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宣萱

分析徐飞的心理模式

虽然古天乐很帅,但是徐飞这个人哪,还是让人觉得太自恋……飞君恋浪漫动人,可是这么好的宣萱,又漂亮又知性又好性情还要去倒追他,虽然他不拒绝,只是因为他找不到拒绝她的理由——可是一旦这个理由出现——为他牺牲的芊芊,要成全自己的有情有义就要负弃他早就心知肚明引为得意的非常非常喜欢他的俏君……那段熟悉的背景音乐响起的时候,我们就知道又会看到心动的俏君和欲拒还迎的徐飞又在开始那场从一开始就不平等的游戏了……俏君的职业化形象,理性、知性又美丽是让徐飞欣赏的,这样好的一个女孩对他如此倾心——这是他犹其中意的!也许他真的在年少时真正喜欢过天真烂漫而又温婉可人的芊芊,可是职业生涯的不顺利与芊芊的失踪让他在多年迷惘而痛苦的等待中迷恋上自己这种痴情而又略微自闭的酷毙状态——俏君的痴心更是这种妄症的催化剂,他默默地品味着两个女孩的异同,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在多年想象中升华的芊芊成了他心底深处排斥俏君的病态理由,俏君近乎完美,他没有拒绝她的理由,可是过于主动的她打断了他多年来沉迷的一个痴梦,他害怕改变拒绝改变,既怕心中情圣形象破灭又抵制不住那一次次把他逼到墙角的清新的可人儿,他想要她而又不想失去于他如少年时的童话公主般也许有天从地缝里钻出来的芊芊,这就是他多次抑制对俏君的喜爱而在日久生情中无可抑制满足私欲后多次制造波折伤她的心的内在起因。

公主于他想象之外出现了,他忠于多年守候中自己迷恋上的情圣形象二话不说地抽身回到原配身边,那话不用说得更清楚“武俏君,当时我接受你就应该明白,这是你自愿的,芊芊一回来你就得靠边站,这是我们的协议”俏君只是为情所困,但必竟是理性而聪颖的职业女性,她识相地回到自己的位置,可是她太懂事了,懂事得让自恋的徐飞因为她的果决而不舍了“原来你也不像我想的那么脱油瓶嘛……”公主要是不回来,也许他一生都会珍藏心中最深的一角给她,可是她回来了,公主不是公主,只是一个残缺的现实了,他怀抱着她,心里于是感怀起那个又在他的记忆里完美起来的懂事的可人儿来——所以,芊芊的回来不是证明她才是徐飞的最爱,她的回归,只能注定宣萱以失去其人的方式得到徐飞真正的珍视,真爱于心,这就是犯贱而自恋的徐飞必然的心理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