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言萱语

就做一个红粉知己——随想程天蓝

  大凡恋爱中的女子都想追求的境界是情人知己,但事与愿违的占多数。往往相亲相爱的情人却并非互相了解的知己,也就出现了因了解而分手一说。轰轰烈烈地爱一场,之后发现无法接受所了解的爱人,于是分手。不知是可悲或是解脱?难道情人知已是强求,那就只做个知己岂不长久。

  想起《流金岁月》,想到程天蓝,面临的同样是这样的局面。爱来得简单,却也能刻骨铭心,是眼神触碰时的火花,是莫名而来的心电感应。天蓝说,有感觉,是爱情,对丁善本。

  爱,浓得化不开,除了彼此,看不见外面的世界,看不清真实的对方,大律师程天蓝也难免盲目一回。激情过后,总要冷静,她是是非分明、正义凛然的职业女性,摆在面前的是道复杂艰难的选择题,爱人与被告、正与邪。看似灵活地转变了身份,冷眼正视被告栏里的爱人,果断地展开义正词严的审询。其实内心动荡不安、起伏难平。庭下面对同事的质问仍旧振振有词,直至远离众人视线才见多日的痛苦煎熬已经疲惫不堪的面容,这就是天蓝,坚毅自信的外表底下实则有颗敏感脆弱的心。

  骄傲的她没有被击倒,在法律面前、职业面前,作为检控官的信念始终支撑着她。完结了官司,天蓝开始疑惑,是否与丁善本的感情也会完结?海边,他们第一次以正与邪的背景对话,睁开双眼,她要看清眼前这个众人口里的坏蛋。“你究竟是什么人”在激烈地斥责底下,我仍然可以窥见天蓝为爱作出的努力,也可以猜测出往后他们要面临的考验,很多很难。

  决定搏一次、信一次,因为她深爱他。岂料更艰涩的难题接踵而至,原则的问题尚未解决,又将面对情感问题。情敌、嫉妒,任何一个恋爱里的女人都不例外。对善本,除却这个名字,她一无所知,再没信心。若不是桂丽芙的善意成全,他们恐怕就此分离。又一次在海边,她终于知道了别人眼里的坏蛋其实是有情有义的好人,像是第一次认识,打开心结、敞开心房,他们深深相拥,为了新的开始,真的希望,一切重新开始。

  “善本,是一个好人”恨不能昭告所有人,这时的天蓝充满阳光,脸颊尽是喜悦之色。他们相约共同分享一个枕头包,共同尝试了解理解对方。能作他的知己吗?她还不晓得他笑容背后的苦涩。天蓝努力筑起的信心堡垒,在未稳固坚实之际,又一次受到重创。还是在法庭上,还是她深爱的男人,毫无防备地,他背叛了她。挣扎、痛哭,他在庭上的一切举动,都似在阐述一对痴情男女的哀歌,唯独她的眼神犀利,一目了然,明白是在维护有恩于他的桂丽芙。没有怨忿、没有责骂,天蓝纯净的脸庞只刻上了宽容体谅,然后,又是在海边,了断...听不清他们的临别话,因为我心底如波涛翻滚,无法释然,只记得两人脸上极其平静,她说这是最好的方式,已彻底懂得了他,离去亦不枉然,她尊重他,他们还是朋友。

  很多人对丁善本有埋怨,以他的个性难保若再有变故不会再度抛弃爱情奔向道义,苦的还是天蓝。不是没可能,他本就是个有恩必报、重情重义的人。丁善本与他两个难兄难弟总是推心置腹、祸福与共,满感人,做他朋友其实更踏实更长久。回首前尘,先有贾宝玉得天真无邪、憨直爽朗的枕霞旧友,史湘云在他心间分量并不低,能与他嘻笑怒骂心亦欢的旧友还有谁;后有张爱玲忍痛割爱、如释重负后留给胡兰成的一席“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往事皆成了小劫故,淡如一抹空中浮云...想来善本与天蓝在澳洲草地上并肩看星的美景更似童话的尾巴,必竟现实残酷得很...胡乱思索,心念念,就做一个红粉知己,岂不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