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言萱语

自创改编小说:极光的幸福(八)

 轻轻地将手中那份关于与“Hero”合作的计划书放下了,张自力深深地舒了口气。看得出他对这份计划书很满意。

  望着计划书,张自力不由想起了那天晚上,当所有人都对着“Hero”的新晋掌舵人Manson那位只会说法国南部方言的新婚妻子束手无策时,武俏君却已经微笑着用同样的语言与那位法国南部新娘聊起了那些盛产于她

家乡的葡萄酒和各式的庄园了。虽然事后大家才知道原来女主人不懂说英语和标准法语的举动,其实只是一个善意的玩笑。但是毫无疑问地,武俏君却已令Manson和他的妻子印象深刻了。所以说起来,这次“良大”能够有机会在“Hero”挑选的合作伙伴候选名单上占一席之位,武俏君也实在是功不可没。

  站起了身,张自力走到窗口望着外面。今天的天气不错,一缕缕金黄色的阳光正透过时隐时现的云层,浅浅地落在了他身上。这种感觉令得张自力觉得非常舒服和温暖。

  “我认为一天中最美的时候是现在,因为我喜欢看夕阳。虽然有的人认为它代表了一天的结束,但是对我来说,它却是全新一天即将到来的前奏。”不经意地,武俏君的话渐渐浮上了正在专注于窗外景色的张自力的脑海中。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看见武俏君时,她便是像现在的自己这样,双手环着胸站在窗前,双眼眺望着远方。所不同的是,在她的眼中流露出的是一份无尽的憧憬与希翼……

  而自己呢,自己眼中此时流露的又是什么?会是对未来的希望吗?

  “也许应该请她吃个饭吧,就当是谢谢她帮了自己这个忙。”慢慢地将自己的思绪从武武俏君的那番话中拉了回来,张自力在心中暗忖“赤柱有家餐厅还不错,那里有个大露台。如果坐在那里吃饭,也许应该可以看得见今天的夕阳吧!

  “铃……”一阵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将正埋首于病人报告中的武俏君给吓了一跳。随手拿起电话,武俏君朗声应道:“喂……”“是我,徐飞……”听出了武俏君的声音,徐飞轻声应道。

  “徐飞?”听见电话那端的人竟是徐飞,武俏君不由有些怔住了,但随即她便笑道:“是你啊,真是难得,有事吗?”“……没什么,只是想请你吃顿饭,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不知为什么,徐飞的声音听来有丝落寞与无奈。

  敏感地捕捉到了徐飞声音中的那份落寞,武俏君不禁有些心疼。努力地将那丝心疼掩饰好,她轻声笑道:“既然有人愿意请吃饭,那我也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必要去拒绝……”挂了电话,武俏君将徐飞说的那家餐厅的地址认真地记到了一张便笺上。看着那张便笺,武俏君不由陷入了一阵深思。她不知道自己就这么答应了徐飞去赴他的约会,是对还是不对。虽然她和徐飞都很清楚他们此生都只能是朋友了。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这对朋友注定了多少会做得有些尴尬。因为他们不仅仅要提醒自己,他们从此只是朋友;他们更要告诉那个人,他们真得只是朋友了……

  既然如此,那今晚的约会又到底该不该去呢?

  还记得三年前,当她决定要离开香港去英国的时候,子山曾问过她,为什么一定要选择离开,而不是留下来。她对子山说,那是因为她知道,如果她继续留下,那么有一个人就将永远也不可能真正得到那份本该属于她的幸福。

  在那段日子里,虽然所有的人都在努力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大家也都在尽心尽力地扮演着各自的角色,徐飞认真地做着他的男朋友,芊芊努力地表演着她的幸福,而自己则更是用尽了全力地去诠释一个理性的前女友而现在却是他们共同的好朋友的角色。为此她偶尔仍会约徐飞出来,可是却从不会忘记也对芊芊发出邀请。那段时间,她真得很累,其实她并不是真得想约徐飞,事实上在那段日子里,她最不想见的人就是徐飞。可是她没有办法,如果她不这么做,不这么努力地去试图让芊芊相信,无论是她武俏君失去了徐飞,还是徐飞失去了武俏君,那对他们都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他们仍能做朋友的话,那芊芊怎么办呢?难道要让芊芊在付出了那么多之后,终于站在本该属于自己的幸福面前时,还要觉得不安和内疚吗?

  所以即使再怎么痛吧,戏却仍是要演下去。辛苦地与徐飞互相配合着,竭尽全力地在芊芊面前表演着,可是有什么用呢?聪明如芊芊又怎会不知道那每个掩饰在他们彼此笑脸后的伤痛?

  渐渐地大家都累了,而自己也总算明白已经是该离开的时候了,所以她才会那么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离开香港,还芊芊与徐飞一个本该只属于他们的空间。

  “……算了,只是吃顿饭而已,而且也许芊芊也会在呢?”微微甩了甩头,像是要将那些不开心的往事甩掉,武俏君在心中悄声安慰着自己。

  “对不起,武小姐已经下班了,如果有事的话,请你明早再打来吧。”听见武俏君已经下了班,张自力只好挂了电话。

  “怎么今天这么早就下班了呢?”略微皱了皱眉头,张自力抬起手看了看表,发现居然还不到四点半。“也许是她有事吧。”在心中给了自己一个答案,张自力重又坐回椅子上,翻看起那份计划书。可还没看到两页,桌上的电话就响了。

  有些不耐地接起电话,张自力还没开口说话,就听见电话那端传来一阵笑声:“阿力,是我……”“豪哥?”认出了那个笑声,张自力的心不由一紧,想起了那天晚上许大豪跟他说过的事,张自力不由有些紧张。应该怎么办?自己到现在都还没有想出对策……

  “嗯,记性不错,还认得我的声音。怎么样?我们又有段日子没见了,晚上出来见个面吧?”许大豪的声音开始变得有些阴沉。

  “好啊,晚上见,在哪里?”吸了口气,张自力也沉声应道。

  “……就在上次那家夜总会,记得早点到。”冷冷地说完这些话,许大豪立即挂断了电话。

  望着被挂断的电话,张自力的眼神渐渐变得冰冷。

  站在餐厅的门口,隔着餐厅的玻璃门,武俏君一眼便望见了徐飞,他脸上的迷茫在那样昏黄的灯光下都难以被掩盖。

  “他怎么了,是什么使他看来显得那样困惑?”静静地看着徐飞,努力地用自己的心去感应着徐飞的心,武俏君一点也没意识到门口的侍应正在以一种极奇怪地眼神看着她。

  “小姐,你没事吧?”看着这个女人,侍应忍不住开口问道。

  “嗯……没事,不好意思。被打断了沉思的武俏君查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忙回过头望着侍应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后,便伸出手推开了餐厅的门。

  “Hallo,我没迟到吧?”伸出手在徐飞眼前晃了晃,武俏君轻笑道。

  抬起头,看着正冲着自己挥手的武俏君,徐飞不由笑道:“没有,你一向都很准时,从来没有让我等你超过十五分钟的。”听了徐飞的话,武俏君轻轻笑了笑,却没说什么。

  看着武俏君的笑容,徐飞也没说什么,他们都想起了那段已经离他们远去的日子。一时间两个人就这么坐在那儿,谁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又一次见到她了,与上次那次意外的相遇比起来,现在的她看来似乎很平静,也许一切真得都已经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

  不喜欢看见他脸上那种表情,那样无助和困惑。自己曾在很多年前因为这种表情而心疼过,现在再看到,仍是心疼。只是现在的自己再怎么心疼,也已经没有了任何资格去为他做些什么,那已经不是属于她的权力了。

  “你……”“你……”感觉到了空气中的那份微妙气氛,徐飞与武俏君都匆匆地开口想说些什么,以缓和一下这多少显得有些尴尬的气氛。

  “你先说吧……”“你先说吧……”又是一阵异口同声,彼此诧异地望着对方,两个人都不禁笑了起来。伴随着他们的笑声,气氛也终于相对轻松起来。笑过后,武俏君望着徐飞问道:

  “怎么好好儿地想起要请我吃饭呢?是不是有事啊,如果有事就说,能帮得上忙的我一定帮。”听完武俏君的话,徐飞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脸上的表情不自觉地又变得有些无奈起来。

  看着徐飞脸上的无奈,武俏君有些担心地轻声说道:“徐飞……”“我……”长长地吸了口气,徐飞望着武俏君说道:“……我向芊芊求婚了……”“叮……”手中的咖啡匙落入了杯中,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音。声音虽不大,武俏君却仍感谢,因为它替自己挡住了心中那滴眼泪破碎的声音。低下了头,装作去喝咖啡,借着杯子的阻挡,飞速地让那滴破碎的泪滑入了杯中。再抬起头时,脸上的笑容重又回来了。

  望着徐飞,武俏君微笑道:“我还以为你们早就结婚了,怎么这么迟呢?不过……还是要恭喜你!”看着武俏君的笑脸,徐飞没有说话。他现在不能说话,因为他怕自己一旦开口,就会忍不住告诉武俏君,那把钥匙他还留着,没有给任何人,过去的三年里他没有给,以后也不会给。

  “可是我很失败……”努力地露出了一个笑容,徐飞苦笑道:

  “芊芊……她没有答应。”“为什么?”吃惊地看着徐飞,武俏君不解地问道。

  “……”一阵沉默,徐飞不知该如何回答。

  看着徐飞的沉默,武俏君的心中渐渐明白了,发生过的事又再次发生了。只是这次自己和芊芊的位置互换了,世事真是讽刺。三年前,在她和徐飞中始终夹着一个影子,那是芊芊的影子,现在……同样地,在芊芊与徐飞中间又夹了一个影子,这个影子却成了自己。

  “徐飞……”深深地看着徐飞,武俏君低声道:“如果我说的话有道理,你现在还愿不愿意听?”“你明明知道的……你的话,我一向都是听的,即使嘴上说不想听,可是每次却又都记在了心里。”望着武俏君,徐飞轻声笑道,只是他的笑声里却充满了无奈。

  “那么……你应该还记得我曾对你说过的,要懂得珍惜眼前人吧……”武俏君的声音听来更加低沉了。

  “我知道……所以我才会向芊芊求婚。”听了武俏君的话,徐飞轻声答道。

  又是一阵沉默,良久武俏君才又开口道:“有没有想过,芊芊没有答应你的求婚,或许是因为你平常的一些举动,曾令她没有信心?”抬起了头,徐飞望着武俏君苦笑着说:“……不知道,也许吧。”叹了口气,武俏君悄声安慰着徐飞:“给芊芊一点时间吧,也给自己一点时间,你们两个都须要重新建立对彼此的信心,只是徐飞……你千万要记得,同样的错误……不要犯第二次!”“豪哥……”冲着正不知看着什么东西的许大豪打了个招呼,张自力在他身旁坐了下来。既然到现在都还没想出什么应对的办法,那就只好随机应变了。

  “嗯……你来了?”抬起头望了望张自力,许大豪将手中的东西放在了桌上,然后看着张自力暧昧地笑道:“不错嘛,总算想开了,肯重新认识别的女人了?”:“……豪哥,你说什么?”心中虽一沉,可张自力却仍笑着反问道。

  “哈哈哈,阿力你这就不对了……明明杂志上都登出来了,你还想瞒我吗?”许大豪一边笑着,一边将自己刚刚看得那个东西随手扔在了张自力面前。

  拿起那东西,张自力发现那是一本周刊,封面上登的是自己和武俏君上次去参加“Hero”的宴会时,被记者拍下的照片。

  “你这个新妞还不错嘛,居然能把那个什么‘Manson’的老婆搞定,相信她这次一定帮了你不少吧。”缓缓地点上了一支雪茄,隔着那层缭绕的烟雾,许大豪看着张自力若有指地说道。

  “谈不上帮什么忙,她也只不过是个一心想多认识一些有钱人的女人而已,这种女人我每天都能碰到很多,没什么特别的。”随手也为自己点了一支雪茄,张自力若无其事地淡淡回应道。

  “是吗?那看样子你倒是挺高兴被她认识。我认识你这么久,也没过你笑得这么开心。”指着封面上的张自力,许大豪再一次发出了肆无忌惮的笑声。

  “豪哥,我想你今天叫我来不是想跟我谈女人的吧。”不想再与许大豪继续讨论武俏君,因为与这种人谈武俏君,那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深深地看了张自力一眼,许大豪的声音开始变得阴沉起来:“你放心,我当然不是跟你谈女人,我今天叫你来是想提醒你别忘了我上次跟你谈的事,希望你不会让我等得太久……”“还有……”顿了一下,许大豪接着说道“关于这次‘Hero’将你的‘良大’列在了他们合作伙伴的候选名单上的事,我也听说了。你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争取拿到他们的合作权,那样我们以后的日子就更好过了……”“我知道,我会争取,不过……这次的对手都很强,而且听说‘力天’也在那个名单上。总之这次的合作只怕是不容易……”徐徐地吐出了口中的那缕烟雾,张自力沉声说道。

  发出了一声近乎是幸灾乐祸的笑声,许大豪笑道:“又是叶荣添,看样子你们真得是前辈子结了怨,这辈子来一起算了。”没有回答许大豪的话,张自力只是将手中的雪茄狠狠地摁在了烟灰缸里。

  别怪我不提醒你,对付叶荣添,你最好还是小心点。我听说他打算过完圣诞节后会亲自去一趟美国拜访Manson,我看你也得好好儿做做准备。最好是你也亲自过去一趟,当然如果有必要的话……不妨带上这个女的,我相信她可以帮得上忙。”指了指照片上的武俏君,许大豪说道。

  “你说什么?”抬起了头,张自力望着许大豪冷冷地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想告诉,Manson和他老婆都对她印象不错,你要好好利用……”许大豪意味深长地说道。

  “香港现在越来越热闹了。”望着车窗外一片的车水马龙和不停闪烁着的五彩霓虹,武俏君由衷地说道。

  “当然了,又快过圣诞了。”(嘿嘿……我们都快过农历新年了,他们才刚过圣诞,慢一拍哟。)扫了一眼窗外的景色,徐飞重新又将视线集中在了前方的路面上。

  “又快过圣诞了吗?好快啊!”叹了口气,武俏君转过头望着徐飞说道:“不如趁着这个圣诞,带芊芊出去散散心吧,你自己也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轻松一下。”点了点头,徐飞没有说话。还能说什么呢?正如武俏君刚刚说得那样,同样的错误犯一次就够了,再犯第二次还有什么意思呢?

  “你圣诞节打算怎么过?”沉默了一会,徐飞开口问道。

  “不知道,看阿杰怎么安排吧。”武俏君的声音听来似乎对即将到来的圣诞并没什么期待的味道。

  微微笑了笑,徐飞轻声道:“用得着这么心灰意冷吗?要不要我替你把子山他们叫出来啊?”“不用麻烦你了徐Sir,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听出了徐飞语气中的玩笑成份,武俏君也不禁笑道。

  转过头望着武俏君,发现她也正在看着自己,一时间两人又都沉默起来。

  “在前面放我下来吧,我想买点东西。”将视线从徐飞的脸上挪开,武俏君轻声说道。

  “嗯……”短短地回应了一句,徐飞缓缓地把车开到了路边。

  “要我等你吗?”将车轻轻停好后,徐飞望着武俏君问道。

  “不用了,你先回去吧。”武俏君一边松着安全带,一边回答。

  “那……Bye Bye”冲着已经下了车的武俏君挥挥手,徐飞驾着车慢慢离去。

  看着徐飞的车在自己面前徐徐离去,武俏君的心中不由涌上了许多感慨。还以为通过上次那次意外的相遇,自己已经明白了很多事情。可是却没想到当刚刚听见徐飞说他已经向芊芊求婚时,自己仍然会有一种近乎心碎的感觉。虽然之前也一直都以为他和芊芊已经结婚了,但因为始终不曾亲眼看见,所以那种感觉虽痛,却也有些不真实的感受。不像刚才那种痛,痛得……那么真实。

  不过也好,痛过了刚刚那一瞬,现在的自已已经彻底地清醒了,也重新有了信心去面对那些未知的一切……或许这就叫“置之死地而后生吧。”只是徐飞……他懂了这个道理吗?想起了徐飞离去时眼中那份未散的迷茫,武俏君不禁有些担心起来。

  “老头子……你又在搞什么啊?”望着一直在不停地忙进忙出的秦锦,陈丹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我真是拜托你了,不要再走进走出了,看得我眼都花了。”“不要吵了,就快过圣诞了,我想把家里弄得漂亮一点,有点过节的气氛嘛,你不要再在那里啰啰嗦嗦地。”回过头,同样有些不耐烦地回应了一句,秦锦又开始自顾自地忙起来。 不屑地看了一眼秦锦,陈丹冷笑道:“是圣诞节呀,你懂吗?那是年轻人的玩意儿,你知道什么啊?”“什么知道什么?还不就是在家里放一棵圣诞树吗?反正家里房子这么大(哈……想起了古哥哥买的新房子了),放棵树也没什么,我等下还要出去再买点东西,把这棵树全部挂满。”尽管手里一点也没闲着,可秦锦依然有的是精神和陈丹斗嘴。

  “懒得跟你说,过圣诞当然都是出去玩儿,谁还会呆在家里?你省省吧,一把老骨头了还爬那么高,小心摔死你啊。”虽然嘴里在笑着秦锦,可是当看到秦锦不停地从包里拿出各式各样新奇的小玩意时,陈丹仍是忍不住走了过去,想看个明白。

  “你说什么,都出去玩儿?”听了陈丹的话,秦锦回过头问道。

  “当然了……还用问吗?”好奇地从包里掏出一个形似水晶球的东西,陈丹有些爱不释手地来回把玩着。

  “那你说小芬和阿力他们会不会一起出去玩儿啊?”秦锦摸了摸脑袋。

  “你又想干什么?”一看秦锦在摸脑袋,陈丹知道他一定是想起了什么。

  “你说如果我们让他们出去玩儿,然后再顺便让他们约武小姐一起去,那样会不会太牵强啊?”望着陈丹,秦锦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

  “噢……原来你是想……”陈丹恍然大悟地指着秦锦:“真有你的……可是行不行得通啊?”“行不行得通?试试看不就知道了?而且行不通也没关系,因为那也可以为阿芬制造一个机会嘛”秦锦此时的笑容看来竟有些老奸巨滑的味道。

  “啊……原来你也早就知道阿芬她……”指着秦锦,陈丹忽然很佩服起自己的老公来。

  一回到家就敏感地感觉到了家里似乎有些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张自力禁不住四处打量起来。好像多了棵圣诞树,墙上也多了些花花绿绿的东西。窗户上那是什么?仔细看了看,张自力不由大吃一惊,原来窗户上竟贴着一张以秦锦扮成圣诞老人模样做成的金色闪纸。

  “你在哪里做的那个东西?难看死了。”皱着眉头,张自力望着秦锦问道。

  “很难看吗?不会啊,我觉得挺有意思的,所以就做了一张。”伸出手摸了摸那张闪纸,秦锦得意地笑着。

  看了一眼秦锦脸上的笑容,张自力也没再说什么,毕竟他也很久没有看过秦锦的脸上露出过这样轻松的笑容了。算了,只要他高兴,由他吧。

  “嗯……阿力啊,圣诞节有空吗?”秦锦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有,公司要开圣诞酒会……干什么?”张自力有些奇怪地问道,秦锦很少会问他这些事的。

  “噢……没什么,只是我想你最近也很少和阿芬出去玩儿了,那你也知道阿芬这个孩子,她一向都没什么朋友,有一个吧,还是个疯疯颠颠的。说实话,让阿芬和她玩,我也不放心。所以……我想问你如果你那天没什么事的话,就带着阿芬一起去玩玩……”听见张自力说没空,秦锦的声音不自觉地便低了下来。

  沉默了一下,张自力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阿芬……”在心中叹了口气,他不由想起了武俏君的话“……给一个全心全意爱你的人一个机会,而且那个机会说不定也是给你的。”这个机会到底该不该给,他虽然还不知道,可是阿芬却仍是他妹妹,既然如此,他就有义务照顾她,让她开心……

  微微吸了口气,张自力说道:“这样吧,那天让阿芬跟我一起去公司的酒会吧……”“去公司的酒会?也好……”听见张自力肯带小芬出去,秦锦的心里总算好过了一些,虽然没有武俏的机会了,可是小芬却多了一个机会,这样也不错。

  “我不想去……”听见老爸要让自力带她去他们公司的圣诞酒会,小芬不由放下了手中的碗,悄声回绝道。

  “为什么?只是去玩玩儿嘛,你也这么大了,难道整天都要呆在家里吗?而且多认识一些你哥的朋友不好吗?说不定你以后都要去帮你哥的忙,那趁早多认识一些他公司的员工或客户,对你以后也会有帮助的。”听见小芬拒绝自己的提议,秦锦忙说道。

  “我不想去……”想不出什么理由来拒绝,小芬只好再一次以重申自己的立场来表示反对。

  “爸他也是关心你,怕你一个人闷在家里闷出病来,如果那天你没事的话,就一起去吧。”望着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地小芬,张自力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抬起头,看了看张自力,看着他眼中的关心和歉疚,小芬觉得自己的心好痛,他怎么就是不明白呢?自己在他眼中要看到得不是这些,而是……

  深深地吸了口气,小芬已经没有力气再去说些什么。

  心疼地看着小芬,陈丹忍不住伸出手拍了拍小芬:“如果没事就一起去玩玩儿吧,别老是坐在家里了。”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在想些什么呢?小芬对张自力的那份感情,自己是一路看过来的。虽然也曾替女儿不值过,虽然也曾在心里抱怨过张自力的无情,可是那又怎样呢?感情这种事从来都是一件没有办法去勉强的东西。自己能做得也只不过是每天都祈求上天可以可怜可怜小芬,能够如她所愿地赐给她一段幸福而已……

  “好吧,可是我一个人去,也没什么意思……不如找个人来陪我吧。”意识到如果自己再拒绝,那只会让家里人担心,小芬只好勉强笑着说道。

  “傻瓜,还要什么人陪呀,让阿力陪着你不就行了?”秦锦笑道。

  “那怎么行?到时哥他一定会很忙的,哪有时间陪我?”再次抬起了头,小芬笑着对秦锦说道。

  “那你想让谁陪你呢?”有些惊讶于小芬脸上的笑容,张自力若有所思。

  “如果你不反对,我想请武小姐……”迎着张自力的目光,小芬答道。

  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刚刚看着小芬的笑脸时会觉得那样眼熟了,原来那样的笑容是自己经常在武俏君的脸上看到的。再次看了一眼小芬,不知为什么,他觉得在小芬的眼里,似乎隐约藏着一丝探询的意味。

  不由自主地避过了那丝探询,张自力淡淡答道:“随便你吧。”事情真是峰回路转,秦锦与陈丹不由相对无言,原先本是想让他们三个人一起出去。可谁知自力却没时间,以为没希望的时候,自力却答应肯与小芬结伴出席公司的酒会;可是到现在,居然又变成了最初他们两人想好的三人行的情形……所以说世事无绝对!!!

  “不好意思武小姐,今晚要麻烦你陪我……”将一杯果汁递给了武俏君,小芬抱歉地说道。

  “干嘛说这种话呢?反正我今晚也没什么节目,还好有你约我,否则我也不知道今晚该怎么打发。说起来我该谢谢你才对。”接过小芬递过来的果汁,武俏君笑道。

  望着身边不停来回穿梭着的人群,小芬不禁觉得有些郁闷。查觉到了小芬的郁闷,武俏君轻声说道:“是不是觉得很闷,要不要出去透透气?”看着武俏君眼中的关心,小芬微微点点头,可是跟着又有些犹豫起来,回过头望了望正与客户周旋着的张自力,她轻声说道:“我们出去了,我哥会不会找不到我们?”“放心吧,我相信你哥哥他是一直到酒会结束也不会有空理我们了。”也看了一眼正在远处忙碌着的张自力,武俏君笑道。

  听了武俏君的话,又转过头去望了望正忙着的张自力,小芬也不由笑了起来。

  有些贪婪地吸了一口那只有在夜晚才会有的清新空气,武俏君开口笑道:“刚刚真是闷死我了……”没有回应武俏君的话,小芬只是微微一笑,然后便悄悄地注视着正望着前方的武俏君。她认真地看着武俏君,努力地捕捉着她的笑容。她忽然觉得自己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这么迫切地希望可以像一个人,可以拥有一付和她一样的笑容。只因为她的笑容可以令他开心……

  查觉到了旁边那个女孩向自己投来的那丝复杂的目光,不知怎的武俏君竟一时不知应该如何去面对那丝目光。

  “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呢?”武俏君试图去寻找问题的根源,却发现自己对此根本就是毫无头绪。叹了口气,终于还是决定回过头去面对那束目光,迎着小芬的目光,武俏君笑道:“……小芬……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有啊……”面对着武俏君的眼神,小芬像是猛然被惊醒了般,匆匆答道。

  “你觉得我们能不能算朋友?”顿了顿,等小芬看来稍微平静了些,武俏君又开口问道。

  “……当然算……”虽然不知武俏君为什么这么问,小芬却还是轻声答道。

  笑着点了点头,武俏君继续说道:“既然你觉得我们算是朋友,那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就说吧,我不会介意的……”“我……”转过头,小芬看着前方,“能说什么呢,说自己很羡慕她吗?说自己现在正在努力地学着她的笑容,为的只是希望他可以多注视自己一眼吗?可那听来多可笑!!!”“也许你说得对……”沉默了许久,小芬突然轻声说道:“无论对谁来说,在她的生命里都不应该永远只有一个人……只是这个道理虽然简单,做起来却又真得很难……”虽然还不是很明白眼前的这个女孩究竟在想些什么,但是武俏君也已经大致能猜到七、八分了。轻轻拍了拍面前这个看来楚楚可怜的女孩,她轻声问道:“等下有空陪我去看电影吗?”“看电影?”有些吃惊地看着武俏君,小芬说道:“可现在已经很晚了……”“没关系,我们可以看午夜场,反正今天是狂欢夜,晚就晚点吧。怎么样?”微笑地望着小芬,武俏君的眼中满是请求地味道。

  可是……那么晚,我怕我哥……”看着武俏君眼中的请求,小芬实在不忍拒绝。

  “没关系……大不了叫上他一起去,正好让他请客……”捉狭地笑笑,武俏君继续怂恿着小芬。开玩笑,这个计划她可是已经想了好几天了,当然不能少了张自力,否则哪还有戏唱。

  “叫上我哥,他……会答应吗?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过电影了。”虽然不知武俏君葫芦里在卖什么药,但是小芬却也有些心动了。

  “他答不答应,你问问他不就知道了……”冲着小芬使了个眼色,武俏君示意她回过头。

  有些疑惑地回过头,小芬发现原来张自力已经站在了自己身后。

  “哥……”面对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张自力,小芬不由有些慌乱。

  冲着正对着自己微笑的武俏君点了点头,张自力望着小芬道:“……想问我什么?”“我……没什么……”想了一下,小芬还是决定不问了,她不愿让武俏君看见自己被张自力拒绝,虽然那只是一场电影。

  “不是……是我和小芬都想去看电影,午夜场的……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不给小芬逃避的机会,武俏君看着张自力说道。

  “拜托,无论如何都千万要答应,否则今晚就没戏唱了。”声音虽大,可是望着张自力的眼神却满是忐忑,武俏君暗自在心中祈祷着。

  对武俏君那看来有些不自然的表情皱了皱眉头,张自力将视线转向了小芬,发现她正拼命地将眼光望向远方,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局促。

  “你……想去吗?”轻声问着小芬,张自力突然觉得此时的自己看来一定显得笨拙之极。

  “我……”仍在极力地躲避着自力的眼神,小芬有些紧张地向武俏君望去,却发现武俏君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已经离开了。

  “如果想去……那就去吧……”沉默了一下,张自力低声说道。只是一场电影而已,虽然有些东西可能是自己这一生都无法给予小芬的,但是陪她看一场电影却还是可以办得到。

  站在一个不引注目的角落里,静静地听着张自力的那一句“如果想去……那就去吧!”武俏君满意地露出了一个笑容。一切看来都在她的计划中。

  事实上早在上个礼拜,当小芳邀请她陪自己去“良大”的圣诞酒会的时候,她就已经开始在想这个计划了。虽然“土”是“土”了点,但希望可以管用……

  “看什么电影好呢?”装作一付伤脑筋的样子,武俏君偷眼打量着从说好来看电影后就一直都默不作声张自力和小芬。真是服了这两个人,居然可以这么久都互相不说一句话,也不看对方,完全当对方是透明的。这怎么行啊?照这样下去,那等下自己假装有事先走,他们两个肯定也会顺手推舟地跟着自己一起走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自己的这番心血岂不是白费了?

  “张自力,麻烦你聪明一点,开口说句话行不行啊?”朝着看来不知为什么显得有些生气地张自力瞪了一眼,武俏君真是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转过头,不再看着张自力,武俏君望着小芬问道:“……对了小芬,不知道你平常喜欢看什么样电影?”“无所谓……”轻轻地说出了这几个字,小芬突然觉得不知为什么,自己现在面对着的这一切令她觉得很尴尬。她不禁有些后悔自己答应来看这场电影了。

  “这个武俏君,她想干什么?要做也用不着做得这么明显吧?”有些生气地看着武俏君,张自力虽气,却也有些无可奈何。

  “接下来她会干什么?如果猜得没错,她肯定是要找机会离开,然后把自己和阿芬像傻瓜一样丢在电影院。她却躲在一个不知什么地方的地方偷笑着以为自己今天做了一件‘好事’。哼,‘好事’!”冷冷地对着武俏君笑笑,张自力已经可以确信她下一步会做的事了。

  “到底该说这个女人聪明呢,还是笨?她难道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适得其反’这回事吗?她就算是想帮自己或是阿芬吧,也用不着用这么‘土’的方法,费费脑子想个新鲜点的办法不行吗?”“算了……算了……要怪就怪自己干嘛答应陪她们来看这场电影吧!”明白了此时就算是自己转身离去,也已经对事情不会有什么帮助了,张自力只好冷眼旁观地看着武俏君自顾自地忙着。

  隐隐地感觉到了从张自力眼中向自己射来的那一束束冷冷的目光,武俏君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难道这么快就被他识穿了?”有些心虚地避过了那束目光,武俏君在心中暗自揣测着。

  “……不过自己会不会真得太多事了?”抬起头迎着仍是一脸紧张的小芬,武俏君不禁对自己今天“苦心”安排的一切有所怀疑起来。

  “毕竟那是属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该怎么做,怎么选择也是应该由他们自己去做决定,自己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乱插一手,真得合适吗?”“阿杰……阿杰……你姐姐要你打的电话,你打了没有啊?”使劲地推了推武杰,素玉大声地在他耳边喊道。

  “嗯……别吵……吵死了……”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武杰一脸醉意朦胧地继续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你别喝了……”劈手夺过武杰手中的酒杯,素玉生气地从他的口袋里掏出电话,然后找了个相对安静的地方,以避开PUB里嘈吵的人群,接着她拨通了武俏君的电话。

  “OK,既然大家那没什么意见,那么我作主,就看《Notting Hill》吧。”有感于自己的失策,武俏君的声音听来不禁有些赧然。

  “你的电话响了。”冷冷地提醒了一句武俏君,张自力又将视线投向了别处。听出了武俏君声音中藏着的那丝抱歉,这让张自力多少有些意外。原本还以为她今晚会一直一意孤行地继续着她的“好事”呢,却不曾想到她这么快便意识到她其实正在犯一个错误。

  匆匆地掏出电话,武俏君在心中暗自划着十字“老天保佑……千万别是阿杰!!要不然自己今天就丢人丢到家了。”“喂……俏君姐吗?我是素玉啊,我现在很害怕……”虽然这个地方与PUB里的其他地方比起来算是安静了些,但是如果想讲电话的话,那可还是需要用喊的才行得通。于是素玉只好大声地喊着,却一点也没意识到在自己听来还嫌微弱的声音,传到武俏君那里时已经大到足以令站在她身边的张自力和小芬都听得一清二楚了。

  本能地将电话稍稍拿开了些,武俏君不由皱起了眉头,这个素玉用得着这么大声吗?

  “喂……素玉啊,你声音小点儿,我听得见……”尴尬地朝着张自力和小芬点了点头,武俏君忙转过身对着电话低声道:“行了,不要说了……现在情况不对,别说了……”“什么?”根本就听不清武俏君说了些什么,但是也没关系,反正所有的台词全部是事先已经套好了的,自己只要往下念就行了。

  “俏君姐……你快回来吧,家里没电……阿杰也不在,我真得很害怕啊……”并不去管武俏君说了些什么,素玉只管念着事先准备好的对白,眼睛则不是朝着武杰坐的方向望去,生怕他会出什么事。

  “好了……好了……知道了!”有些生气地对着电话那头大声说道,武俏君刹那间真有种无地自容地感觉。这个素玉搞什么啊,怎么都不听自己的呢?

  “好啊……好啊……那你快回来!”搞定,说完了最后的一句对白,素玉迅速挂断了电话,转身向武杰走去。

  望着被挂断的电话,武俏君有些哭笑不得地叹了口气。然后慢慢转过身望着张自力和小芬露出了一个苦笑。

  好不容易才忍住了没让自己笑出来,看来武俏君那点小聪明竟然真得悉数被自己猜中。望着武俏君脸上那付哭笑不得的表情,张自力再一次拼命忍住了那就快要溢出来的笑意,故意冷冷地说道:“你有事吗?”“嗯……我弟弟的女朋友,她说家里没电……她害怕。”完全可以想像出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是一付看来蠢透了的表情,不知怎的,想像着那种表情的自己,武俏君突然有些想笑。

  “所以……想让我回去……”努力地把那股笑意压了下去,武俏君接着说道。

  “那就是……你今晚不看电影喽?”看着武俏君脸上那丝隐隐地笑意,张自力不禁有些好奇,“她到底在想什么?怎么刚才还一付尴尬的要命样子,现在却转眼又开心得想笑呢?”“是啊……我……我想我是看不成了……不好意思。”低下了头,武俏君紧紧地咬着嘴唇,以防自己忍不住笑出来。

  “既然这样……那我们今天干脆就都不要看了,反正现在也已经这么晚了……”听见武俏君要回去,小芬忙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如释负重。

  看着武俏君忍俊不禁的脸,看着小芬那在刹那间变得轻松的脸,张自力点点头:“既然大家都不想看,那回去吧……”终于到家了,小芬一个晚上都紧绷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今晚她真得很紧张也很累。已经有多久没有跟自力一起出去了,怎么在隔了那么久之后与他再一起出去时,竟会这么惶恐呢?原来的那份快乐与轻松都去哪里了,为什么现在剩下的只有紧张和一丝难言的苦涩呢?叹了口气,顺手推开车门,小芬回过头望着张自力说道:“哥,我先上去了,不等你了。”点点头,张自力将车后的包递给了小芬:“你的包,别忘了……”吃惊地看着那个包,小芬不由地瞪大了眼睛:“这个包……不是我的……”“糟糕……钥匙呢?”站在门口,武俏君望着紧锁的大门大惊失色。

  想起来了,钥匙在包里,那……包呢?

  哈……完了,包在张自力的车里。真是该死,怎么会忘了把包拿出来呢?忍不住责怪着自己的粗心大意,武俏君伸出手按了按门铃,虽然明知道这是徒劳无功,可是她却还是抱着一线希望,不过很快她就失望了,因为根本就没有人来为她开门。现在怎么办?打电话找阿杰吧……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武俏君顺手去拿电话。

  但是……电话……在包里!!!这下真得完了,又没钥匙,又没电话,更要命的是阿杰也已经事先告诉过她,今晚他不会回来了……

  有些不甘心地又按了按门铃,武俏君继续期待着会有奇迹出现,但是整个房间对她的门铃声的唯一回复就是一片寂静。

  终于绝望地倚着门坐下了,武俏君一付听天由命的表情,看样子今晚她是注定要在门口踡坐一夜了。

  “武俏君,Merry Christmas”喃喃地对自己说着圣诞的祝福,她微微笑道。

  “Merry Christmas,武俏君”身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武俏君忙抬起头,却发现张自力不知何时竟已站在了自己身边,手上好像还拿着什么东西,那是……自己的包。

  看着包,望着张自力,武俏君不由喜出望外:“……真得假得?怎么是你啊,天啊……你简直就是圣诞老人,你知不知道刚才我还差点以为自己要在门口蹲一夜呢。”轻轻笑了笑,张自力故意问道:“你不是说你弟弟的女朋友正在家等着你吗,你又怎么会在门口等一夜呢?”“……”听了张自力的话,武俏君猛然意识到自己居然一不小心就穿了帮。尴尬地笑了一下,她嗫嗫地说道:“是啊……我也不知道,可能……她因为太害怕,又看我这么久还没回来,所以就回家了吧”急急地说完这句话,武俏君再也忍不住地放声笑了起来。

  被武俏君开心的笑声感染了,张自力也不禁笑了起来。笑过后,他又看着武俏君说道:

  “拜托你下次不要再想那么‘土’的点子来帮忙好不好?你那根本就是越帮越忙。”“不好意思,其实后来我也觉得自己那么做好像是不太好,真得很对不起。”看着张自力脸上责备的神色,武俏君抱歉地说道。

  “算了,快开门吧。”将手中的包递给了武俏君,张自力淡淡地说道。

  “谢谢!”接过包,匆匆翻出钥匙,武俏君一边开门,一边问道:

  “小芬呢?”:“她先回去了。”“噢……”打开了房门,武俏君随手去开灯,却发现灯根本就不亮。

  “搞什么?”转过身,她又去开桌上的灯,可是桌上的灯也不亮。皱了皱眉,武俏君回过头对着仍站在门口的张自力叹道:“现在最起码有一件事我没有骗你,那就是原来我家……真得没电。”叹了口气,转身望着灯火通明的走廊,张自力一脸无可奈何地向武俏君走去,并开口问道:“你家的工具箱呢?”“干什么?”望着张自力,武俏君不解地问道。

  好笑地看了一眼武俏君脸上的困惑,张自力无奈地说道:“帮你修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