你?”“对不起……!”听着自力语气中的责备,小芬轻声道着歉。

  “这位先生,令妹没什么,只是……”看着一直垂着头的小芬,芊芊不由有些不忍,忙试图向那个看来一脸阴沉的男人解释一下原因。可是当她看清楚那个男人的脸后,她却突然没了声音,只是本能地向自己的旁边望去,:“徐飞……”芊芊低声叫道,她开始明白了为什么这个女孩儿会叫徐飞“哥哥”了。

  “徐飞?”听到了对面女人的那一声惊呼,张自力不由向她看去。

  借着车子的灯光,他看见了一张清丽的脸,和一个看来纤细得仿佛不盈一握的女人!他不由皱了皱眉,她怎么会叫自己徐飞,她是谁?

  “在做梦吗?一张与自己这么相似的脸。”听着芊芊的一声惊呼,徐飞也不由惊呆了!他不是没看过和自己长得相似的人,上次在百货公司那次,自己就在武俏君的身边看见了一个和他仿佛长得很象的人,可是那只是远远地看着,至于到底有多象,也并不清楚。可是眼前这个?难以掩饰心中的惊讶,徐飞定定地看着对面的那个男人,那种感觉真得很怪异,就象是在看着镜中的自己一样。只是那个镜中的自己,此时看来却是满脸的冰霜,眼中的感情也是那么深不可测!他是谁?

  将视线从那个纤细的女人脸上移开了,张自力顺着她的目光往旁边望去。他看见了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只是在那张脸上此时却满是惊讶!冲着那张脸微微点了点头,他对此好象一点也不意外。

  看着对面那个男人平静的脸,徐飞的心情也慢慢平复下来了。隐隐地他开始觉得在自己和这个男人之间似乎有着一种什么关系。

  “我叫徐飞……”顿了顿,他开口说道。

  “……我叫张自力!”沉默了几秒钟,张自力也开口回应道。

  又是一阵沉默后,他看着徐飞问道:“这位小姐是你女朋友?”

  “……是的!”虽然并不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为会什么这么问,可是徐飞还是应道。

  “……快结婚了吗?”又看了一眼眼前这个叫徐飞的男人,张自力再次开口问道,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问,不过他却真得很想知道徐飞的答案会是什么。

  沉默了几秒钟,徐飞也再次开口应道:“……是的!”他似乎并不介意回答张自力的那个问题!一切仿佛都是再自然不过。

  “那……恭喜你!”听着从徐飞口中说出的答案,张自力缓缓说道。

  “谢谢!”轻声向张自力道过谢,徐飞转过头看着犹自惊讶着的芊芊说道“我们回去吧,芊芊!”“这位小姐叫芊芊吗?”听着徐飞叫着那个女人的名字,张自力不禁又问道。

  “……是的,我叫芊芊,梁芊芊!”转过了头,芊芊看着那个男人轻声应道。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这个男人突然令她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说不上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只是觉得看着他时,自己那颗一直悬着的心,便突然便放了下来,他似乎是将一种希望带给了她!但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希望?

  突然,一个人的身影迅速划过了她的心房。随着那个身影的掠过,一个微笑开始慢慢地攀上了她那恬静的面庞,她开始觉得自己能捕捉到那个希望了!再次冲着那个男人笑了笑,芊芊挽起了徐飞的手向车子走去。

  “他叫张自力吗?得好好记住这个名字!”

  “武小姐,叶先生来了!”通过电话答录机,助理小姐通知武俏君下一个病人已经在门口等她了。

  按下了答录机,武俏君让助理小姐请那位病人进来。

  推开了武俏君办公室的门,叶荣添慢慢走了进去。与自己想象中的心理医生的办公场所有点不一样,眼前的这个office并没有那种一尘不染和井井有条的感觉,相反还稍显凌乱。不过却不是那种让人觉得邋蹋的凌乱,而是一种很有生活气息的凌乱。让人不自禁地便会觉得很温馨很有安全感,这是个可以让人在不知不觉中便能平静下来的安全城堡。

  看着眼前的一切,叶荣添不由在心中暗自点了点头,这个武俏君果然非同一般。

  “不好意思,我这里……有点乱,希望叶先生不会介意!”看着叶荣添那四处审视着的眼神,和他眼中的那份清澈,一直没有作声的武俏君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绝对不会是一个来找她解决问题的病人。

  “……不错,这里很舒服!”望向了正坐在椅子上看着他的武俏君,叶荣添欣然说道。

  “谢谢!”简短地回复了一句,武俏君继续看着叶荣添,他既然不是来解决问题的,那么他是来做什么的?而且他看来很……眼熟!

  “其实武小姐……我们之前已经见过面了,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走到武俏君的面前,叶荣添缓缓地坐在了她对面的那张椅子上。

  “是的,是见过面!不过是在哪儿见过呢?”武俏君不由皱了皱眉暗自沉思着。

  “我姓叶……我叫叶荣添!”看着武俏君困惑的眼神,叶荣添出言提醒道。

  脑海中快迅掠过那晚在“Hero”的宴会上,那个莫名其妙跑来跟自己打招呼的男人的样子,武俏君的眼神不由立即变得警觉起来。

  “原来是他!”望着武俏君眼中的警觉,叶荣添轻声说道:“武小姐你别紧张,我没有丝毫的恶意。我只是想请你帮个朋友,而且那个人,他也是你的朋友……”

  默默地坐在那里听着叶荣添细细地诉说着他与许文彪的恩恩怨怨,以及由那段恩怨所带出的他与张自力的另一段恩怨情仇,武俏君不由深深地在心中叹了口气。

  那是怎样的一个故事?那又是怎样的一群人?为什么在那个故事里的人,居然没有一个能逃得过命运的捉弄,全都无可奈何地给自己背上了一个沉重的包袱?与他们相比,自己是何其幸福?至少在自己的生命中从来就不曾有过任何的仇恨,最大的伤痛也不过是与徐飞那段已经渐渐地散在了风里的过往……

  “武小姐……”终于将那一段段仍旧历历在目的往事尽数说完了,叶荣添沉默了良久后看着对面的那个女人轻声唤道。

  并没有回答叶荣添,武俏君只是看了他一眼,看着他眼中的那抹无奈,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没有骗她。因为那种发自内心的无奈是无法装出来的。而且他所述说的与张自力曾跟她说的,是一样的!不同的是,张自力所说的,让人听来会觉得命运是何其不公,而他所说的,令人听来则只会对命运的无常充满了唏嘘和感慨,显然这是一个已经懂得了放下仇恨的人!

  又叹了一口气,武俏君望着叶荣添说道:“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呢?我根本帮不了你什么!”“……你帮得了的,也只有你帮得了!”看着武俏君,叶荣添急急说道“麻烦你帮忙劝劝阿力,他会听你的!”听着叶荣添的话,武俏君禁不住皱起了眉头,她淡淡地说道:“对不起叶先生……我想你搞错了,我和张先生如果说是朋友的话,也只是普通的朋友。我根本没有资格去影响他一些什么,他也没有什么必要来听我说些什么……”“武小姐……对不起,我知道我那么说的确是有点唐突。不过也是事起有因,否则我也不会来找你了!我想你应该知道‘良大’最近收楼的事吧。你怎么看,你觉得阿力他那么做对吗?阿力他本性并不坏,我不希望他继续错下去……我觉得你能帮他!”将自己刚刚从楼下买的那份周刊轻轻地放在了武俏君的面前,叶荣添看着她说道。

  看了一眼那本周刊,武俏君不禁将手环在了胸前,她当然知道这件事,事实上这几天几乎所有的报纸和周刊还有电视台的财经版都在说这件事。就在今天早上自己临出家门的时候,她还从电视里看到了那些住户们又开始聚集在“良大”集团大厦的周围静坐示威。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自己不过是个小心理医生,与张自力的关系也不过是一场医患之间的关系而已,如果非要说是朋友,那虽不为过,但那也只是再普通不过的朋友,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对他的决定指手划脚地议论一番呢?更何况她也已经有段日子没跟他见面了,现在她连张自力是否还记得她都要有所保留,那么她又哪来的权力去对他做生意的方法横加干涉?虽然她也并不能认同他这次的做法。

  沉默了一下后,她说道:“……说实话,对于地产投资这种事情,我真得不是太懂!但是我相信,张先生他作为‘良大’集团的负责人,那么他一定会为自己做的每一个商业决定背负起他应该背负的责任,而根本就不需要别人去提点些什么!至于那栋大厦里面的住户,我想……张先生他也一定会有妥善的安排!”

  深深地看了一眼武俏君,听着她那完全是一付公事化的口吻,叶荣添有些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

  “……武小姐,你真得这么想?我想象中的你不应该会是这种对朋友漠不关心的人!”

  “……那么真得很抱歉叶先生,我让你失望了!不过也没关系,或许你也可以通过这件事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看人千万不要看表面!”将桌上的周刊重新推向了叶荣添,武俏君缓缓地说道。

  点了点头,叶荣添站起了身望着武俏君眼中的那丝漠然说道:“……那么很抱歉打扰了你,也很抱歉让你听了我那么久的废话!”不自禁地叶荣添的声音里夹杂了一丝嘲弄。

  放下了环着的手,武俏君轻声说道:“没关系,听你说话是我的工作,更何况你也付了钱!”

  诧异地飞快看了一眼面前的女人,刚刚还有些失望的叶荣添却不禁突然有些失笑,“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那么市侩的话不应该是她会说的,为什么她总是能令人觉得意外?不过这也或许就是张自力能面对着她露出笑容的原因吧。”

  装作没有看见那些坐在门口静坐示威的人群,张自力在公司职员的簇拥下匆匆向自己的车子走去,丝毫没有理会那些已经发现了他的身影,正欲向他冲过来理论的大厦住户。

  坐在车里,望着车窗外那些不停敲击着车窗的愤怒的脸,和身后老板铁青的脸,秘书慌忙嘱咐司机开车。车子好不容易在“良大”职员的帮助下绕开了愤怒的人群,秘书总算在心中稍稍舒了口气。可是还没等她将心中那口闷气舒完,电话又响了。匆忙拿起电话,秘书急急应道,过了一下,她回过头望着仍旧阴沉着脸的张自力,轻声说道:“……张先生,电话。”“谁的?”“……他说他姓许!”狠狠地吸了口气,张自力接过了电话:

  “……豪哥!”“我知道,我会想办法解决,不会耽误你的计划……”

  匆匆地与许大豪通完电话,张自力的手不由紧紧地握住了电话。刚刚那些大厦住户的脸又一次浮上了他的心头。他看见了他们眼中的祈求,也看见了他们眼中的愤怒。他们会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不奇怪啊,他们从来就不认识他,跟他更是无怨无仇,可是现在他却要害得他们无家可归,要把他们从自己的栖身之所毫不留情地赶出去,他们怎么能不愤怒?

  再次握紧了手中的电话,张自力似乎是想通过这种方法来使自己的心绪可以得到平静。“人在江湖,身不由已”。他答应了许大豪,他就一定要为许大豪做到,那栋楼还有那附近的几块地都是许大豪亲自挑选的,因为贪它的位置好,那块地已经被政府圈定了用于发展高科技园区,相对的那个地区也就变得非常有发展潜力,如果在那里盖楼的话,绝对可以吸引很多买家。

  这笔生意是许大豪的,而自己在这桩生意中根本就是一个被他控制了的傀儡,毫无作主的能力。

  “张先生?”紧张地看了一眼张自力和他那双紧握着的手,秘书有些担心地叫道。

  抬起头望了一眼秘书,张自力说道:

  “……Chris,还有阿标,你们在前面停车,然后自己回家吧,我想一个人走走。”“张先生……”秘书和司机同时惊呼道。现在可是非常时期,他怎么还敢一个人到处乱跑?

  “我没事,就这样,在前面停车!”不耐烦地打断了下属的话,张自力皱起了眉。

  望着老板皱着的眉头,秘书和司机只好无奈地对视一眼,在旁边将车停了下来。

  “曼联”又输了,失望地看着报纸上登的关于昨晚那场“英超联赛”的赛后结果,武俏君不由摇了摇头,又输一场,这下“曼联”的积分不知道要掉到多少名了。将报纸轻轻放到了一边,她将眼光望向了前面的那片金色的海面。

  今天运气总算不错,虽然不可以那么早回家,可是却最起码还可以坐在这里看看日落!不知道阿杰和素玉现在在干嘛?他们两个在一起也已经好几年了,难得彼此还能那样爱着对方,也真得让人羡慕!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太阳也最终如约地再次让自己回到了海的怀抱。四周已经开始被黑暗笼罩了,吁了一口气,有些不舍地将视线从海面上拉了回来,武俏君低下头将报纸收好,打算离开。

  可就在这时,她却突然看见有个人正慢慢地向自己走过来,一脸的落寞和无奈,眼神中也尽是困惑和茫然。看着这样的一个人,武俏君不由一时忘了自己正在做的事,而只是专心地看着他。

  他是谁?是他,还是他?

  天已经黑了,正是晚饭的时间,路上的行人也已经越来越少了。可这一切对张自力来说都没有丝毫的关系,他现在只想让自己可以疲倦点,再疲倦点……直到他再没了任何力气去做任何的思考,没了任何力气去为那些眼睛而……内疚不安甚至后悔!想着那些眼睛,他不由悄悄地闭上了眼。

  片刻后,当他再次睁开眼望向前方时,他不再感到彷徨了,他感到的是惊讶和瞬间的不知所措,因为他看到了另一双眼睛!一双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到的眼睛!此时,那双眼睛正在充满疑惑地看着他。

  看见他闭上了眼,又看见他重新张开的眼,闭上的眼里,他没看见自己;张开的眼里,他看见了自己!

  迎着那双正望着自己的眼睛:

  “你是谁?”她的眼睛轻声问道。

  “……我是?我也不知道,因为我好象已经越来越不象我了……”轻轻看着那双眼睛回答了这个问题,张自力不由泛起一丝苦笑!

  “原来是你……”微微笑了笑,武俏君再次看着眼前的男人“为什么会觉得你已经越来越不象你了,也许你只不过是想重新找回自己呢?”

  “……找回自己?你知道我是谁?”

  “是的,我知道你是谁,你是一个正试图开始找回自己的人,虽然这个过程会很痛苦,会令你觉得迷惑,不过请相信我,当你重新找到自己后,你会觉得在那个过程中所付出的一切……是值得的!”

  “我不知道……”有些困惑地摇了摇头,张自力慢慢向那个正对着他露出微笑的女人走去。

  “好久不见……”他看着她说道。

  “好久不见……”她轻声回答道。

  “不回家?”他问道。

  “不能回家……因为家里暂时不需要有灯泡!”她笑答。

  也微微笑了笑,他开口说道:“那岂不又是要点一晚的蜡烛?”“……不是啊,时间差不多已经可以解禁了,灯泡要重新登场,我也要回家了。”拿起了长椅上的包和报纸,她淡淡笑道。

  “那么……拜拜!”顿了顿,他开口说道。

  “拜拜!”挥挥手,她转身离去!

  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身影,他忽然忍不住叫道:“……武俏君!”停下了脚步,武俏君转过身向那个突然叫住了自己的人望去。

  “……可不可以陪陪我?”看着她的眼睛,他开口问道。

  挑挑眉,她有些犹豫,可是当看着他眼中的那丝茫然后,她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静静地坐在那张长椅上,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时间在这里仿佛已经停顿了。天地间剩下的就只有从耳边不时传来的海浪拍击着基石发出的声音。

  又过了良久,张自力轻声说道:“……你还有样东西在我那里。”“什么?”有些好奇地转过头看了一眼身边的这个男人,她问道。

  “……一瓶酒,是梅森夫人让我转交给你的。”他飞速地看了她一眼答道。

  “难为……她还记得!”她轻轻笑了笑。

  “……你这种女人如果想要别人不记得,那只怕是很难了!”他也不禁笑道。

  笑着望了望张自力,武俏君看着他说道:“你这么说……那到底是夸我呢,还是骂我?”学着她的样子挑挑眉,张自力微微笑道:“你自己猜吧!”“……那我不客气了,我一定会认为那是夸我!”感觉到了夜晚的凉意,武俏君笑着将身上的衣服紧了紧,随手拥住了自己。

  看着将自己蜷在了一起的武俏君,张自力默默地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顺手替她披上了。

  “不用了,谢谢你!”吃惊地看了一眼张自力,武俏君匆忙取下了身上的衣服,还给张自力。

  避开了武俏君略显慌张的眼神,张自力接过衣服再次替她披上,并轻声说道:“只是一件衣服,你别太紧张,是我把你留下来的,你如果生病了,我还得付医药费的。”轻轻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武俏君慢慢露出了一个微笑,“果然是生意人,宁死不吃亏,不过如果你病了,我怎么办?我是说,我是不是也要付医药费?”“不用,你只要记得买个水果篮来看我就行了。”把手环在胸前,张自力淡淡笑道,却一不小心将武俏君放在旁边的报纸弄掉了。

  拾起了那份报纸,他借着路灯匆匆翻了翻,问道:“在看什么?”“看昨晚球赛的结果!”武俏君有些无奈的答道。

  “干嘛?”看着她脸上的失望,他有些好奇。

  “……没什么,不过‘曼联’又输了!”笑了笑,她皱起了眉。

  “很少会有女孩子喜欢看球的。”望着她,他将报纸放下了,不过却不知从哪里吹来了一阵风,风将报纸吹得四处散开了,张自力慌忙用手想去抓住那些报纸,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只抓到了一张。将那张报纸放在了她面前,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但是随即他的笑便凝固了,神色也变得冷峻起来。

  望着张自力脸上表情的迅速转换,武俏君不由朝那张报纸望去,很快她的脸也变得严肃起来。那是一张财经版的内容,在刊头的位置上正极其醒目的登着“被人恶意收购,大厦居民静坐抗议示威”的标题,旁边还附登着一张那些居民静坐示威的照片和一张张自力的照片。

  看着那张照片和那张照片上的人群,张自力的眼神不由变得黯淡起来。这一切根本不是他所希望看见的,可是他却又没有任何的能力去阻止甚至是拒绝它。

  叹了口气,武俏君将那张报纸从张自力手里拿了过来,轻轻折好放进了包里。

  “很晚了,回去吧!”拍了拍旁边那正陷入了沉思的男人,她轻声说道。

  可是那个人却并没有回答她,仍是径自坐在那里,似乎正想着什么。

  良久,他才慢慢地看着她开口说道:“如果我说……我这么做是有苦衷的,你相信吗?”“如果……”沉默了一下,武俏君轻声说道“……你没有苦衷,你也不会那么做了!”

  又是一阵沉默,沉默过后,张自力低声问道:

  “……你可以教我,应该……怎么做吗?”

  透过了满天的星光,武俏君静静地看着一脸迷茫的张自力,缓缓说道:

  “……知道吗?如果有些事,是你不能用这里解决的”她轻轻抚了抚他的头,说道“……那么,还有这里……”她握住了他的手,将他引向了他的胸口“……还有它,你的心!把你的问题交给它,它会替你找出答案!”

  “我的心?”抬起了头,用那双充满了迷惑的眼睛望向了面前的女人,他不由自主地轻声重复着她的话。

  “你的心!”朝着那双眼睛坚定地点了点头,武俏君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希望可以籍此将一股力量传送给他。

  感受着那双手的温暖,张自力似乎感觉到有一种什么样的力量正在通过那双手向自己传递过来,望着那双手,望着那双手的主人和她眼中的温暖与关切,他禁不住抽出了自己的手,然后将那个女人拥在了怀里,轻声说道:“谢谢……”

  “张……”面对着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武俏君不由大惊,忙试图推开这个将自己拥入了怀里的男人。

  “……别怕,我只是突然很累,很想可以有个人能给我一个拥抱,请你不要拒绝……”感觉到了怀中女人的慌乱,他忙低声说道。

  “张……”叹了口气,武俏君终于还是没有再说什么。算了吧,现在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一个需要别人安慰的男人而已,自己又何必那么认真呢?轻轻拍了拍那个将自己拥住的男人,她也终于慢慢伸出了手将他紧紧拥在了自己的怀里。

  漆黑的海面上突然划过了一道亮光,那是什么?没有人知道,只有天上的星星对着那道亮光眨了眨眼,那是它们的同伴啊,它因为爱上了那片海,所以今夜它终于鼓足了勇气,将自己置入了那片汪洋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