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萱作品

《流金岁月》分集介绍(31-45)

第31集 善行突然被绑架

  运亨指荣通在外欠下很多赌债,着善本小心。此时二人得悉荣通再利用鼎丰货柜运送私人物品,怀疑他重施故技运毒。二人匆匆赶去货柜码头,发现货品是荣通订购送给善行的电单车。荣通借题发挥,更嚷着要离开鼎丰,善行闻言对善本怨恨更深。

  天蓝处理墓地买卖时,发现善本为一对钟氏夫妇买下墓地,其后知道这对夫妇竟是守康的父母,向善本查问,善本坦言自己是守康的亲生大哥,天蓝错愕。善行在开会时搞对抗,画公仔又准时离开,善本无奈。善行带翠儿及善茵到沙滩玩,翠儿偷吻善行,被善茵取笑二人“玩亲亲”,翠儿解释甚么是拍拖,善茵仍不明白。司徒佳到沙滩做义工拾垃圾,善茵嚷着帮忙,险些跌倒,司徒佳忙扶她一把,善茵突感异样。是夜,善茵求善本教她怎么和人拍拖。

  善行在股东大会上大力反对投资鼎丰金,善本有感众股东也动摇,遂以大股东的身分一意孤行,善行气愤。善本看见善茵与司徒佳一起吃自备饭盒,恍然某人就是司徒佳,再听到他积极进修,心中赞赏。纪雯指听到善本非荣邦亲生子的传闻,提议找私家侦探调查,如宝心感不安,向运亨打听。运亨认为有人想影响鼎丰士气,才散播谣言。善行往停车场取车,突然被人用麻包袋笠头及掳上一货车。

第32集 善本堕进荣通的陷阱

  运亨怀疑是荣通向如宝透露善本并非荣邦亲生子,善本推测他仍有下文。善本收到绑匪勒索三千万,众大惊,善本欲报警遭如宝及荣通阻止,担心会撕票。翠儿得知善行遭绑架,往找守康帮忙。守康约善本会面,要他与警方合作捉绑匪。荣通见到二人在一起,面色一变。

  善本准备好赎金时,绑匪来电怒责他报了警,嚷着要撕票,如宝大惊失色,交由荣通去付赎金。荣通转身离去,纪雯接着来到,指私家侦探查出善本与守康才是亲兄弟,如宝错愕。绑匪发现赎金除了表面全是白纸,善行跟绑匪纠缠时掉下海。荣通带伤回来指善行掉下海后不知所终,如宝欲报警求助之际,善行满身湿透回来,一见善本即挥拳相向,伤心地质问他为何不救自己,又报警及用白纸当赎金,如宝冲口说出善本并非姓丁,善行错愕。荣通与纪雯即时加盐加醋,指善本存心不救善行,好吞并丁家财产,善本欲辩无从。

  善本打篮球发泄,感叹堕进荣通会设下的一石二鸟之局,但坚决要完成荣邦的遗愿,将鼎丰金成为999.9纯金,运亨表支持,文积则无奈。善行开车出外散心,翠儿一见他即高兴万分,更剖白非常爱他,善行感动。翌晨,守康看见善行送翠儿回家,警告他不要再接近翠儿,善行不忿爆出守康与善本是亲兄弟之言,守康呆立当场。

第33集 善行控告善本窜改遗嘱

  守康质问怀谷,怀谷不讳言善本是他亲大哥。天蓝到来开解他,但守康指二人的世界不同,难以接受突然有个这样的大哥出现。善本追问守康的反应,天蓝指他仍很矛盾,着善本主动以真诚感动他。善本认为荣通一定利用此机会争产,担心荣邦的遗愿落空。运亨说贷款已批准,可以开始进行鼎丰金计划,善本大喜。

  鸡肋再怂恿荣通加入洗黑钱,荣通说踢走善本便行动。荣通怀疑荣邦的遗嘱有问题,指其十年前所立的第一分遗嘱是将家产平均分配,如宝不信善本会擅改遗嘱,但善行与荣通坚持请律师查清楚。善行与荣通的代表江律师向许律师提出质疑荣邦第二分遗嘱的真确性,不排除采取法律行动,许律师与天蓝愕然。天蓝刻意让守康与善本见面,守康反应冷淡。天蓝指争产事闹上庭对他没好处,善本认为是荣通唆使善行争产,守康竟责善本做人太戆。怀谷与昆玉均为善本讲好话,更提议让他搬来住好一家团聚,守康不悦。江律师表示将申请遗嘱无效及执行第一分遗嘱,如宝劝善本承认第一分遗嘱免伤和气,善本拒绝。记者争相追问争产一事,善行表示要力争到底。善茵突然失踪,如宝担心她再遭绑架。司徒佳惊见善茵,善茵哭诉不想回家的原因,当她见司徒佳欲偷偷致电善本即大发脾气后离去,险被车撞倒,幸善本及时出现。

第34集 善本、守康兄弟相认

  善本沮丧自己一直为丁家着想,甚至牺牲爱情,今日竟成为眼中钉。天蓝指人生是自己而非别人的,劝他尝试放手让他们走自己的路,善本心有决定。文积和运亨得悉善本欲辞职,急急赶来,善本着运亨留下替他盯着善行二人。善本向如宝及善行递上辞职信,并会交出所有财产,但重申遗嘱没问题,善行冷淡说早应如此,善本苦笑。善茵知道善本要搬走,哭着拉住他。

  善本依依不舍回望大屋,转身赫见守康,守康说接他回钟家,还喊他一声大哥,善本心头激动。钟家上下热烈欢迎善本,善本说最开心是守康肯认回他。善行接任主席,宣布成立投资公司,由荣通打理。运亨知道被调往铺面工作,怒掷飞镖泄愤,嚷着辞职,善本安慰说不能没有他这个线人,文积也叫他忍辱负重。

  守康约天蓝回家吃火锅,担心她见到善本感尴尬,天蓝表示二人再见亦是朋友。善本也向守康表明与天蓝已升华至好朋友,又赞他能将天蓝放在第一位,但自己从来都办不到。善本拿出秘制豉油,众大赞,善本表示计划炮制一系列酱料推出市场,天蓝着他向饮食界发展,怀谷更请他写饮食专栏。小雨看见善本送天蓝回家且畅谈甚欢,担心二人旧情复炽。善本从司徒佳口中知道善茵病了,遂带着接吻鱼去探她,着她原谅司徒佳,解释自己和善行吵架跟司徒佳无关,善茵释怀。

第35集 运亨临老入花丛

  善本指接吻鱼是司徒佳所送,着善茵向他道歉。贺sir指东九龙有督察空缺,已举荐守康,守康大喜。同僚庆祝守康爱情事业两得意,小雨催促他快些结婚。光亮指小雨过分关心守康,小雨不讳言爱一个人就要让他开心。善本坦言知道翠儿与善行是真心相爱,不会反对,翠儿大喜。守康边吃饭边笑咪咪,又说若升职成功会向天蓝求婚,善本心酸但恭喜他。

  司徒佳不小心推跌善茵送来的蛋糕,善茵见状怒然离去。司徒佳拿着她的接吻鱼来哄她,又约她一起去晒太阳。二人在公园为接吻鱼改名,善茵不小心打翻鱼缸,司徒佳即时抢救,成功,善茵感激地吻向他,二人互感异样。善茵避见司徒佳,司徒佳摸不着头脑。

  善行为现金周转苦恼,荣通说可跟金商磋商延迟结账,但澳洲方面有关鼎丰金第二期按金则没办法,善茵说可找善本帮忙,善行即表示不会求外人帮忙。如宝提议由她出面找运亨帮忙,善行无奈答应。如宝问运亨对投资公司蚀钱的看法及应付方法,运亨提议在月尾平仓应该有钱赚。如宝拜托运亨多照顾善行,又赞他有耐性肯听自己发牢骚及挽着他过马路,运亨心如鹿撞。运亨透露有一寡妇爱上他,运年怂恿他接受及不用诸多顾忌。文积追问运亨那女人是谁,又大泼冷水,运亨气结。运亨在等吃饭之际睡着了,还梦见与如宝翩翩起舞,吓醒。

第36集 善茵患了“心脏病”

  善本从运亨口中知道善行现金周转有困难,心有决定。善本欲亲自跟澳洲协商延期两个月交按金,期间利息由他支付,天蓝见他贴钱来保住鼎丰及善行,摇头叹息。守康带善本到茶室饮茶,坦言跟善本相认后很开心,以后再无继后香灯的压力。善行奇怪投资公司亏蚀厉害,吩咐荣通沽金及即月平仓。翠儿追问善行为何藉口忙碌不见她,善行发誓对她认真,翠儿释怀。荣通想不通善行为何要沽金,纪雯怂恿他利用这笔钱来买股票。

  运亨见如宝买来自己爱吃的蛋卷,毅然说辞职去创业,好配得上爱上他的女人,如宝诧异。如宝到运年家,惊悉爱上运亨的女人就是自己,澄清只当他是好朋友,运年与嘉芮取笑他摆乌龙,运亨却如释重负。天蓝追问善茵为何闷闷不乐,善茵指自己患上心脏病,因为每次见到司徒佳都心跳加速,天蓝恍然她爱上司徒佳。天蓝因小雨一席话,决定炮制靓汤给守康喝,在街市巧遇善本,善本请缨教她煲猪肺汤。

  守康约天蓝去度假屋过二人世界,又准备了烛光晚餐,更幻想与天蓝亲热。饭后,二人醉醺醺地翩翩起舞,守康问她可否有进一步发展时,天蓝突然胃抽筋。翌日守康追问天蓝情况,小雨指他思想上有某些动机,令到天蓝紧张而胃抽筋,守康辩称这是正常反应。善本为善茵与司徒佳做和事佬,令二人和好如初。

第37集 善行打劫鼎丰金铺

  期金大跌,善行兴奋地大赞运亨有眼光,荣通却心中叫苦,惟有怂恿善行再加码赚多点。司徒佳送善茵回家,二人互相示爱,司徒佳欲吻善茵之际被刚回来的如宝喝止。善茵坦言喜欢司徒佳,如宝大惊下着善行解雇他,善茵责她不讲理。如宝加薪给司徒佳,着他安份守己及知难而退,否则解雇他。善茵离家出走往找善本,善本带她跟司徒佳见面,司徒佳责她不应出走,指如宝反对他们交往是因为他不够好,怕他照顾不了善茵,会慢慢改变她的看法,善本闻言赞赏。如宝喜见善茵回家,母女冰释前嫌。如宝发现善行跟翠儿拍拖,问他会否介意翠儿是守康的表妹,善行说只在乎翠儿是否爱他。荣通正为如何填数苦恼,刚好美国九一一事件发生,大叫天助我也。金价急升,善行损失惨重,后悔没有听运亨之言平仓。荣通怂恿他与鸡肋合作打劫金铺填数,以免被股东发现挪用鼎丰的钱,善行拒绝。翠儿见善行心事重重,努力开解他,不讳言不惜一切令他开心。守康见翠儿仍与善行交往,不悦。荣通见善行仍犹豫不决,叫他向善本求助来刺激他,善行不欲给善本看扁,毅然答应。善行到金铺准备里应外合,惊见守康到来,警告他不要再缠住翠儿,此时劫匪闯至。善行乘劫匪胁持自己时大叫阿sir救我,守康身分暴露后遭劫匪打晕。

第38集 守康求婚变分手

  守康听取善行与运亨录口供,回想打劫时的情况,似有所悟。善本与怀谷得悉鼎丰被劫及守康受伤,大惊失色,善本即赶往丁家查看。守康指今次打劫并非外人所为,怀疑是善行着人打劫自己金铺。善本问候如宝,如宝感激司徒佳为救她而受伤,指他为人敦厚一定不会欺负善茵。善本追问鼎丰损失情况时,善行出现说不用外人操心,善本难过。善行担心守康的出现会有影响,又为澳洲第二期按金苦恼,荣通怂恿他再与鸡肋合作,善行断然拒绝。希雅看出天蓝与守康出现问题,天蓝坦言不知道选择守康是对是错,希雅说尝试过才知对错,指守康为人简单又将她放在第一位,劝她把握机会,天蓝心动。小雨指时机到,着守康向天蓝求婚。守康约会天蓝烛光晚餐后,再见家长,天蓝勉强答应。善本得悉他要向天蓝求婚,心酸。守康的车坏了,善本载他去赴约,途中见到交通意外,二人慌忙上前救人。天蓝赶到意外现场,只见火光熊熊,心中只担心善本。餐厅内,守康向天蓝求婚,天蓝拒绝。小雨在酒楼门外见到垂头丧气的守康,守康说求婚不成还要分手,小雨错愕。天蓝向小雨承认最爱是善本,小雨责她不应放弃守康这个好男人,天蓝恍然她一直心爱守康,心感愧疚。怀谷等回家见守康心神恍惚,担心不已。

第39集 天蓝最爱是善本

  守康追问小雨自己怎么那么衰,小雨慨叹无能为力。光亮等指鼎丰劫案太多巧合,怀疑另有内情。守康指善行打劫自己金铺不是好人,善本愕然,翠儿责他诬蔑善行,守康指若非线人人间蒸发早已拘捕他。翠儿质问善行,善行闻言一惊提出分手以免守康再使计拆散他们,翠儿嚷着跟守康反目也不要分手。善本开门见山问善行有否打劫金铺,见他犹豫一会才答没有,感心痛。善本决定返回鼎丰,叫运亨设法偷取真数簿。善行担心鼎丰业绩达不到托管基金要求水平,善本可取回转让的股分,荣通说数可以假造。天蓝以忙碌为由拒绝跟守康吃饭,守康坚持在餐厅等她且不见不散。天蓝致电小雨求救,说不想让守康觉得仍有希望。小雨劝守康无谓再花时间在天蓝身上,守康指自己对天蓝百分百认真及迎合她,但她愈走愈远。天蓝知道伤害了守康,告诉小雨跟善本一起开心少烦恼多,可惜爱上他在先,已经无法回头,也不会要求回到他身边。小雨约见善本,告知天蓝仍爱他,又说感情事不能勉强及礼让,善本却说不会为了自己而伤害守康。善本上天蓝律师楼,递上运亨偷来的鼎丰帐簿,怀疑有人造假账以符合托管基金的条款,着天蓝调查,假如是真的将返回鼎丰重新接管一切。守康沮丧地说不知自己衰甚么,但不想放弃天蓝也舍不得,善本感难过。

第40集 善本被控杀人灭口

  怀谷惊闻善本要返回鼎丰,善本说不能让鼎丰倒下及善行泥足深陷,怀谷无奈。运亨及文积劝善本带天蓝远走高飞,过自己喜欢的生活,但善本坚持不想伤害守康。善本一见守康即断言不会改变主意,但保证不做犯法的事,守康无奈警告他将来若犯法,拉他绝不手软。善本与运亨突然出现股东大会,并以大股东身分终止会议。善本指鼎丰的账目是假造,有权撤销托管基金,如宝愕然,善行默认后拂袖而去。善本叫荣通不用上班,又向股东宣布重新执掌鼎丰及冻结投资公司。荣通不忿被善本踢出鼎丰,将会利用善行对付他,纪雯追问计策。善行与荣通在停车场遇到绑架他的绑匪细狗,当得知绑架的主谋是善本,顿感睛天霹雳。荣通乘机叫他再打劫金铺,好让鼎丰垮下来,又指善本深谋远虑,堂堂正正是斗不过他,善行心有决定。荣通在鼎丰的停车场遭细狗勒索,二人纠缠间荣通杀死细狗。善本下班后开车去兜风散心,途中接到善茵电话,问及与司徒佳约会有何好去处,善本失笑。守康接获匿名电话,指善本杀人后将凶刀放入车尾厢,接着小雨来电说在鼎丰发现一具男尸。守康果然在善本车尾厢发现一把刀,将善本拘捕返警署调查。善本声称没有杀人,但没有时间证人,加上善行来报案指善本是绑架他的主谋,而绑匪细狗正是死者,贺sir认为有足够证据起诉善本。守康为善本一案苦恼,小雨指案件疑点重重。小雨不慎说出善本被控谋杀,天蓝闻言一愕。

第41集 善茵是时间证人

  天蓝不相信善本会杀人,守康指人证、物证及杀人动机俱在,天蓝往找文积要求合作替善本辩护。怀谷等从报章惊悉善本被控谋杀,守康指是善行指证他才不获保释,翠儿闻言心头一乱。善行不满翠儿也怀疑他陷害善本,责她不明白当知道善本想谋害自己,心情何等悲痛,翠儿拥着他说相信他。文积认为警方的证据不足,最重要是善行的证供,只要针对他跟善本有私怨,天蓝提议揭发善行造假账一事,善本反对攻击善行声誉,只能就疑点上攻击,否则更换律师。天蓝到律政署收风,学伦表示绝不会再被善本用欺诈手段获胜,天蓝心往下沉。守康追问情况,天蓝指他是控方证人不便交谈,守康问她是否跟善本复合,天蓝不语。守康向小雨打听,又指天蓝紧张善本多过他便知答案,小雨叫他大方祝福他们。天蓝发现善本在案发期间曾跟善茵通话半小时,请如宝让她出庭做时间证人,如宝一口拒绝。庭上,守康与善行分别作证时,文积指守康不想徇私而堕入凶手插赃嫁祸的阴谋,又指善行痛恨善本才恶意诬告他,众哗然。休庭时文积直言胜算不高,天蓝提议找善茵出庭作证,善本反对,此时善茵来到说愿意出庭作证。学伦以善茵喜欢跟熊公仔交谈,直指她幻想曾跟善本通电话,善茵被指讲大话情绪激动,善本喝止她作证。

第42集 善本赢了官司输了弟弟

  控辩双方结案陈词前,天蓝苦思拯救善本的方法,突然灵光一闪,要求再传召守康问话,结果成功为善本脱罪。善行不忿善本无罪释放,见善茵兴奋模样,直斥她像白痴一样被善本骗了,如宝怒掴他。善行气愤欲撞死善本,荣通慌忙喝止,直指他不够奸才斗不过善本。运亨问善本为何不开心,善本苦笑说赢了官司却输了两个弟弟。天蓝向守康道歉,守康慨叹早应发现她仍深爱善本,但从来无意取代他,只气恼她待在自己投入感情时才说不爱自己。守康又追问她若没有善本的出现会否爱自己,天蓝不语。守康独自打篮球发泄时善本出现,守康质问他是否仍爱天蓝,善本声言若爱情伤害到两兄弟感情,他会放弃。运亨指天蓝去澳洲旅行,摆明是旧爱难忘,叫善本把握机会,善本只担心荣通继续唆摆善行犯法。荣通得悉运亨正在调查投资公司的账目,决定先下手为强。守康责翠儿骗说已跟善行分手,强拉她去看清楚善行的真面目。善行一见守康即气说是翠儿自己送上门,翠儿伤心指责他狼心狗肺,透露不会为他将BB生下来,善行愕然。善行欲向翠儿解释,翠儿一见他即说已将胎儿打掉,善行震惊。善行借酒消愁,荣通怂恿他佯装浪子回头返回善本身边,伺机报复。善本拿出荣通私吞公款的证据,善行激动说信错了他。

第43集 善行佯装改邪归正

  善行向善本与如宝道歉,自责受荣通唆使才去打劫金铺,善本见他知错感欣慰。善本宣布年底就可制造国际认可的四条九鼎丰金,股东大喜,善行提议将自己名下股分抵押给银行套现,早点付清按金,让金砖早日付运,尽快完成荣邦的心愿。守康向小雨发脾气,还质问她可知道爱人爱上自己大哥的感受,小雨说知道因为她的爱人爱上她的姐姐,守康惊悉她曾暗恋自己。小雨责他自以为只有他一人受伤害,更鄙视他不知道爱一个人是要让她开心的道理。守康无意中发现光亮暗恋小雨,鼓励他及为二人制造机会。守康与善本冰释前嫌,还怂恿善本去澳洲找天蓝。天蓝知道早前看中的房子已卖掉,慨叹喜欢的东西总得不到,Mary安慰她说柳暗花明又一村。善本望着鼎丰金的认可证明书,感触良多,指明日金砖付运对他们很重要,善行也语重心长说期待已久。翌晨,善本向如宝表示已将自己的股分转给善行,待完成荣邦的鼎丰金心愿便飞往澳洲。善行载善本返鼎丰,途中说在善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例如奸在心坎里,善本愕然。线人说出善行打劫自己金铺,愿出庭作证,守康与小雨遂往鼎丰找善行协助调查,始知道鼎丰金正在付运及中途被劫消息。善行胁持善本到一货仓,指责他处心积累谋取家产及害自己,更激动地向他开枪。

第44集 善本中伤昏迷不醒

  善本见到荣通、鸡肋及金砖,恍然他们合谋打劫,叫善行临崖勒马,指荣通才是绑架主谋,善行打晕他。善行突然见到绑架他的绑匪,再听到荣通与鸡肋的对话,始知中计,急忙摇醒善本,此时荣通至欲杀二人,善本即偷偷致电守康。守康与同僚赶往龙虾湾货仓,鸡肋等持枪冲出与警方搏火。小雨等制服匪徒后听到一枪声,再见到守康、善本及荣通倒卧地上,善行则拿着手枪呆跪在地上。天蓝从Mary口中知道是善本买下房子,赶回香港,途中接到小雨来电指善本中枪昏迷正在抢救,饮泣。守康醒来指当时被人从后偷袭,晕倒前听到一下枪声。善行声称是他害死善本,警方决定起诉他串谋行劫、绑架及意图谋杀,如宝闻言伤心。善行自责罪有应得,善茵说若他知错善本会原谅他,但善行指后悔已太迟。天蓝赶到医院,看见仍昏迷不醒的善本,伤心欲绝,自责回来得太迟,守康说出善本受伤经过,更激动指责善行狼心狗肺后晕倒。翠儿往见善行,直斥他坏透,更透露没有打掉胎儿,善行大喜。如宝劝善行若没有杀人不要认罪,文积也愿做其辩护律师。庭上,各人证供均对善行不利。医院内,天蓝拿着善本送给她的“守护星”,继续鼓励他快点醒来,又说去买他爱吃“枕头包”回来,天蓝转身离开之际,善本的手指微动。

第45集 是谁向善本开枪?(大结局)

  文积以守康及小雨没有亲眼见到善行向善本开枪,纯粹推测作为攻击点。天蓝买“枕头包”返病房,赫见丽芙出现及善本苏醒,既喜且忧。善本醒来得悉善行正在受审,不理身体虚弱仍坚持要出庭说出真相。众看见善本出现惊喜交集,学伦询问他谁向他开枪,善本却说两个弟弟都为了保护他才发生此事,希望大家体谅他们……

  善本为两个弟弟失而复得感欣慰,认为自己对善行保护过度,因为没有跌倒过不会成长。守康则指他包袱太多,是时候过自己的生活。守康往监狱探望善行,又着他叫自己二哥,二人冰释前嫌;接着翠儿来到,声称等他出监后替儿子改名,善行见她肯重新接受自己,惊喜万分。小雨奇怪天蓝频做家务,原来天蓝指丽芙一回来善本就苏醒,担心二人缘分未尽。天蓝到医院探善本,惊见他拥着丽芙,心往下沉。众欢迎善本出院回家,如宝指善行已有家室,催促善本快点成家立室。天蓝接到善本的电话,推测他向自己提出分手,强装若无其事赴会……

  善本拿着“守护星”向天蓝求婚,天蓝拒绝后转身跑回家,善本追到程家,被在山、希雅及小雨拒于门外,三人又出题考他,令他哭笑不得。善本向天蓝剖白真爱,天蓝感动不已。天蓝到机场会合善本一起往澳洲,赫见丽芙拉着他去法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