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萱作品

《流金岁月》分集介绍(16-30)

第16集 怀谷怀疑善本是钟天恩

  思丽与父展豪为设计婚礼后冠到名石,看中丽芙“蝶影芙蓉”的设计风格,要求见她,百韬感为难,芳慧乘机讽刺百韬。善本认为若得到准皇妃后冠设计权,则可挽回鼎丰金业声誉。善本与丽芙见如宝对善茵保护过度,感无奈。二人在街上见一名轻度弱智男子司徒佳与鱼蛋档主争拗,有感他对数字的精通及勇敢。及后见司徒佳来应征杂工,善本欣赏他态度诚恳,聘请他,司徒佳高兴万分。百韬以扬名天下力邀丽芙返名石为思丽设计后冠,丽芙声称不会离开鼎丰,百韬气愤。丽芙走出餐厅时遇见芳慧与一男子偷情,提醒她百韬正在餐厅,芳慧感激。芳慧见百韬对丽芙念念不忘,提议离婚,百韬怒然拒绝。善本教善茵搭巴士回家,学习独立,善茵却过多班巴士,幸得到天蓝协助,天蓝下车始知善茵大哥是善本。名石的设计全不合思丽的心意,百韬感泄气。展豪约见旧女友,原来她就是如宝。二人畅谈往事,不胜唏嘘。如宝得悉思丽仍未找到合适的后冠设计,提议到鼎丰参观。善本感慨未能在父母死忌时拜祭,跟踪守康得知父母的灵位所在。怀谷在兄嫂灵位前惊见善本,善本匆匆离开。大庆找到当年接载荣邦逃难的船家根叔,根叔指荣邦救了善本认作亲生子,又指善本原姓钟,怀谷错愕。怀谷看见善本在拜祭兄嫂,更肯定他是守康大哥天恩,但善本矢口否认。

第17集 守康被勒令停职候查

  怀谷与善本相认,怀谷笑说多年来错烧衣纸给他,提议他来找昆玉推拿,乘机见守康。怀谷偷偷将全家福放回,守康惊喜,以为亡父有暗示,决定为他们搬“新居”。思丽与展豪到鼎丰看首饰设计,得知全是丽芙的设计,决定将后冠交给丽芙设计。善本等为得到后冠设计权及传媒争相报道而雀跃,丽芙建议举行一日后冠展览会,增添鼎丰声势。贺sir派洪sir及守康负责协助后冠展览会的保安事宜。百韬收到善本的邀请函,胸有成竹对手下许志添说会令鼎丰名誉扫地。善本为父母迁新坟一事给怀谷五十万,聊表心意。守康以生日为名游说小雨替他与天蓝制造机会,小雨难受。守康回家惊见满桌是菜,当看见善本借意到访,不悦。昆玉见怀谷与善本眉来眼去,拉他回房质询,怀谷无奈说出真相。后冠展览会当日,小雨盛装出现令守康眼前一亮。众为展览会祝捷,善本突然接到后冠被劫的电话,匆匆与文积赶返会场。贺sir质问谁决定最后运送后冠路线,洪sir竟将责任推卸在守康身上,守康错愕,贺sir勒令二人停职候查。善行提议用假后冠交给思丽暂时顶替,善本极力反对。百韬率众去捉奸,怒掴芳慧,芳慧哭诉嫁给他后犹如坐监,又指责他被初恋情人抛弃后便心理不平衡,要求离婚,百韬怒然说不会离婚让她好过。运亨指大批记者到鼎丰,善本苦恼。

第18集 丽芙牺牲自己取回后冠

  芳慧无意中偷听到百韬讲电话,得知他偷了后冠,心有决定。丽芙收到匿名人的电邮,知道后冠在百韬手中,不知如何是好。百韬遇见醉醺醺的丽芙,带她返别墅,丽芙说后冠失窃后前途尽毁,后悔跟了善本,百韬暗喜。善本看到丽芙的匿名电邮,慌忙赶去百韬的别墅,只见丽芙衣衫不整捧着后冠出现,震惊,丽芙含泪着他赶快将后冠带返记者会。百韬醒来,发现保险箱内的后冠不翼而飞,心知中计。善行准备好假后冠交给思丽,幸善本及时赶到。善本愈想愈怒,不待记者会结束便往找百韬,更挥拳相向。丽芙声称乘百韬不在偷取后冠,善本心知她为了自己而牺牲。不知日后如何面对丽芙,怀谷开解他。百韬回家碰见芳慧欲悄悄离港,声言不会放她自由。芳慧骂他变态,难怪丽芙也离开他及出卖他,百韬恍然是她泄露自己偷了后冠。证据显示洪sir是偷后冠的内奸,贺sir吩咐小雨等拘捕他。守康得还我清白,却得悉怀谷曾收受善本的五十万才被怀疑。守康向怀谷兴师问罪,要他还钱给善本,表示一力承担所有迁坟的开支。昆玉讹称炒期权赚了数十万,给守康作迁坟之用,守康大喜。守康发现新坟没有写上其大哥之名,责怀谷办事不力,怀谷敷衍他。善本待守康等走后往拜祭父母,看见守康用纸写上“钟天恩之墓”,心头激动。

第19集 守康积极追求天蓝

  嘉芮回家时看见百韬缠住丽芙,猜到丽芙以自己换回百韬手上的后冠,责她如此牺牲也不会得到善本任何承诺,丽芙凄然落泪。嘉芮向善行大发脾气,无意中泄露丽芙为后冠而献身。善行怒气冲冲往找善本,责他不准用假后冠顶替,却让丽芙献身是有双重标准。善本得悉百韬再骚扰丽芙,即住找他晦气。记者追问百韬为何芳慧没有出席宣传活动,百韬指她去了外国旅行。善本警告百韬不要再缠住丽芙,百韬不忿。守康买齐在山的小说讨好他,惹天蓝反感。天蓝应邀到内地参加陈村小学的生日会,在山怂恿守康一起去,天蓝也拉小雨相陪。天蓝叫守康去买汽水给小朋友喝,守康竟着小雨去买,接着更要小雨独自返港,以免妨碍他与天蓝,小雨怒极离去,却不慎扭伤了脚。天蓝惊见善本与善茵也来陈村,天蓝大方地与善本一起与众小朋友玩游戏。守康背小雨看跌打后送她返家,守康要留下吃饭时,小雨即责他人工和职位都比她高,却经常来“蹭饭”,众奇怪她如此暴躁。希雅看出小雨喜欢守康,借豉油劝她不要跟天蓝争,小雨否认。天蓝劝小雨大胆向所爱的人表示,小雨苦笑说喜欢的人却不喜欢自己。善本收到鼎丰金铺有炸弹的电话,匆匆疏散顾客,幸而虚惊一场。百韬到警署报称芳慧失踪多日,守康着手下调查芳慧的出入境记录及情人。善茵约天蓝吃饭,天蓝见善茵独自应约感失望。

第20集 守康跳海,善行撞死人

  善茵羡慕天蓝可以工作赚钱,天蓝以天生我才必有用鼓励她向如宝争取。天蓝回家见到守康,决定要让他知难而退。守康听到天蓝约他去游船河,兴奋不已。守康看见天蓝也约了从心等女同事一起游船河,失望。守康知道天蓝向众女推销他,心伤,更因不堪天蓝一激而跳海,遇溺,天蓝慌忙跳下拯救。守康坦言自己是孤儿仔,追女仔只为成家立室,且由始至终只喜欢她一人,天蓝心软下答应跟他做朋友,守康重燃希望。善行回家途中意外撞倒一婆婆,惊慌下不顾而去。怀谷知道是善行所为,致电善本说给他一个自首的机会。善本叫善行要有勇气面对问题,善行心慌下挂断电话,往找荣通帮忙,荣通吩咐他去警署报称失车。善本告诉如宝善行撞死人,如宝大惊失色,此时善行回来讹称车被偷了,善本不信。怀谷怒责善本收买别人顶罪,善本频呼冤枉,但认为善行年轻,能脱罪未尝不是好事,怀谷责他姑息养奸。善行心有余悸,荣通开解他,又乘机说善本坏话。光亮见小雨被情所困,提议她去其姐店铺以塔罗牌问姻缘,小雨心动。光亮姐指小雨暗恋上司,讲到二人将来时光亮突然出现,小雨慌忙离开。光亮鼓励她与天蓝公平竞争,小雨苦笑。守康约天蓝去踩单车,天蓝指他没新意,守康于是拉她走进一山洞,并燃点烟花,天蓝看见烟花伤心离去,守康不明所以。

第21集 善本欲与天蓝复合

  天蓝坦言对守康没有触电感觉,小雨指她仍挂住善本。警方查出芳慧的情人叫Patrick,守康与小雨到他经常出没的pub调查,小雨以美色查出Patrick跟某阔太去了外国度假。守康怀疑阔太是芳慧,推测Patrick跟她失踪有关,但小雨却认为百韬嫌疑较大。如宝渐觉生活苦闷,希望到鼎丰上班,善本苦恼,运亨提议让如宝做公关向阔太推销珠宝金饰。善茵嚷着要返工,做个有用的人,如宝不允,善本帮忙游说。善茵送草图到工场时迷路,走进金库巧遇司徒佳,司徒佳教她利用记事簿画下地图认路,又送她记事薄。如宝惊悉善茵交了个弱智朋友,又担心司徒佳工作不能胜任,其后见他工作认真及仔细才释怀。百韬到殓房认尸,一见女尸即不屑地指她是其抛夫弃子的生母。百韬使计骗丽芙见面,指自己心理不平衡全拜女人所赐,又透露丽芙酷似其死去的初恋情人,要求跟她复合,丽芙惊惶失措。文积透露杀继昌的真凶是鸡肋,善本闻言放下心头大石。善本着善茵她转送锦盒给天蓝,天蓝看见锦盒内的“守护星”,心绪紊乱,小雨推测善本想复合,又指天蓝对他余情未了。丽芙突然辞职去法国进修,善本怀疑她另有原因,只答应让她休假半年。警方找到芳慧的尸体,并到名石拘捕百韬。天蓝将“守护星”退还给善本后转身离去,善本感无奈,突然听到天蓝呼叫声,往查看时被扑晕。

第22集 百韬被杀,善本丽芙争认罪

  丽芙收拾物件欲离开鼎丰,嘉芮劝她不能就此放弃一切,但丽芙坚持离开才不会连累善本。丽芙到工场走一转,依依不舍地致电善本,惊闻是百韬的声音,百韬透露善本在其手上及杀了背叛他的芳慧,要立即见她,丽芙惊惶失措。善本醒来发现与天蓝被困车厢内,汽车逐渐沉下海底,且海水不断渗入车厢,大惊失色,遂向天蓝表明没有杀继昌,希望跟她复合,天蓝答应。

  丽芙到百韬的游艇,百韬坦言已将善本尸沉大海,丽芙顿时晴天霹雳。百韬拥着丽芙说要很她远走高飞,丽芙决定要替善本报仇,悄悄地将金水倒入红酒内。善本与天蓝得以逃生,天蓝往报警,善本则赶往找丽芙。善本抵达游艇惊见百韬倒毙,即致电向文积求救。警方追缉百韬至游艇,丽芙嚷着自己杀了人,但善本声称自己才是真凶。

  丽芙与善本争相表示是杀人凶手,文积责善本不等他在场部署便承认杀人。善本更决定自辩,着文积替丽芙辩护,文积无奈。学伦与从心负责检控善本二人谋杀罪,天蓝见善本认罪感伤心,如宝等则担心不已。众担心案件影响会鼎丰生意,荣通提议善行暂时接管鼎丰以安人心,运亨与如宝表支持。天蓝向家人重申善本没有杀死继昌及百韬,又私下向小雨透露一直深爱善本,慨叹二人有希望之际,总是有事情发生。

第23集 善本牺牲天蓝救丽芙

  善行暂代鼎丰的行政总裁一职,并安抚众员工。守康与从心均认为善本是替丽芙顶罪,但只有环境证据而没有目击证人,学伦提出游说善本转做控方证人。可惜善本宁愿与丽芙一起坐牢,也不肯指证她杀人。天蓝得悉后,往求如宝,指善本一向重视家人,劝她以亲情游说善本。如宝与善行往见善本,表示丁家及鼎丰都不能没有他,又着他为完成荣邦遗愿不能为丽芙顶罪,善本有点心动,但最后仍拒绝。

  天蓝惟有亲自往见善本,劝他转做控方证人,争取豁免起诉,方可减轻丽芙的控罪,替她顶罪人则谁也脱不了身,又叫善本想想他们刚有机会复合,善本拒绝,并强抑感情跟天蓝说他们没有将来,天蓝沮丧。文积建议善本转做控方证人,但必须牺性天蓝才能救丽芙,并说出整个计画,善本答应。

  学伦为善本申请豁免起诉后,善本在庭上作出反证供,学伦与天蓝错愕。善本说出反悔原因,众哗然,天蓝见他利用自己,心如刀割。学伦向法官提出解散陪审团,文积以有损丽芙的利益反对,结果继续聆讯。此时丽芙也推翻之前的证供,指自己没有杀人,更透露与百韬的关系及曾遭虐打,更坦言深爱善本才献身百韬取回后冠,天蓝闻言思潮起伏。学伦与文积分别作结案陈词,丽芙心情忐忑不安。

第24集 天蓝、善本和平分手

  七位陪审团退庭商议判决,但意见分歧。法官对陪审团的判决感失望,但尊重他们的判决,又保留追究善本妨碍司法公正的权利。记者追问天蓝为善本徇私但不爱她的感受,天蓝不语,守康替她解围。二人在停车场遇见善本,守康按捺不住挥拳打他。丽芙为伤害善本与天蓝的感情而不安,善本说与天蓝并不适合,经过此案才发现心中真正喜欢的是她,丽芙喜翻了心。守康指责善本歪曲事实,出卖天蓝的感情与声誉,天蓝却冷静地为善本辩护,又指自己感情用事而犯错,守康苦笑。

  善本往天蓝家,二人在楼下相遇,善本向她道歉,天蓝说明白他身不由己,也知道他从来没有将爱情放在第一位,更不会抛弃丽芙,但他这样做确令她非常伤心,又要善本不能跟别的女人看烟花、吃枕头包、送她守护星等,善本拥着她说舍不得她。天蓝回家安慰家人,重申自己没有徇私但有犯错,决定辞职转换环境。众为善本与丽芙成为一对而高兴,只有文积心知肚明。

  善本跟怀谷与昆玉见面,慨叹自此案后与守康的距离愈远,怀谷说问心无愧自然有相认的一日。天蓝递交辞职信,上司温国强指她毋须引咎辞职,但天蓝心意已决。善本送上饭盒,丽芙打开一看竟是钻石戒指,善本向她求婚,丽芙既惊且喜,此时善本收到法庭传票,控告他妨碍司法公正。

第25集 守康打动天蓝芳心

  文积表示官司不一定会输,但善本坚持为自己行为负责而认罪,文积无奈。文积到律政署找学伦,指他们没有足够证据入罪,且善本有悔意并自愿受罚,应从轻发落,双方达成协议,本被判坐牢六星期。守康约她周末去钓鱼,天蓝不置可否。守康称追女仔跟做卧底一样要有韧力及耐性,决定每个周末都在码头等天蓝出现,小雨祝福他。守康在码头苦候天蓝,沮丧之际见天蓝出现,喜出望外。

  天蓝发现希雅有大堆在食肆签下的单据,小雨坦言希雅没有上烹饪班,每天的菜全是买回来,此时二女听到希雅以上课为由拒绝跟在山去旅行,生疑。二女跟踪希雅发现她在上珠宝设计课程。希雅坦言一直对珠宝设计有兴趣,可惜得不到在山支持及要照顾他们才放弃,希望能取得证书自我肯定,二女表支持。三人回家看见在山在接受电视台访问,原来他的小说获得创意无边界大奖。

  天蓝到一律师行上班,守康送上自制午餐,天蓝大赞他厨艺好,守康说幸福非必然,透露自小学会照顾自己,天蓝对他印象改观。守康向家人讲述如何以午餐打动天蓝,众认为他又夸大其词,守康气结。嘉芮羡慕丽芙每天都收到善本遥控送来的鲜花,善行见状说送她花篮,嘉芮乘机约他吃午饭。嘉芮与翠儿因争花发生口角,其后得知同是约了善行,互相争风吃醋,吓坏善行。

第26集 在守怀疑希雅红杏出墙

  众热烈庆祝善本回家,善本喜闻鼎丰的营业额上升,善行提议扩展业务开投资公司,善本不语。运亨赞善本看出危机,不讳言善行的经验不足以掌管投资公司,大权必落入荣通手上,肯定会影响鼎丰金业。股东大会上,善本表示仍未是时候开投资公司,应将资金集中在鼎丰金上,以实现荣邦将鼎丰金成为国际认可九九九金的遗愿,众赞成,善行失望。

  如宝看中一位参加珠宝设计大赏的作品,希望让她到鼎丰工作,善本答应。希雅夺得设计大赏冠军及见习设计师合约一份,既喜且忧,天蓝鼓励她接受。如宝约见希雅,始知她是天蓝的妈咪。希雅宣布得奖及到鼎丰工作,在山大力反对,二女责他是大男人,守康则以让希雅去碰碰钉子劝他。

  希雅首天上班重遇旧情人运亨,即转身离开,运亨追出。二人在餐厅畅谈近况,天蓝无意中看到,忆起小时候看见二人相拥情景。运亨送希雅回家遇见在山,引起在山妒忌。天蓝回家见在山指责二人如旧相识,又见希雅矢口否认,冲口说出当年所见,希雅申辩但二人不信,在山更说怀疑天蓝不是其亲生女,希雅怒然离家。如宝得悉事情始末,安慰希雅并着丽芙收留她。善本通知天蓝希雅住处,运亨更发誓二人是清清白白。天蓝向希雅道歉及劝她回家,希雅表明要在山来道歉才回家。

第27集 在山向希雅认错

  丁家一众积极为善本筹备婚礼,善本坦言欲另觅新居过二人世界。善本带丽芙看新居,丽芙竟看见百韬,惊惶大叫。丽芙为幻觉而忧心,嘉芮安慰说这是婚前恐惧症。如宝托丽芙照顾善茵,善茵百般无聊看报纸,见到快餐店聘请店员即独自去应征,中途迷路,幸遇见司徒佳,司徒佳更教她见工的方法。善本等发现善茵不见了,大惊失色。如宝不准善茵做店员,善茵不满她不信任自己的能力,善本等齐游说如宝让善茵到鼎丰上班。

  希雅见在山迟迟不来道歉,化悲愤为食量,吃至呕吐大作,运年心生一计。天蓝接到电话指希雅自杀,大惊,但在山认为这是苦肉计,不会去认低威。天蓝与守康匆匆赶至运年家,天蓝见到希雅口吐白沫即喊叫救护车,众诸多推搪,守康看出诡计,于是将计就计,硬要背希雅去医院。在山在家忐忑不安,最后还是赶往医院,当他看见希雅正要推进去洗胃,惊惶失措并向她吐露心底话,希雅窃笑。守康乘机叫天蓝也要珍惜眼前幸福,天蓝终接受他的爱意。

  善茵带齐熊公仔上班,更说熊爸爸是她的守护神。善茵奉命送一袋碎钻到金库,竟因贪玩忘了正事,更遗失碎钻,司徒佳怒责她没有责任感,助她找回碎钻,其后鼓励她建立信心是靠自己,并非靠守护神,善茵感激兼受教。

第28集 丽芙精神备受困扰

  丽芙在工场看见金水、试婚纱都幻见百韬,精神备受困扰。丽芙向心理医生透露可以跟善本结婚觉得很幸福,但却抛不开百韬。心理医生指善本与百韬是她历史的一部分,假如要忘记不愉快记忆则要将善本一并忘掉。丽芙决定离开香港往法国进修,善本尊重其决定,但如宝百思不解。善本亲自送机,丽芙说将会以全新的丽芙回来,希望日后不会只能做朋友,又劝他做回自己,不要只做过有情有义的人,善本默然。

  善本在街上看见天蓝与守康拍拖买小龟,黯然神伤。希雅大弹在山的厨艺差,在山向二女求救。守康送警察模型给天蓝,着她叫模型如见他。天蓝拿着模型与守护星,想起与善本的快乐时光,心中怅然。守康请天蓝回家吃火锅兼见家长,天蓝以未有心理准备婉拒;守康再叫她一起拍“大头贴”,天蓝指无聊,守康感失望。

  守康无意中知道善本与丽芙已分手,加上翠儿危言耸听,自觉与天蓝的感情没有进展而沮丧。小雨见守康垂头丧气,追问原因,守康坦言相告。小雨指守康出现信心危机,天蓝闻言不语。守康坦言善本与丽芙已分手,假始天蓝要跟善本复合,他只好送上祝福,天蓝即表示要好好考虑,又说幸好彼此感情不算深厚,假如分手应该不会伤害他,守康闻言痛在心里。守康强颜欢笑回家,赫见天蓝。

第29集 翠儿入鼎丰接近善行

  守康为误会天蓝而道歉,天蓝更主动与他拍贴纸相,守康大喜。守康拿着贴纸相回来炫耀,翠儿大受刺激,昆玉鼓励她主动追求心仪男子。翠儿拿着海豚照片约会善行,但联络不到他,惟有托嘉芮传话。善本吩咐善行负责做市场分析报告,善行以忙于投资公司计划书推却,不果。嘉芮忘记告诉善行翠儿正在等他,即赶去餐厅,但翠儿误会她从中作梗,嘉芮气结。翠儿知道鼎丰聘请设计部初级文员,心有决定。

  守康不满家人霸占天蓝,妨碍其二人世界,竟当众拥吻天蓝,众识趣让二人独处。嘉芮惊悉翠儿就是新聘的文员,互相斗嘴。善行为整理市场分析报告苦恼,翠儿争着帮忙,嘉芮相让。原来嘉芮看扁翠儿无法完成,想给她一个教训。善行见翠儿迟迟未做好报告,担心,嘉芮安慰说已准备了一份。善本来收取报告,翠儿竟及时交出,并获善本及善行称赞。

  怀谷致电托善本打听翠儿的心上人是谁,善本从电话中听到天蓝与守康的声音,感不是味儿。如宝见善本寂寞无聊,叫他去法国找丽芙并求婚,善本支吾以对。善行将投资公司的计划书交给善本,希望他在股东大会上提出。善本在大会上表示正在申请鼎丰金成为999.9纯金的认可资格,需要大量资金,只好将投资公司计划搁置,善行不悦,拂袖而去。

第30集 善本、善行兄弟交恶

  翠儿带善行到舞厅散心,二人跳舞时翠儿被一金毛男子非礼,善行跟他理论之际,守康率众来查场,善行被搜出身藏丸仔,被带返警署。善行表示被金毛陷害,翠儿也指他是冤枉,守康恼她去不三不四地方,对她疾言厉色。善行与翠儿被释放,怀谷人即叫翠儿疏远善行,指他不是好人,善行摸不着头脑,其后恍然他知道撞死人一事,以为善本四处散播,不悦。

  怀谷坚决反对翠儿跟善行拍拖,向昆玉透露善行曾撞死人不顾而去,恰巧被守康听到。如宝看见善行与善本不合,劝善行体谅善本为丁家尽心尽力。善行见她只替善本说好话,心中更不满,荣通从中挑拨离间。纪雯被鸡肋手下警告还债,纪雯责荣通跟善行一样没用。鸡肋劝荣通再合作洗黑钱,荣通说要等待时机。嘉芮劝善行解雇翠儿,善行犹豫。其后见守康逼自己离开翠儿,故意拥着翠儿说不会放弃她,翠儿闻言大喜。翠儿责家人戴有色眼镜看善行,怀谷气极。

  股东大会上,荣通与善行指投资鼎丰金的资金太大,且动用了如宝的物业太冒险,善本请如宝出席大会。如宝说出支持善本的理由,善行不悦离开。荣通无意中知道善本与善行并非亲兄弟,部署夺产计划。善本欲与善行修好,但善行反应冷淡,还刻意介绍翠儿是其女友,善本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