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言萱语

一个人的精彩

  那天醒来忽然想开

  不愿再做等待的女孩

  在我的记忆中俏君对于徐飞的那一段表白是有些突兀的:“如果我的车一直不修好,你能不能一直送我?”

一阵刺耳的急刹车声,徐飞略带惊诧又似乎意料之中地盯着俏君。两个穿着相同颜色又彼此相爱的两个人相互对望,只因其中一人说出各自感受,这情景多少有些好笑。

  拿掉戒指扎起马尾

  开始不再想你姿态

  俏君姐姐一头飒爽的短发似乎是没可能扎起马尾的——那倒显得平庸了些。但是很肯定的是:戒指,是君飞二人后半段感情的重要线索。难以想象Miss Woo一介警队临床心理学家竟也会相信缘分之说,而事实上在她与徐飞感情出现问题之前,戒指确实不知掉往哪处角落。幸而被徐飞“找”到,而不幸的是戒指的第二次失落却是掉往深海,缘分也因此而尽,俏君无奈而认真地下定决心离开那位她三生有幸相遇并相爱的人。

  想到戒指,想到其中两组镜头:

  徐飞送俏君戒指前,先带她看了一套海景住房,我相信那一刻他确实下定决心放弃对芊芊的感情。而两人又一如既往地开着彼此心领神会的玩笑。“这房子这么贵,你买得起么?”“大不了公一份婆一份咯!”“怎么你有公公婆婆为你付钱吗?”“二位决定买下房子了吗?(中介)”“‘考虑考虑’再答复你!”——如徐飞曾说“我们两个注定是天生一对。”,而这两个斗嘴专家的分离不仅是他们的遗憾,对于我这样喜爱观斗的人士来讲,也是莫大的损失。

  其二就是俏君遥控徐飞寻找戒指的那一折了。其实她明明已经自己找到,却一定要徐飞形式化地为她戴上,也是从另一方面表现她的执着。我想,如果徐飞真的没有找到戒指,恐怕两人也极有可能就此分离。“不为什么,就是不能再在一起而已。”

  接受无奈承认失败

  她才是你的爱

  像俏君这样一个好强的人,在感情上终于也有承认失败的时候。而事实上在最后一集俏君决定离开徐飞之前,她早已有三次接受无奈。

  一是最初由开导病人而顿悟:喜欢一个人是不会计较他的一切的。从而决定无论如何回到徐飞身边,这便出现了交通灯路口处那浪漫一幕——其实不止徐飞喜欢她那件衣服的颜色,我都很喜爱,不过可惜的是目前为止却没发现有出售。

  二是田思思一案中,因其中一具尸体有某些芊芊的特征,徐飞便整个人失去理智近乎疯狂,俏君终于也不能忍受了,于是我们欣赏到了徐飞一系列默剧表演:送花,道歉,折星,甚至还故作懵懂地讲起King和Queen的故事……俏君终于也原谅了他,同时无奈接受自己永远列于芊芊之后。

  三是文国泰一案中,俏君主动找徐飞表示自己愿意退出,遭到徐飞不置可否的回答,并由此中毒。令人惊讶的是徐飞竟然取消菲律宾行程留守俏君,想必他那时已将俏君列于芊芊之前了吧?在芊芊出现后俏君也有过同样的表示,徐飞那时却很肯定地回答“无论芊芊是否回来,他喜欢的都是俏君。”可惜这次承诺却并未生效——因为芊芊三年的青春与一只断肢。

  寂寞伴随自由色彩迎面来

  头发甩甩大步的走开

  因为没有看过港版所谓“俏君与子山的发展”,我并未看到俏君离开徐飞后的生活。引进版在君飞分手处嘎然而止,个人认为恰到好处,过多的感情线反而会削弱剧情本身的表现力。那一段凄然的分手戏引得我伤心不已,因为俏君一句“我已经习惯了……”让人太怜惜。这样一位优秀的女子,却少有人识赏。当真世人眼内浑浊耶?啧啧。

  “头发甩甩大步的走开”则是让我将这首歌让在俏君身上的最初原由。任何时候我想起俏君,头脑中出现的第一个镜头便是俏君表白遭拒绝后(承接上文第一段),决然转身大步而去的潇洒。那一组镜头制作为慢放,很清楚感受到俏君离去的坚定。一直很欣赏决然坚定的女子,相比之下,以自身弱势为凭借获得同情的女性,却多少显得不堪而缺乏吸引人的魅力了。

  不怜悯心底小小悲哀

  挥手bye bye祝你们愉快

  我会一个人活得精采

  有人指出,不懂得将悲伤发泄出来的人心理承受的压力相当大。我以为俏君便是这样一类人,她不得不故做坚强,因为另一个比她更弱的女子无法坚强。尽管心中有莫大的悲伤,却还可以笑着对徐飞说“我们还是朋友”。不过幸而Miss Woo是心理专家,大概可以人格分裂为自己排解忧伤吧……呵~!

  也许俏君会找到一个人的精彩,但是相信她的生命中总有遗憾,至少,我认为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