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言萱语

人生若只初见——记我最爱的武俏君

作者:安澜

  真正喜欢宣萱,是从这个角色开始的。我喜欢冷静的女子,有超脱的智慧,有淡然的情绪——虽然坚强如俏君,也是最易伤怀的

  那个时候的宣萱,还未失去年轻的冲动和稚气,她的大气与释然也刚刚浮出水面,或许不如今天那么完美得恰到好处,可记忆中如轻风,年华不再。

  看《流金》里的宣萱,美则美矣,却会提不起神,会发现,原来的青春,到今日可以完美,却再不完满。

  所以我爱这个角色。喜欢她尖尖的下巴,干净的眼神,执著的嘴角,迷离的眉眼。她笑的时候,嘴角偶尔会浅浅地凹进去两块,孩子一样的天真——怀念

  记得最初他和她的相遇——她是看不见的。不小心跑进男厕所洗手,不小心地被徐飞瞅到。

  他讶异,她尴尬,匆忙跑出去,对着坏心的表姨说,“会吓坏人家的嘛!”可爱的小女孩的表情,鼓着小小的腮帮子,让人喜欢到了心里。

  不知道那个时候的徐飞,有没有“惊艳”的感觉——这样美丽的一掠眼,即使失明,也难掩神采。

  那恐怕是俏君在他面前最惊慌失措的一次了——多数的时间里,他面前的她永远是完美得无一丝瑕疵,优雅,得体,宽容,识趣,聪明,睿智……还有什么好的形容词吗?50集里,她耍脾气的有一些,娇俏的有一些,撒娇的有一些——只是太少,她的完美的外壳底下,每一步,都要为这份爱,做好千千万万的准备,多么辛苦,多么怀念她无辜的眼神,恋爱,不应该是女人最最纯朴无知的时刻吗?她却不能,职业的冷静,天生的聪明。何况,是这样的一个男人。

  她到警局报案,他看到她的表情,很难形容。她认出他的声音,他有些尴尬

  几番对话,“不知道你有没有服用药品的习惯?”

  她拂袖而去,看,多么干脆——喜欢这样的俏君,“我已经尽到了我的责任,相不相信是你们的事。”

  他的表情若有所思。

  她的倔强,执著,自尊,和稍显火暴的脾气——少见吧,欣赏的人会说,太可爱了。

  他的保护。

  不多言语,脸上却刻满许多奇怪的情绪。

  他的“保护”有专横的成分,警察做得很尽责,做男人却很不够,跑到高级餐厅里吃杯面,十足煞了风景

  一转眼,她却伙同那个危险的医生不见了。

  这是第一次的交集——以后的许多次危机,他总是这样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惊慌地跑出医院,他匆忙地赶到。

  无助时,她紧紧抓住他——所谓“弱势”,总是有这样的“优势”的,可以抓住,不放。只是这样的好机会,对于俏君,太少。

  “如果你不是知道我有危险,你为什么会赶来。”

  “我只是尽我的责任。”

  看看他的不留情面,真是气煞人,配上一张黑脸——全不懂得怜香惜玉。我们可怜的俏君呢。

  原谅他的嘴硬吧。

  日后俏君说过,“这是你独特的表达感情的方式。”,呵呵。

  记得有一段很有趣的戏,他送俏君回家

  俏君仗着贵为“证人”的身份:“我要下车买女性用品。”

  “能不能以后再买?”

  “说是女性用品了,当然不行。”

  徐飞的脑袋划过三条黑线。

  她迷糊地乱撞,他看不过眼:“你的面前有几排卫生纸,左边是口香糖……”

  多么喜欢这一刻,这样安全,依靠的感觉,这样无间的信任

  一个男人愿意充当你的眼睛,为你看这个世界,多好,多好……

  即使坚强如俏君,也是依恋这种感觉的。

  不过,还是要耍耍这个骄傲又目中无人的家伙。

  “你要的女性用品在那儿,我带你去。”

  “你知道我要买什么吗?我买口红啦,你以为是什么?”

  俏君笑得很鬼,笑得我心里,满是三月的阳光,洋洋洒洒。

  “一个怪人,当然需要一个怪人来保护”

  初遇的误会解开后,徐飞如是说——怪吗?

  只是个性了里多了隐藏的地域,彼此却又有着更强的吸引与冲击——或许是好奇于这个男人的特别,职业的本能或是感情上的直觉都可能是原因。谁知道呢,能医不自医,情绪与情感永远是世界上最难控制的东西——或许很少人爱得这么清楚又欲言又止。

  为了工作,他与她共同去了解一个破碎的家庭。

  观念的冲击,冲突,却更像一种无形的力量,深刻地拉近两个人的距离。

  海边,她和他看海景。

  “如果不是曾经看不见过东西,怎么知道这是那么好的风景。”

  俏君的聪慧,在于她时时知道,自己想要抓住的,究竟是什么,什么东西,是不能错过的。

  正如面前的这个男人。

  可是她一开始就知道,芊芊的存在。

  那首《BIG BIG WORLD》——芊芊之歌。

  我不知缘何这首歌后来会如此高频率地出现在俏君和徐飞之间,高兴,欢喜,放歌,悲伤。

  那早不是芊芊之歌了。

  写这篇文的时候,电脑里还是这首歌,我记得的,只有他们的过往,芊芊于我,此刻是无谓的。

  所有东西的意义都可以改变的,歌如此,人如此,为什么情感不可?

  以前的他,可以坦然地活在自己的世界。

  当世界被俏君打开一角,他无法自持,只有日日提醒,我的世界只有芊芊,芊芊不可或缺。

  多么辛苦,苦了俏君。

  11集,12集吧,我看的最多的是俏君对着徐飞的背影出神的表情,暗潮汹涌

  爱上了,只是不敢承认,或未曾察觉,或以为,那会是无望的等待。

  案子结束,连一起吃饭,他都不买面子。

  不是俏君提起的,但俏君的失落,此刻是排山倒海的。

  几个小时后,在舞蹈表演的现场看到他——她微愣,不知道是为什么,这一刻,我相信她想退却。

  没必要伤痕累累,对不对?

  所以她接受了另一个男人的爱情。

  在她脆弱的时候,那个医生给了她支持,或许医生是好运的,想要抓住俏君的脆弱,是极其稀少的时刻。

  她浅笑——此刻她是释然的,只是要个人疼罢了,俏君只是个普通女子,何必刻薄自己,一定有人欣赏的。

  至少这个医生,在剧情的前半段里,除了对徐飞缺少耐性,还是表现得极其优雅和深情的,至于后来的蹩脚表现,我不屑于提。

  又是在徐飞的车上——忽然发现这个故事许多重要的部分,都在那辆车上。

  彼此的沉默。

  她转头看他,为什么看不透,为什么看不明,为什么这么短的距离,都有如千重水,万重水?

  当她回头,看前方,是他侧头看她。

  我想笑,笑他们的闪避,却笑不出,俏君是良辰美景,这一刻,我却觉得她的悲伤重重,这个男人看她的表情分明深情,只是她已经看不到,而他,甚至不明白自己此刻的失神,是多么的泄露心思,所有伪装,都只是徒劳的。

  可是她叫他停车,停在她“男朋友”的楼下,看到医生挽着她,他的眼睛里,掠过失落。

  俏君很用力地看了一眼,终于洒脱地离去,这是我认识的俏君,是阳光下的小动物。

  他看到她男朋友的背叛,想说,却没有说出口。

  他又看到他们相依而去的背影,终于承认吧,这个人,你终究是不愿意失去的。只是此刻,他心里放的多是那个可爱的芊芊,仍是提醒自己,不可以。奇怪,如此的情感底线。

  黄石街的案子。

  这个案子足够让我震惊,也是我在重温重看过程中,唯一一个愿意仔细再看一遍的案子。

  于我,于俏君,都有震撼。

  她失却了一个男朋友,不过对我们来说,那完全不是什么,他的存在,无什么实在的意义,最多,让我对他的不负责任,再唾弃一下。 甚至如此危险的时刻,于俏君,是最好的时光。“我会保护你。”徐飞的这句话,多么有力,多么让人心安。这个傻女人,就这么撞进去了。

  “如果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你最想和谁在一起?”

  “如果你不是心有所属,你还算合格。”

  一句句话,全都泄露心思,聪明如他,怎么会不明了,他们都微笑,多么温暖的时刻。

  “如果你想知道我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最想和谁在一起,你一定要撑下去。”

  一句话,对于俏君而言,甚至就是全世界。

  可惜我从来都没有真正明白过,那一刻,他心里真正的答案,究竟是什么,甚至我到最后仍不明白,他爱哪一个,多一点。

  我爱俏君最后的那个拥抱。

  不舍的,感激的,依恋的——甚至是,充满爱的。应该是吧,此刻她真正爱上了。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包括徐飞,这一次,他还装作浑然不知吗?已经发生了,不敢面对,这是徐飞最不让我喜欢的一点,尽管这个男人其实颇让人心动,可对于我而言,比起俏君,他永远差一点。

  她爱得清楚又决绝,她明白他的过往,知道自己的面前,或许有永远都跨不过的深渊。

  如此坚决,如此理智。

  过于理智地投入一段感情,结果,或许是在理智和感情之间永远也找不到出路。

  这样两难的境地。

  正如这段只有两个人的三角恋。

  “我从来不知道一个无形的阴影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她是无奈的。

  如果他先遇上她,那会是怎样好的光景,他们的锐利,他们的光芒,连徐飞自己都说,他们是天生一对。

  那又怎样?

  “女人只喜欢男人对自己长情和专一。”

  可是他的爱,早先给了另一个女人

  即使今日她拥有,却永远是患得患失,午夜梦回时,身边那个温暖的怀抱,只想拥得更紧,仿佛明日就要失却。

  喜欢这样俏君的举手抬足。喜欢象这样的——内心充满坚定又执著的信念和信仰。我坚持女性应该自强自立自尊自爱。但是从来不认为我们因此要变得粗制滥造。俏君满足我所有的梦想,她不是外强内脆,她通体都是灿烂的,她是刚毅的铜墙铁壁。也是优雅的古典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