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言萱语

写给俏君

 作者:walkstraw

  俏君,我想你也是期许一个结果的吧。

  我想你一直真诚地付出过,虽然被伤害了,但仍然相信爱情,我佩服你的勇气。

  你对别人说自己的故事,你说做人要坦诚,人是善良的,你相信,我也相信,因为你是善良的。

  虽然没有结果,但你还是珍惜过程的。人难免会孤

独,但我想,孤独对于你,只是自然的过程,没有恨嫁的心情,没有自恋的孤傲,没有隐藏伪装的愿望。所以你懂得给自己机会,也懂得给人机会。

  尊严和爱情,总是为难的问题。你也曾经困惑过,不是吗?但你处理得很好,没有为了面子而留下遗憾,也没有为了男人抛弃一切。我欣赏你这一点。

  我喜欢看你走路的姿态,得体的穿着,精致的挎包。你闲庭信步,见人会露出微笑,不是因为你高深莫测,不是因为你看透了别人的心迹,只是因为尊重和理解每一个存在。

  我想心理专家不是一个没血没肉的机器,不是一堆理论技术的堆砌。心理专家甚至不是一个职业,因为责任与付出,处与其中的态度,都不是能用一般职业的规范计算的。关键是要懂得面对,只有自己真正懂得了,才能教会别人,真正的专业,不是那么简单的,但你做得很好,相信我。

  你也会说,等多过几年,等你和徐飞结了婚生了孩子,你会有更多本钱和她斗。爱情对你来说也是自私的,不是吗?我相信你在心里也会计算爱的多少,没有人能责怪你,因为你是个普通人,这很正常。

  完美其实是很可怕的,如果一个人真的变成了神,你还会相信他的存在吗?我想我们有一致的答案。

  君子慎其独,一个人真正只需要和自己交待的时候,是否还能考虑到良心道德,是很不容易的,尤其是和自己利益冲突的时候。

  如果让你多想一秒钟,你真的想到了你的结局,你会不会打这个电话?

  你这个诡计早被我看穿了,你根本想都没有想,就已经打了,你这么说,只是有太多的留恋和无奈,找不到发泄的途径。伤心到这样,你还会开玩笑,我笑了,尽管玩笑开得不好笑。

  我最喜欢你的,是到了关键处,你比徐飞还决绝,徐飞会跑过来抱抱,来个goodbye kiss,又希望你留着钥匙。我知道他表面上想安慰你,实际他心里多舍不得。你说,这种事情,还是分得清楚点好。真是职业病,治疗关系结束了,就留给他自己去面对了。

  不像别的小女人一样,哭哭闹闹,拖泥带水。习惯也好,什么也好,你坚强得让人信服。

  我想,你不会说我应该得到……,实际上那是换了种口气的埋怨,你只是相信你会得到,不是吗?

  我还是喜欢看你笑,如果你承认我们的默契,那么继续微笑吧,尽管你看不到我。

  但我心里有你的影子。

  

  附:写给看过此文(写给俏君)的人

  去与留,得与失,的确有的时候不是我们能控制的。

  我想如果刑侦4在八十年代拍,在大团圆结局盛行的时候,很可能就是双生双旦在一起了,多余的人大概不是死了就是再多出几对。

  我们也许会很满意这样的结局,但很快就会忘记。

  大概很多人在看刑侦4的过程中,并没有看好徐飞和俏君,或者说多多少少看出了分离的伏线。编剧自己给自己出了个难题,如果结尾处理得不好,大概就是骂声一片了。

  这样的结尾也许就是我们心中期许的,徐飞和俏君的爱情是美好的,我们都在不忍与无奈中享受着凄美的悲剧。

  也许我这样说伤害了很多人的感情,我也不愿意面对或承认隐藏于内心的残忍。

  但是我觉得俏君是赢家。

  我们没有看到一个心碎的女子,也没有看到故作坚强的造作,

  俏君是赢家,观众买庄买闲都赢不到分毫,俏君通杀了。

  我们控制不了分离,我们 控制不了得失,但我们能控制自己的态度。

  俏君面对芊芊时说,你没有抢走任何东西,或者说我根本抢不了不属于我的东西。

或者应该这样说,我不会喜欢任何人多于喜欢我自己。

  徐飞不是什么东西,所以他不属于俏君,俏君也不认为徐飞是属于她的。

  俏君知道什么是属于她的,无关爱情,无关婚姻。属于自己的,只有自己的心情。你没有办法决定将要发生的事,但是你有权力决定自己开心还是不开心。

  千万不要认为自己很伟大,也不要轻易去做一些过于伟大的事情。因为不仅你,别人都会觉得太沉重。

  选择最适合的态度,让你和关心你的人都能轻松的面对。看看你身边周围的环境,有太多两难的选择,你会发现徐飞和俏君的处境实际是个简单的模型。不要觉得无奈,也不要可怜自己。

  真正的开心,是最大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