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言萱语

自创改编小说:极光的幸福(四)

 默默地走在武俏君身边,小芬不知应该怎么开口问她想问的问题。发现了身旁的女孩子似乎有话想对自己说,武俏君便停下脚步望着她笑道:“张小姐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听见武俏君叫自己张小姐,小芬有些不适应地抬起了头看着武俏君,却发现武俏君正在以鼓励的眼神看着她,似乎她知道自己正在想什么。

  “你是怎

么认识我哥的?”小芬看着武俏君轻轻问道。

  “因为……我要替杂志社访问他,你知道张先生现在是商界最引人注目的人,有很多人都对他很感兴趣的……”武俏君悄悄地将视线转向别处,不再看着小芬,她发现原来说谎对她来说还是稍具难度了些。

  “我认识你,你不是记者,你是武俏君……是英国最著名的华裔心理学家。你在短短的三年时间里帮助过十七个有各种严重心理病症的病人,令他们抛开那些一直困扰着他们的心理阴影,重新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你为此还获得了英国学术界的最高嘉奖,也是目前唯止最年轻的获奖者。”有些吃惊地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子,武俏君没想到她会这么了解自己这三年来所做的一切。有些自嘲地笑了笑,武俏君看着小芬说道“还整天被人说是心理专家,没想到刚撒了个小谎,就被你当场揭穿。”“其实也只是凑巧而已,因为平常没事我也会翻一些有关心理学方面的书或杂志,然后那么巧,就看到了很多关于你的介绍。”“原来张小姐对心理学也有兴趣吗?”听完小芬的解释,武俏君有些好奇地问道。

  “对心理学有兴趣?其实我这么做也只不过是想……”小芬蓦地住了口,她不知道可不可以相信武俏君,毕竟自力是一个那么骄傲和惯于自我保护的人。顿了顿,小芬问道“你会认识我哥,是不是因为他去找过你,希望你能帮他?”“……应该这么说,并不是我去帮他些什么,因为除了他自己,任何人都无法帮助他。我只是给他提供一个令他觉得安全的地方,可以令他不再那么辛苦地伪装自己,然后再为他找一个适当的引导自己情绪得到宣泄的方法而已。”武俏君轻声向小芬解释她的工作性质。

  并没有在很认真地听武俏君说些什么,小芬只是很认真地看着武俏君,看着她的眼睛,她发现了武俏君眼中的那份真诚,也许她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毕竟她是连自力都不抗拒的人,刚刚在病房里,看着自力是那么自然地接受着她的帮助,那不已经是最好的说明了吗?

  “武小姐,你可不可以帮一个忙?”小芬突然望着武俏君说道。

  “如果是我帮得上的,我一定会尽力而为。”不知怎得,武俏君总觉得在这个女孩的心中似乎深藏着一个什么秘密,而这秘密已沉重得令她看来有些压抑。

  “我想……请你帮帮我哥,他太辛苦了。我怕在这样下去,他迟早有一天会撑不下去……”也许是太激动,小芬的声音听来竟有些哽咽。

  “张小姐……”武俏君有些担心地看着这个女孩子,她能了解这个女孩对张自力的关切之情,毕竟他们是兄妹。但是,女人的直觉却告诉她,这个女孩对张自力似乎并不是只有兄妹之情那么简单。“难道……”武俏君有些不敢想下去了。

  “其实我都不是姓张的,我姓秦,我爸爸也姓秦的……我哥是跟她妈妈的姓……”听着武俏君不停地叫着自己“张小姐”,小芬不由苦笑着解释道。

  “那就是说……你们是……同母异父……”武俏君小心地问道。

  “不是,其实我和我哥虽说是兄妹,但却是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的。”“噢……”听见他们并没有血缘关系,武俏君在心中松了一口气,无论如何她都不希望看见一出兄妹乱伦的惨剧。

  “你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你又叫他做哥哥……”武俏君继续小心地问道。

  “我是我妈嫁给现在这个老爸的时候带过来的,我哥是……我现在这个老爸跟他以前的……”有感于自己家庭关系的复杂,小芬一时之间也不知应该怎样才能让武俏君明白他们家的成员关系。

  “……我懂了……”武俏君看着小芬笑道,“其实你们家是由两个家庭组合起来的,不过看样子你们相处的挺好的。”“那是因为大家都是好人,爸和妈还有大哥,他们全都是好人……”小芬轻声说道。

  “我相信你也是个好女孩,我能感觉得到。”武俏君望着小芬对她露出了一个充满鼓励的微笑。

  “谢谢你……”望着武俏君的眼睛,小芬觉得自己开始喜欢上了这双眼睛。

  “不客气。好了,你也不用送了,快点回去吧,我们聊了这么久,你再不回去,我怕你家人会担心……”拍拍小芬的肩膀,武俏君欲转身离去。

  “武小姐……”看见武俏君要走,小芬忙又叫住她。

  “还有事吗?”武俏君转过身。

  “你会帮我哥吗?”听完小芬的话,武俏君并没有马上回答什么,而是看了小芬一会儿,才说道“秦小姐……其实我很明白你的心情,但是做为一个心理医生,对那些有必要得到我帮助的人,我永远都是只能给他们提供意见,却绝对不能教他们怎么做……所以,真正能帮到你哥的不是我,而是他自己……如果他还是那么固执地要将自己锁在那个只属于他的心灵空间里,那谁也无法帮他。相反只有当他想通了,愿意放开自己,不再执着于那些令自己痛苦的事,那么一切问题也都会迎刃而解。其实关于这一点,我觉得你们做为他的家人,完全可以帮助他,令他放下那些已经快让他喘不过气的包袱。毕竟无论对谁来说,都没什么东西会比家人的支持和关心更重要……”“没用的……一直以来我们全家人都试着用各种方法劝过他,可是……没用。在他的心里,没什么东西会比替他大哥报仇更重要。”“大哥?张先生还有大哥吗?”武俏君奇怪地问道。

  “嗯……他们是同母异父的,”小芬轻轻答道“不过虽然是同母异父,但是哥却常说他大哥对他非常好,所以他将他大哥视为自己这辈子最尊敬的人。”“那他大哥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要说报仇这么严重?”武俏君不解。

  叹了口气,小芬有些无奈地答道:“其实事情到底怎样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大哥是被一个人给害死的,所以……”“所以……他便用尽一切办法想替他大哥报仇……原来这就是他所说的那个不可推卸的责任。”武俏君悄声说道。

  “责任?”小芬看着武俏君不由将那个词重复了一遍。

  “是啊,责任。你哥哥曾跟我提过,只是我却想不到原来他的责任竟是复仇。”微微摇了摇头,武俏君想起那天在她的办公室里,张自力对她过的那些话,她的声音不由变得有些凝重起来“我想……他为这个责任一定牺牲了不少。”“哥的牺牲到底有多大,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过他笑了。不过这也或许跟宁姐离开了他有点关系吧,毕竟哥是那么爱宁姐。”小芬的声音听来愈加黯淡了。

  “宁姐?你是不说田宁?”武俏君回头问道。

  “武小姐你也认识宁姐吗?”听见武俏君说出田宁的名字,小芬有些惊讶地看着她。

  “不,我不认识……”武俏君摇了摇头,然后又接着问道“那位田宁小姐是张先生的女朋友吗?”“不是……不是女朋友,是他妻子。”一丝掩不住的伤感从小芬的语气中透露出来。

  看着小芬,武俏君此时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这个女孩子对张自力的那份爱意,那份爱意是那么强烈,强烈到她这个陌生的人都已可感受到,难道张自力却对此一无所知?或许他只是装做不知道吧。这个世上的事便是如此,明明是可以相守的却不能相爱,相爱的……却又不能相守……

  悄悄地在心中叹了口气,武俏君重新回到她们正在谈论的那个话题。

  “妻子?你刚刚说田小姐是张先生的妻子?”武俏君看着小芬问道,这个答案倒真是有些出乎的她的意料,她不禁有些困惑了。既然田宁是张自力的妻子,那么自己那天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她为什么会说自己不认识张自力呢?

  “是啊,宁姐是他的妻子,不过现在他们已经离婚了……”小芬苦笑道。

  “为什么,你不是说张先生很爱田小姐吗?那他们又为什么要离婚?”武俏君越来越不解了,但是她开始意识到,张自力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那一定是因为曾在他身上发生过太多的事情,才会让他把自己一步步逼到今天这副局面。

  “或者就是因为哥太爱宁姐了吧,所以才会弄成这样。本来他们一直都挺好的,可是后来不知为什么,宁姐突然失忆了,她不再记得哥,却喜欢上了我哥那个仇人的一个好朋友……后来,虽然宁姐又恢复了记忆,还跟我哥结了婚。但是哥却怎么也放不下宁姐曾喜欢上别的男人的那件事,他把那看成是宁姐对他的背叛,人也开始变得疑神疑鬼。整天和宁姐吵架,到后来……”顿了顿,小芬似乎有些说不下去了。

  “后来……怎样?”武俏君有些紧张地问道,直觉告诉她,后来张自力肯定对田宁做了些非常过份的事,不过她不希望那是真的。

  “后来……后来……后来发展到……哥开始动手打宁姐。”“他打田小姐?”虽已有了心理准备,但是武俏君却还是不由吃了一惊。

  “其实……这也不能全怪哥,他也是因为太爱宁姐,才会……”看见武俏君眼中的惊诧和一丝愤怒,小芬不由急忙为张自力辩护,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自己也不赞成张自力的做法,但是她却还是不希望别人误会张自力。

  “爱之愈深……恨之愈切,这个道理我懂。不过说真得,我对张先生这种处理夫妻关系的方法,实在是不能认同。夫妻间的相处最重要的便是相互信任,我相信在田小姐恢复了记忆后,她仍决定嫁给张先生,这就说明,在她的心中张先生仍是她值得信任,值得爱的人。但是张先生……我想他一定让田小姐很失望。”“其实我也知道哥那么做很不对,但是说起来,我哥他其实也很可怜。从小就跟他妈妈两个人住在台湾,从没有人过问过他们。只有他大哥记得他们,关心他们,把他们当亲人。所以他才会那么尊重他大哥,在他大哥出了事后,一心为他报仇。然后便是宁姐,宁姐也一直对他很好,甚至甘心为他坐牢。所以对我哥来说,他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便是他大哥和宁姐。可是现在他们两个却一个死,一个又曾将他忘记,还爱上了别的男人……他会担心和生气也很自然。他打宁姐虽然不对,但是我想,他心里肯定也不愿意弄成那样。否则他不会在看到宁姐自杀后,怕宁姐会再想不开,而同意与她离婚。”“田小姐自杀?”武俏君再次惊诧地问道。

  “宁姐会那做那种傻事,我想是一定是因为我哥给她的压力太大了,或者也是因为哥变了,变得让她害怕了……其实不止宁姐怕……我们也都怕了,他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像他自己了。总之,他们两个就这么彻底地没了任何关系。宁姐现在对哥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在哥心里,我相信他还是很爱宁姐的。”一口气说完这些话,小芬不禁觉得有点累,于是便在医院的长椅上坐了下来。默默地陪着小芬一起坐下,武俏君不知该说什么,她的心有些沉重。她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是否真得会有那么大的仇恨,大到可以令一个人完全改变自己。还记得那张照片中的张自力,那时的他,笑得多灿烂?眼神中的透露出的感情又是多炽热?就那么简简单单的不好吗?就那么拥着自己心爱的女人,笑着、幸福着不好吗?为什么非要给自己揽上一个这么沉重的包袱,累了自己,也累了别人。

  “武小姐……”觉察到了武俏君的沉默,小芬有些担心地着武俏君。

  转过头看了看小芬,武俏君轻声说道:“你既然这么关心你哥哥,那你有没有想过去帮他,令他忘记那些令他不开心的事,比如他和那个人之间的恩怨,或是他与田小姐的感情?”“让哥忘了宁姐?”小芬苦笑道“我想如果可以的话,我哥他一定情愿以自己的命去换回宁姐的心,他又怎么会忘得了宁姐?”“你没试过,你怎么知道?我觉得在张先生的生命里,不应该只有田小姐一个人。也许只要有个人肯努力,肯多去关心他……爱他……我想,也许最后的结局会比现在这样继续下去好的多。”“武小姐……”小芬有些吃惊地看着武俏君,发现武俏君正在看着她,她的眼神似乎是想提醒自己什么“难道她知道些什么?”一丝慌乱从小芬的眼睛中闪过。

  捕捉到了小芬眼中的那一丝慌乱,武俏君却并不理会,而是继续说道“其实在你心里,你一直很喜欢张先生是不是?那为什么你不试着……”“武小姐……”听见武俏君将自己辛苦掩在心底的秘密这么赤裸裸地说出来,小芬忙制止道“请不再说了?”“为什么?”看着已有些失措的小芬,武俏君放缓了口气“为什么不去试看看呢,我觉得……”“……我试过了……”小芬黯然道“……我试过了,但是……无论怎样,对他来说,我都永远只是一个好妹妹,只是这样而已。在他心里,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可以代替宁姐的位置……”轻轻拍了拍小芬,武俏君一时之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毕竟感情这种事是这个世界上最不能勉强的。

  “武小姐……”“什么?”“你愿意……”“我明白,我尽力而为吧……”悄悄地将报纸藏了起来,马志强知道自己这么做有点傻,但是他真得不希望田宁知道有关张自力的任何事,他不想再让田宁想起那些不开心的东西,刚将报纸藏好,他便看见田宁正向他走过来,调整了一下脸上的表情,马志强笑着问道“怎么……你今天又做了什么好吃的?”“馄饨……”田宁也笑着回答道。

  “馄饨?你包馄饨给我吃?你不会是忘了我是做什么的吧?”马志强有些好笑地看着田宁。

  “没有哇……我没忘,我只不过是想抢你的饭碗而已。来吧,快去吃吧,看看我做的是不是真得没你做的好吃。”顺手拉起马志强,田宁推着他走向饭厅,然后转身收拾被马志强弄乱了的沙发,刚刚将沙发收拾好,却又一小心将手中的杂物掉了下来。笑着骂自己粗心,田宁伏下身去捡那些东西,却发现在沙发的底下似乎有什么东西。“这个志强老是这么糊涂,”田宁在心中嘀咕了一句,便伸手将那东西拉了出来,却发现是张报纸。好奇地翻了翻,发现报纸上正极醒目地登着“良大集团主席伤势已稳定,不日将重回公司主持大局。”边上还配着一张照片,照片中的人竟赫然是张自力。看着那张照片,田宁的心顿时便像被东西击中了一样,隐隐作痛。待到呼吸稍微轻松了些,田宁像是怕被人发现什么似的,又重新将那张报纸飞快地塞回沙发底下,却仍旧有些手足无措。

  “阿宁你在做什么,还不过来,是不是对自己的手艺没信心呀?”马志强的声音从饭厅里传出来,打破了田宁的慌乱。

  “你先吃吧,我马上就来。”想起自己刚才出来时看见马志强正手忙脚乱地整理着什么,应该就是藏这张报纸了。“傻瓜……”田宁的眼泪不由地夺眶而出,“傻瓜……为什么要为我做这么多事?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根本就不值得……”“阿宁……”等了许久都不见田宁过来,马志强有些担心地叫着田宁。

  “知道了,你很烦。”听出了志强语气中的担心,田宁忙强自欢笑着回应了马志强。

  “你没事吧。”马志强轻轻走到田宁紧张地问道。

  “没事,不过我拜托你呀马大爷,下次别再把这弄得这么乱了,我很难收拾的……”田宁装做若无其事地转过头对马志嗔道。

  “知道了……下次不会了,来快去吃饭吧……”看见田宁没事,马志强放心地拉着田宁往饭厅走去,却没看见田宁的眼中正悄悄地滑落了一颗泪珠。

  “喂……你不用搞这么多事吧?”望着脚下的火盆,张自力有些不耐烦地看了秦锦一眼,“我是出院,不是出牢。”“呸呸呸……好得不灵坏得灵,你乌鸦嘴呀你,别说这么多了。来……来快点快点,跨过去就没事了。以后就平平安安,百无禁忌……”秦锦慌乱地打断了张自力的话,紧张地说道。

  “哥,你听爸的话,他也是想你好嘛,你别这样了。”小芬扯扯张自力的衣服,劝道。

  看了秦锦一眼,张自力有些无可奈何地伸出腿从火盆上跨了过去。看着张自力平安地从火盆上跨了过去,秦锦笑道“这就对了,以后就都平平安安的多好。”“唉,别说这么多了,阿力才刚出院,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嘛。”看着絮絮叨叨地秦锦,陈丹有些不耐地制止道。

  “哦对了,阿力既然你已经没事了,那你看什么时候有空的话,不如请上次那位武小姐出来一起吃个饭吧。”看着张自力,陈丹轻声说道。

  皱了皱眉头,张自力看着陈丹“好好地为什么要请她吃饭?”“你有没有搞错啊,儿子?人家总算是你的救命恩人哪,请别人吃顿饭有什么不可以的?”秦锦着急地说道。

  “她是我救命恩人?”张自力不由有些好笑,却没说什么,只是淡淡道“送我去医院的是警察又不是她,她算什么救命恩人?”“话不是这么说儿子……不管怎么说她也都算帮了你……我们总不能……啊”秦锦有些不知该怎么说了。

  “哥,其实武小姐也帮了你不少了,她一个女生在医院陪你陪了半夜,还要到处打电话通知我们。又专门去医院看你,你不是那么小气请她吃顿饭都不愿意吧。”用眼睛扫了一遍家人的脸,张自力有些奇怪地看着他们说道“怎么你们都跟她很熟吗?个个想请她吃饭。”“唉,不是熟不熟的问题。是做人要讲信用的嘛。上次在医院的时候,我们不是说过等你伤好后请她吃饭的吗?总不能说话不算话吧。”陈丹笑着回应道。

  “是啊哥,下个星期正好是爸的生日,不如就趁这个机会请武小姐过来吧。”小芬提议道。

  “……是……是,小芬不说我倒差点忘了下个星期是我生日。那正好就这样了,请武小姐来吃饭。”秦锦摸摸脑袋,表示赞成小芬的意见。

  “你生日请个外人来吃饭……算什么。”张自力丝毫不为所动。

  “什么外人,外人那么难听?吃顿饭而已,需要计较那么多吗?难道我过生日的时候出去吃一顿,然后摆谢恩酒的时候,又出去吃一顿吗?现在外面的东西都那么油腻,我身体又不好……医生也嘱咐我……”“行了,行了……你东扯西扯的到底想说什么?”张自力打断了秦锦的话,不耐地问道。

  “……我……我想说……我想和那位武小姐交个朋友,想请她吃顿饭行不行啊?”秦锦有些生气地看着张自力说道。

  习惯性地吸了口气,张自力看着家人说道“其实你们早就已经商量好了,那还问我干什么?”说完便转身进了房。

  “喂……阿力……阿力……臭小子,这算怎么回事啊,他这样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呀?”望着转身离去的张自力,秦锦有些紧张地问道。

  “你呀,自己的儿子都不了解吗?不出声就是同意喽……”陈丹用手点了一下秦锦的头,嗔道。

  “同意呀……那就好,那就好……”秦锦回过头与妻子相视而笑。

  看见张自力没有再反对请武俏君吃饭,小芬的心里也不禁松了口气。因为想要武俏君能够帮张自力,首先就要张自力不会排斥她,现在看样子,那似乎并不是很大的问题。小芬不禁有些佩服起武俏君来,毕竟能做到连张自力都可以接受她,那可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已经在这里坐了快半个钟头了,可是那个张自力到现在却还没出声。并不理会张自力在干些什么,武俏君只是径自翻看着其他病人的资料。

  再次坐在武俏君面前的那张躺椅上,张自力用一种审视的目光仔细地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说实话,她不是很漂亮,但是却会让人觉得舒服。她的眼神此时看来很认真,这使得她看起来有些严肃,但并不会让人因此产生距离感,相反只会让人觉得她是可信的……原以为被自己这么看着,武俏君或多或少会有些不自在,但是没想到半个小时都过去了,她却连头也没抬一下,只顾着看眼前那份公文夹。张自力突然生出一种无趣的感觉。

  “你在看什么?”张自力终究忍不住开口问武俏君。

  “病人的资料。”武俏君简短的答道,却仍是没抬头。

  “我的?”张自力有些好奇。

  “不是,别人的……”“你在我预约的时间里,看别的病人的资料?”张自力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武俏君。

  “你来这里也无非只是想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又不是真得有什么话要对我说,那我又何必浪费时间?”武俏君总算抬起了头,望着张自力说道。

  “那照你这么说,我等下根本就不用付钱了。”张自力冷冷地提议道。

  “当然不行。”武俏君断然拒绝。

  “为什么不行?”“我先问你,你刚刚坐在那里看我的时候,是不是觉得很轻松?”武俏君反问着张自力。

  “……”将手环在了胸前,张自力没有说话,眼神却变得有些窘迫。真得,不是武俏君提醒,自己还真不曾察觉原来在自己刚刚观察着武俏君的那一刻,心里居然真得是轻松着的。还以为武俏君什么都不知道,却没想到原来一切都已被她看在了眼里。张自力不禁有些尴尬。

  “不说话,就是代表是喽?那就行了,你来这里的目的都已经达到了,怎么可以不给钱?你不是想告诉我,堂堂的良大集团主席会赖我这个小心理医生的帐吧”看着张自力的表情,武俏君终于忍不住笑道。

  “你很缺钱用吗?”张自力的语气中也不禁透露出一丝笑意。

  “是啊,最近真得很缺钱用。”武俏君像是与老朋友聊天那样与张自力开着玩笑。

  “那真抱歉……”张自力望着武俏君,眼中竟闪过一丝捉狭。

  “抱歉什么?”看到了张自力眼中的那一丝捉狭,武俏君不禁有些紧张起来。

  “因为你可能还会变得更穷一些。”张自力终于忍不住笑道。笑过后,他发现自己那已经绷了很久的神经在刹那间得到了松驰,那种放松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尝试过了。

  “为什么?”武俏君却仍是一脸紧张地看着张自力。

  看见武俏君紧张的样子,张自力又不禁想笑,但是这次他却忍住了。他不想太过放松自己,那样只会对自己不利。

  “你放心吧,不会真得让你破产那么严重,只是有个人想请你吃饭而已。”张自力重又回复了刚才那副冷冰冰的样子。

  看见张自力的情绪在瞬间由松驰重新变得这么紧张,武俏君不禁在心中暗自摇了摇头,但是她却没说什么。因为对于“欲速则不达”这个道理,她还懂得。“慢慢来吧”武俏君悄悄地对自己说道。

  “谁这么好,要请我吃饭”?假装没有看见张自力的情绪变化,武俏君继续问道。

  “是我家里人,他们说要感谢你,天晓得他们要谢你什么……所以决定请你吃饭。”张自力不以为然地回答道。

  “谢我……”武俏君不由笑道“谢……我害你出车祸吗?”张自力不置可否地站了起来对武俏君说道“我明天会去买吃饭时的礼物,我看你最好也准备一下。”“香港什么时候流行去吃饭的时候还要准备礼物了?”武俏君有些不解地看着张自力。

  “你不要真得以为那顿饭是专门为你设的,其实是我爸正好过生日,他们想省钱,所以决定把生日酒席和谢恩酒席摆在一起了。”看着武俏君那副茫然的表情,张自力好不容易才忍住了自己又一次想笑的冲动。

  “知道了,怪不得你刚刚说我会变得更穷一点,原来是真得。不过我也是第一次看见居然会有人专门通知客人准备礼物的。”武俏君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喂,等一下……请问令尊喜欢什么?”看见张自力转身要走,武俏君忙问道。

  “……老爸喜欢什么……”对于武俏君这个问题,张自力突然发现自己竟然一时之间也答不上来。看见张自力僵在门口的身影,武俏君挥手道“算了算了……看来问了也是白问,我看明天还是一起去吧。”“明天一起去?”闻言张自力不禁回过头望着武俏君。

  “干嘛?你不是想让我自己去吧,我告诉你我这个月真得很穷,没什么钱了。要买贵的东西我一定买不起,买便宜的好像又不太好,所以当然要跟着你了。到时候钱不够了,你也可以先借给我嘛,怎么说都是买给你老爸的,你吃亏也吃亏不到哪里去的。”生怕张自力会反对似的,武俏君忙说了一大堆话以期堵住张自力的口。

  看着武俏君认真的表情,张自力没再说什么便径直转身离开了。武俏君不由得对着他的背影露出了一个笑容,她知道明天他一定会来接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