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言萱语

张雪凝 - 情路漫漫频回首(天地男儿)

还记得诺亚方舟的故事吗?明知道应该向前看的时候却偏要回头,结果看到的是灾难.其实我们整天也受到各种方式的教诲,要我们凡事向前看,不要总想着过去,因为沉浸在过去中拔不出来的人是没办法轻松和快乐的,不过在《天地男儿》中却有一个人,她不停地回过头望向过去,因为在她的感情世界里,过去几乎是她的全部.

其实雪凝只是痴情,她并不傻,在家立认识了晓枫而开始敷衍她的时候,她已经意识到自己握不住家立的手了,但是家立对她实在太重要了,她明知道留不住他还是不肯放手.当家立对她提出分手后,雪凝应该很清楚家立选择了一条什么样的路,也知道这条路上并没有她的位置,她实在应该趁早抽身去寻找一个能和她行走同一条路的人,但是她不肯向前看,因为她的目光只是停留在家立身上,她的记忆也只停留在和家立的点点滴滴上,于是她不顾自尊去求家立同她和好,就算怀疑家立脚踩两只船也不敢求证.家立的确是和雪凝和好了,但是他的目光并没有停留在雪凝身上,当他登堂入室到叶家拜访时,他看到的是一个属于他的辉煌将来,而这个将来中暂时还没有雪凝的身影,当家立终于得到叶永基的认可后,他知道自己必须放弃雪凝了.这次是彻彻底底的放弃,没有留下一丝余地,雪凝也感觉到这一点,当一个不会向前看的人在过去中找不到希望时,她会做的也许只有一件事——离开,彻底离开过去,彻底拒绝未来,也彻告别这个世界.(当然这是一次不成功的告别)

然而不管雪凝如何拒绝,未来还是在她面前开了一扇窗,从这扇窗看过去是一道美丽的风景——子健.雪凝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心理调整后也以为自己可以放下家立了,她若无其事地回到香港,在子健面前展现她的洒脱轻松,至于家立,相信她并不敢去想,不过她不敢去想不代表别人也不敢,当家立在夜色中看到雪凝和子健谈笑风声的身影后,他的目光也回到了过去,他找子健想办法联络雪凝,想要重温这一段旧梦.就是这一找,虽然是通过子健转达的,却也撩拨起雪凝心中那从未止息的波澜,她虽然当着子健恶狠狠地表示决不会回头,但是她的眼睛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向后望了.可惜这次是阴岔阳错,当雪凝的头完全回过来面对家立时,家立却因为事业需要不得不再次放弃雪凝.再度被放弃的雪凝自己也在告诉自己:"这次一定要对他死心了!"这个时候,她才看清楚自己面前的另一个人——子健,面对这样完美的一个男人,想要不动心实在不容易,何况他还曾经屡次帮助雪凝度过最艰难的时刻,子健带给雪凝的那份安全感是家立从来也没有给过她的,当她决定和子健开始的那一刻,她的心里应该是平静温馨的.

和子健在一起的日子,应该是雪凝生命中最美满的时光了,因为子健就象阳光一样温暖和煦,既不会灼伤她,也不会让她感到不安和压力,他给雪凝的只有呵护和体贴,还有他毫无保留的一颗心.有了这样一个男人在身边,雪凝知道她应该满足了,所以当家立再度向她投以关注的眼神和重休旧好的决心时,她一便又一便告诉自己:"不要回头!不要回头!"是为了怕再被家立伤害也好,为了心中怨气难平也好,为了握在手中难得的幸福也好,更为了那个让人不忍辜负的子健,雪凝尽了最大的努力来抗拒家立的诱惑,然而世事往往就是如此,你越是要逃避的东西却越会追得你避无可避,同时面对子健和家立,雪凝的痛苦和压力是这两个男人都无法体会的,她只有时不时做出一些向家立示威的举动来发泄自己的情绪,而这些举动却或多或少引起了子健的不快.我一直都觉得雪凝最后的精神崩溃未必起源于家立对她的再次出卖,当她面对子健和家立要做出艰难的抉择时,巨大的压力已经把她的神经快绷到极限了,就算她在这个时候选择了子健对她来说也不比选择家立容易,因为她心中为家立而深深埋藏的火种已经再次被点燃了,而且火势凶猛直要把她的心烧成灰烬.许多人都说佩服雪凝竟然能放弃子健选择家立,我倒觉得如果雪凝选择了子健才令我佩服,因为对她来说放弃家立要比放弃子健艰难百倍,徐家立这三个字已经注入她的灵魂和血液,不论她向前走出了多远,听到家立的呼唤还是会忍不住回过头去,她根本不会有时间去想这一回头面对的会是洪水还是猛兽.

终于,当家立为雪凝点燃的生日烟花绽放在夜空中时,雪凝心中那颗火种也找到了源头,原来家立是颗更大的火种,用他灼热的能量吸引着所有的同类,当雪凝在灿烂的焰火中再度投入家立的怀抱时,这两颗火种终于合而为一,不管会灼伤对方还是会灼伤子健,他们都顾不得了.我曾经很费力地想过,重新和家立在一起的这段日子中雪凝快乐吗?细想之下她好象并不快乐,她离不开家立没有办法抗拒家立,但是家立对她来说是理想的归宿吗?家立能给她她所希望的一切吗?她能够不再把家立和子健放在一起比较吗?如果说选择了家立雪凝没有一丝后悔和遗憾我也是不相信的,但是对家立的爱是种本能,让她离开阳光奔向火光,当火光的过分灼热令她有些不安时,她又忍不住回过头去看那阳光了,就算不能再拥有他回头看看也好.家立和子健之间的矛盾终于演变到你死我活的地步,雪凝再一次面对艰难的选择,不过这次她的决定却关乎子健和家立之间谁生谁死的问题,而这两个男人中无论谁受到伤害都是雪凝无法承受的,她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用空间分开他们,让他们再也没有机会相斗.在雪凝和家立准备离开香港的前一夜,他们再度于海边燃放起烟花,在火光中家立向雪凝表白自己失去一切也不要紧,只要有雪凝在身边,这份表白也许是雪凝自家立那里得到的最珍贵的承诺了,这对她来说已经足够,只可惜这份承诺却没有经受住考验.

当家立发现雪凝写给子健的揭发信后,他们在山顶上发生了激烈的争吵,雪凝骤然发现家立对她的承诺在名和利面前始终还是不堪一击,她在失望和困惑中跌下了山,等她再醒过来时,面对的已经是和子健和家立之间更激烈的矛盾.她没办法原谅家立对她的伤害,更愧对子健的关怀,在法庭上更要被逼面对自己难以理清的思绪,当家立的律师逼得她心慌意乱时,雪凝也许感到她始终无法亲眼看着家立受到伤害,这个念头令她更加慌乱,她脆弱的神经已经不胜负荷,何况打赢了官司的家立又再对她纠缠不休.于是雪凝崩溃了,她无法面对家立,因为家立那犹如魔咒的声音是种诱惑,会让她不由自主再回过头去,她也无法面对子健,因为子健对她的好也是种诱惑,同样会让她想要回头,不论她选择了其中哪一个,她的心里还是同样放不下另外一个的,她能够选择的只有逃避,不论是生病也好远走高飞也好,只要不再面对这两种诱惑.

家立还是找到了一心逃开他的雪凝,他把雪凝禁锢在身边令雪凝不得不面对他,面对他固执的爱,也面对自己固执的情.这几日里,雪凝在惊慌中彻底认清了一个事实,就是她的心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离开家立,只要有家立的存在,她的感情就永远只有过去没有将来,无论她怎样也逃不开家立的,就算相隔十万八千里,家立的呼唤还是会令她不由自主回过头向后看的.如果要雪凝再接受家立也是不可能的,不论对家立还是对自己,她都失去了信心,也许擦掉一切让它重来是雪凝唯一能够做的,在一个没有名利诱惑的地方,在圣洁的天堂中,只有他们两个人在一起,这样雪凝才会对家立对自己有信心,她可以永远的享受现在,再也不用频频回首去寻找那个魔咒般的声音.

雪凝做出了她最后的选择,对她来说家立是天,令她悬在半空苦苦飘荡,子健是地,令她塌实安稳却又渴望飞翔,她终于找到了一种令自己可以同时拥有他们的办法——她的灵魂飞上了天永远和家立在一起,她的身体却投向了地永远留在子健的回忆中.她带着疲惫告别了人间,她带着希望来到了天堂,那里将会是她和家立新的起点,也许一切真的可以重来,让她不用再去走一条漫长而曲折的情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