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言萱语

流金里的沙砾--《流金岁月》观后感

  我喜欢这样平淡的晚上——看完《我要FIT-FIT》,看《皆大欢喜》,再看《流金岁月》,只用锁定一个翡翠台,同时接接电话,消耗半包瓜子、一泡参茶、两盒酸奶、几颗蜜枣,就可以像只幸福的睡猫一样粘在沙发上几小时,连天天见面熟稔得不能够再熟稔的广告也可以欣然接受,甚至鹦鹉学舌一番。有时候,胸无大志的我就这

样对自己说:“这就是生命中无处不在的幸福时光啊,你一个凡人,又夫复何求?”

  一部上好的电视剧,不仅是平淡的夜晚上好的消遣,更令人在闲逸中感受到人性的力量。《流金岁月》中的丁善本就是这样一个堂堂的大男人,他于乱世接手养父的金铺,却能大浪淘尽沙,见利不忘义,最后为了保全兄弟锒铛入狱,可谓是黑白两道都敬重的江湖楷模。开始看《流金岁月》,因为吃不透这个“金”字的涵义,很是不喜欢这四个被用滥了的字,因为但凡什么反映大时代大变革的剧集电影都可以和它扯上干系,不仅“岁月”,而且“流金”,形而上不说,更俗到不能再俗。后来明白了,逐渐释然,但还是觉得虽然贴切,却不够醒目,尤其是难以突出“灰色英雄”两肋叉刀的侠义气概。

  如果非要继续挑《流金岁月》里残存的沙砾,内容设置上的繁琐不可不提。由于剧情复杂线索太多枝节凌乱,导致很多铺叙出现空洞,令我这个出了名有耐心的人几近抓狂——这一集头丁善本和程天藍还未相识,到了集尾就陷入热恋,再一集便开始闹矛盾;未几,暗恋丁善本的桂丽芙的植物人弟弟死去,丁善本的养父丁荣邦也辞世,紧盯着屏幕都手忙脚乱打翻水杯,更别提一两个晚上错过了没看,理所当然地陷入云山雾罩的诸葛八卦阵。在这一点上,我更欣赏肥肥主演《我要FIT-FIT》所设置的节奏,前三集主要讲庄秀丽被调进“FIT-FIT”组,后三集唯一的大事也不过是庄又被请出了“FIT-FIT”组,大纲上的无聊,落实在剧情上可以更细致深入,既不会被杂乱的新情节拖着牛鼻子走,还很符合广大师奶有一搭没一搭的观赏节奏。而《流金岁月》在节奏上略显仓促,让人觉得仿佛暑假将尽学生在赶作业。

  因为要讲的东西太多,《流金岁月》的许多细节显得很糙。譬如桂丽芙被熊百韬按在床上一通暴打,结果出来时脸上只有三处涂着红药水的小伤,难道熊百韬打完了还帮她涂药水?更可笑的是,这伤随着地点的变化而变化,等到丁善本带她去医院包扎,照片上桂丽芙的脸伤反而有增无减,除了红伤还有淤青,难道是丁善本继续在车上打她?另外一次,天蓝在高处看到熊百韬又在打桂丽芙(为什么熊每次对桂动粗的时候,丁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能及时赶到?),桂丽芙被推倒在地的姿势很不自然,是明显先坐下后再摆拍,令观众的同情心和剧集的可信度同时大减。

  不过,总的说来,《流金岁月》还是一部很好看的剧集,尤其难能可贵的是,它不但继承了港剧一向注重娱乐性的传统,更肯深入挖掘人物和事件最内里的本质,让人见到埋藏在物欲沙砾下遮掩不住的烁烁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