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言萱语

《刑侦IV》之二分之一的幸福

  在形容爱情的字句中,最喜欢那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很朴素,很平淡,很真实。才明白一双相牵的手对于爱情的意义如此重要。牵手时能感受到拥有的喜悦和沉重的责任。如果明知那只手会随时松开,应该又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了吧。

  张爱玲说,“执子之手”是最悲哀不过的诗句,因为牵手之后便是放手。武

俏君牵住的正式一只随时会放开的手,而她却义无返顾,这是我看到的最无奈的事情了。牵手是甜蜜而温馨的,放手是痛苦而艰难的,俏君完完全全经历了这一切。她开始的时候也曾想过最后的结果,但她仍想尽办法去抓牢那只手,理由只有一个,因为她爱徐飞。

  徐飞曾经说过,芊芊不是他的秘密,而是一段可以和俏君分享的过去,在“big big world”的歌声中,感动盈满了当时的空气。俏君和徐飞从开始到分开,其实都是在谈着一场三个人的恋爱,芊芊这个名字始终如影随形,不管俏君怎样试图摆脱,试图抹去芊芊留下的痕迹,结果是徒劳,一切还是回到了起点。没有人愿意成为另一个人的替代,也没有人可以和一个影子在感情中作战。无论俏君如何努力,无论俏君如何出色,辛苦地爱过之后,只能分到一半的幸福。

  戒指如同感情的预告,第一次丢失时如果还可以幸运地找回来,失而复得后还是从俏君的指缝间滑落。芊芊回来了,俏君只能认输,而且输得心服口服。如果换作俏君,她能做到和芊芊一样为了徐飞而牺牲自己吗?没有答案,连俏君自己都不肯定。于是,俏君释然了,知道徐飞爱自己已经够了。徐飞的选择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俏君没有爱错,他值得自己如此付出。有时幸福不一定要紧紧攥在手中,试着张开手掌,拥有的或许更多,俏君与徐飞的拥抱变得坦然。

  不知为什么,宣萱总可以得到这种填空女友的角色,而难得的是她总可以演得精准到位,不同的身份、性格,有着相似的际遇,同样让人怜惜、心疼、感动,同样艰难地品尝着二分之一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