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言萱语

自创改编小说:极光的幸福(六)

 已经在这里坐了快半个钟头了,可是那个张自力到现在却还没出声。并不理会张自力在干些什么,武俏君只是径自翻看着其他病人的资料。

  再次坐在武俏君面前的那张躺椅上,张自力用一种审视的目光仔细地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说实话,她不是很漂亮,但是却会让人觉得舒服。她的眼神此时看来很认真,这使得她看起来有

些严肃,但并不会让人因此产生距离感,相反只会让人觉得她是可信的……

  原以为被自己这么看着,武俏君或多或少会有些不自在,但是没想到半个小时都过去了,她却连头也没抬一下,只顾着看眼前那份公文夹。张自力突然生出一种无趣的感觉。

  “你在看什么?”他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病人的资料。”武俏君简短的答道,却仍是没抬头。

  “我的?”他有些好奇。

  “不是,别人的……”“……你在我预约的时间里,看别的病人的资料?”张自力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武俏君。

  “你来这里也无非只是想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又不是真得有什么话要对我说,那我又何必浪费时间?”武俏君总算抬起了头,望着他说道。

  “那照你这么说,我等下根本就不用付钱了。”张自力冷冷地提议着。

  “那当然不行。”武俏君断然拒绝。

  “为什么不行?”“我先问你,你刚刚坐在那里看我的时候,是不是觉得很轻松?”武俏君反问着张自力。

  将手环在了胸前,张自力并没有说话,但是他的眼神却变得有些窘迫。真得,不是武俏君提醒,他还真不曾察觉原来在自己刚刚观察着武俏君的那一刻,心里居然真得是轻松着的。还以为武俏君什么都不知道呢,却没想到原来一切都已经被她看在了眼里,这不禁令他有些尴尬。

  “不说话,就是代表是喽?那就行了,你来这里的目的都已经达到了,怎么可以不给钱?你不是想告诉我,堂堂的良大集团主席会赖我这个小心理医生的帐吧”看着张自力的表情,武俏君终于忍不住笑道。

  “你很缺钱用吗?”张自力的语气中也不禁透露出了一丝笑意。

  “是啊,最近真得很缺钱用。”武俏君像是与老朋友聊天那样与张自力开着玩笑。

  “那真抱歉……”望了一眼正皱着眉头的武俏君,张自力的眼中竟飞快地闪过了一丝捉狭。

  “抱歉什么?”看到了他眼中的那一丝捉狭,武俏君不禁有些紧张起来。

  “因为你可能还会变得更穷一些。”看着武俏君的表情,张自力终于忍不住笑道。笑过后,他发现自己那已经绷了很久的神经在刹那间得到了松驰,那种放松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尝试过了。

  “为什么?”武俏君却仍是一脸紧张地看着他。

  看见武俏君紧张的样子,张自力又不禁想笑,但是这次他却忍住了。他不想太过放松自己,那样只会对自己不利。

  “你放心吧,不会真得让你破产那么严重,只是有个人想请你吃饭而已。”说完这些话,他重又回复了刚才那副冷冰冰的样子。

  看见眼前这个男人的情绪在瞬间由松驰重新变得这么紧张,武俏君不禁在心中暗自摇了摇头,但是她却没说什么。因为对于“欲速则不达”这个道理,她还懂得。

  “慢慢来吧”武俏君悄悄地对自己说道。

  “谁这么好,要请我吃饭”?假装没有看见张自力的情绪变化,武俏君继续问道。

  “是我家里人,他们说要感谢你,天晓得他们要谢你什么……所以决定请你吃饭。”张自力不以为然地回答道。

  “谢我?”武俏君不由笑道“谢……我害你出车祸吗?”张自力不置可否地站了起来对武俏君说道“我明天会去买吃饭时的礼物,我看你最好也准备一下。”“香港什么时候流行去吃饭的时候还要准备礼物了?”武俏君有些不解地看着张自力。

  “你不要真得以为那顿饭是专门为你设的,其实是我爸正好过生日,他们想省钱,所以决定把生日宴和谢恩酒摆在一起了。”看着武俏君那副茫然的表情,张自力好不容易才忍住了自己又一次想笑的冲动。

  “知道了,怪不得你刚刚说我会变得更穷一点,原来是真得。不过我也是第一次看见居然会有人专门通知客人准备礼物的。”武俏君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喂,等一下……请问令尊喜欢什么?”看见张自力转身要走,武俏君忙问道。

  “……老爸喜欢什么……”对于武俏君的这个问题,张自力突然发现自己竟然一时之间也答不上来。

  看见了张自力僵在门口的身影,武俏君挥手道“算了算了……看来问了也是白问,我看明天还是一起去吧。”“明天一起去?”闻言张自力不禁回过头望着武俏君。

  “干嘛?你不是想让我自己去吧,我告诉你我这个月真得很穷,没什么钱了。要买贵的东西我一定买不起,买便宜的好像又不太好,所以当然要跟着你了。到时候钱不够了,你也可以先借给我嘛,怎么说都是买给你老爸的,你吃亏也吃亏不到哪里去。”生怕张自力会反对似的,武俏君忙说了一大堆话以期堵住张自力的口。

  看着武俏君认真的表情,张自力没再说什么便径直转身离开了。武俏君不由得对着他的背影露出了一个笑容,她知道明天他一定会来接她的。

  走出了武俏君诊所的大门,想起武俏君刚刚对他的邀请,张自力不知怎么竟有种紧张的感觉,但是这种紧张却并不会让他觉得压抑,反而有一丝……期待。

  期待?张自力不禁被自己突然生出的这种想法吓了一跳。期待?可能吗?自己怎么可能会对一个陌生人的邀请产生期待?要知道对他来说,武俏君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不……她不是陌生人,她是一个可以值得信赖的朋友。”就在张自力认为自己与武俏君的关系仅是两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的时候,一个声音却悄悄地从他的心里冒了出来。

  “朋友?”轻声回应了一句心中的那个声音,“朋友……”这个词令张自力觉得有些陌生,他从不曾想过自己也可以拥有朋友,因为那对他来说是一件太奢侈的事。

  “朋友……”他又轻轻将这个词在心中念了一遍。忽然间,他觉得这个词令他有一种温暖的感觉,但是这种温暖却是不同于他的家人或是文彪,还有……田宁曾带他的。这种温暖是纯粹的,清洌的、没有任何压力的。就像……武俏君的那双眼睛……平和、宁静。

  细细地感受着那份温暖,渐渐地张自力发现在那份温暖感觉的背后还有另一种感觉正在向他靠近,那感觉是什么?为什么那种感觉会令他觉得那样轻松?轻松到竟令他情不自禁地想对每一个路过自己身边的人都露出一个笑容。紧紧捕捉着那种感觉,他试图将它分辨出来,但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微妙了,微妙到根本让他触摸不到。朝自己露出了一个承认失败的笑容,他决定不再去理会那种感觉究竟是什么。因为无论怎样,只要自己这一刻是快乐着的就好。

  “快乐!!!”就在刹那间,张自力突然明白了原来那种微妙到让他捕捉不到的感觉竟是—“快乐”!

  “快乐……”到底有多久不曾拥有过“快乐”了?明白了自己此刻感觉的张自力不由轻声问着自己,怎么可能会久到再与它见面时,竟已认不出它?一阵酸楚慢慢攀上了他的心头,查觉到了那份酸楚对自己的侵袭,他慌忙将自己从刚刚那个问题中拉出来。无论怎样,在这一刻,他绝不容许任何人将那份“快乐”从他身边夺走,即使是他自己也不例外,因为他舍不得……

  慢慢地走着,由着初冬的阳光暖暖地洒在身上,张自力可以感受到那已融入自己身体中的快乐感觉此时已蔓延到他全身的每一个角落。他不禁露出了一个连自己都不曾察觉的,那只有孩子才会有的满足的笑容。可就在他正细细享受着那份感觉的时候,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被人打断了好心情的张自力有些生气地拿出了电话,脸色阴沉地地应道:“喂?”“张先生,请问你身上带了钱吗?”电话那端传来了武俏君的声音,听起来她的声音里似乎有丝笑意。认出了是武俏君的声音,张自力的心情不自觉地便又恢复了开始时的轻松。但是武俏君的问题却又令他有些奇怪,好好地干嘛问自己带没带钱?虽奇怪,但是他还是掏出了钱包看了看,却发现里面除了几张银行的卡外,就只有三十几块钱的零钞,“我只有三十块钱……”他回答道。

  “那我看你今天一定是打算走路回去了,你的车钥匙没带走啊。”武俏君终于在电话那头忍不住笑道。听了武俏君的话,张自力伸手摸了摸口袋,发现车钥匙真得不在。回头看了看,他现在的位置离武俏君的诊所还不算远,要不要回去拿呢?

  想了一下,张自力对武俏君说道:“先放在你那里吧,我明天再去拿。今天天气这么好,我想晒晒太阳。”

“噢还有,提醒你一下,记得明天要多带钱,因为我一向没什么借钱给别人的习惯。”说完这些话,张自力已经可以想像出电话那端武俏君脸上的表情,那一定是张极生动的表情,他不由的对着电话大声的笑起来,这次他没有再压抑自己。

  听着电话那端传来的笑声,武俏君虽不知道张自力怎么了,但是她却能听出那笑声是发自张自力的内心,轻轻地她对着电话露出了一个会心的笑容。

  将手中最后一口冰淇淋也吃完了,张自力顺手推开了家门,发现家里人已经开始在吃饭了,张自力便也坐下和大家一起吃饭。

  望着张自力一副施施然的样子,秦锦忙着急地问他有没有去邀请武俏君。当张自力淡淡地答道已经邀请过了,而且武俏君也已经答应到时会去。于是所有人的心便同时放了下来。接着他们便发现了张自力今天的不同,虽仍是与平常一样并没有什么话,但是在他的眼睛里却有着一抹藏不住的暖意,脸上的表情更是可以用神采飞扬来形容,这样的张自力是他们从不曾见过的。大家都不禁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却又怕一不小心问错了问题,又会让他变回老样子。于是秦锦和陈丹便不停地互相使着眼色,鼓动着对方去一探究竟,却终究没谁敢开口相问,于他们便只好一齐看着小芬,示意让她去问问看。有些为难地看着老爸和老妈,又转过头看了看自力,小芬不禁摇了摇头,表示她不想问。但是秦锦和陈丹却仍旧盯着她,一点也不放松。没办法,小芬只好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力问道“哥,你是不是今天谈成了一笔大生意?”有些奇怪地看了看小芬,张自力不明白好好地小芬为什么问他这个问题,她平时可是从不过问的,摇摇头他答道“没有,干嘛这么问。”“没有,看你很开心,以为你谈成了一笔大生意。”小芬轻轻答道。

  听了小芬的话,张自力不由笑道“难道一定要谈成了生意才可以开心吗?你不是说过,人不开心的时候,只要吃点甜的东西就会开心?我刚刚一口气吃了五个甜筒,现在当然觉得开心喽。”说完,便放下已经空了的碗,转身去了客厅,丝毫没发现大家都正在以极惊诧的眼神看着他。

  “这小子,今天是怎么了?”秦锦看着张自力的背影纳闷道。

  “不管他怎么了,只要他没事就好。”陈丹拍了拍秦锦,安慰着他。

  静静地望着正坐在客厅里专心看电视的张自力,望着他神采飞扬的脸,和那看来竟有了些暖意的眼,小芬的心中忽然涌上一种难言的感觉,虽然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能够感受到那份来自自力内心的变化,这变化正是她一直以来所希望的。可是她却突然对此有些惶恐,因为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也许为着这份变化,她和自力的距离无形中又将远了一些。

  看看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张自力想打个电话给武俏君问她准备好了没有。没想到电话还没打,秘书就进来通知他说外面有一位武小姐正等着见他。

  点点头,张自力站起来朝外走去,果然看见武俏君正坐在外面等着他。

  看着正向自己走来的张自力,武俏君站了起来望着他笑道:“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那些报纸会整天说你是后生可畏,真是没想到你的“良大”集团这么有规模,看来我一直都还是太低估了你的能力。”“是吗?”望着武俏君,张自力突然很想知道,如果眼前这个女人知道自己是怎么拥有了今天,怎么拥有了这个让她夸赞的“良大”她还会这么说自己吗?张自力的心里不禁浮起了一片阴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