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言萱语

独怜幽幽怨何人--To:sabrina

  作者:吉吉萱

  再看《流金》,让我为天蓝与善本那刻骨铭心的爱情折服,被善本的情义而感动,但其中的Sabrina,我对她却没有任何好感,有的只是那一点点可怜。让我们来细细品一品Sabrina这个人物。

  第一处,交代Sabrina的过去。她为了救她生病的弟弟,筹集医药费,选择了在雄百韬眼下偷宝石,之后被迫沦为情妇,受尽屈辱,单从这一点上来看,她是可怜的,可这一切却又是她自己选的,能怨谁呢?Sabrina当时已经是一名珠宝设计师了,肯定是有很多挣钱筹钱的方法,可她选择的却是偷东西!所以因为她的选择而带来的后果只能由她自己来承受,怨不了谁。她注定是个悲剧,偏激的说,简直就是没脑子!

  第二处:是看起来伟大的一幕。她为了拿回后冠,而和雄百韬上床。怎么讲,上床是唯一取回后冠的办法吗?NO!首先,当时Sabrina只是知道后冠在雄百韬的别墅里,她不知道具体的位置,就算被她想到了,她能肯定一定能拿回来吗?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只知道要想办法拿回来,如果,Sabrina没有猜中密码怎么办?其次,当知道后冠下落的时候,完全可以找善本文积商量,凭善本文积的本事,肯定能更容易地拿回来,可她选择的却偏偏是让善本不安的方法。

  第三处:杀死雄百韬。这又是她愚蠢的表现,她杀雄百韬的理由是以为善本被杀死了,要替善本报仇。先不提在没有确实弄清楚状况的前提下就想报仇,单从她选择报仇的方式就可以看出,她是一个相当不理智,没头脑的人,在她的世界里,只是杀人偿命这么简单,根本没有想过找出雄百韬的犯罪证据或是杀人证据交由警方处理。不管最后她有没有阻止,可她确实有这个动机,又实施了整个行为,带金水去,放在酒里,让雄百韬喝下去,已经构成了谋杀罪。可后来很巧妙,善本牺牲天蓝,救了她。天蓝曾说过:“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不管她的背景、动机是多么的令人同情,做错事就要承担结果,这点是不会变的。”(这也是天蓝的魅力所在,很有原则) Sabrina很幸运不用坐牢,但她的良心好过吗?午夜梦回时不会被惊醒吗?

  第四处:离开。以为一切柳暗花明的时候,雄百韬的影子出现了,开始不断的缠绕着她,其实这也是很真实的。杀了人的恐惧一开始就存在,只是中间发生很多事被压抑在了她内心深处。直到她以为能成为善本的新娘,苦尽甘来的时候,那种恐惧的情绪翻身出来了,让她不得不放弃所有的一切,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重新开始。还是应了那句老话: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是永远也得不到的!

  真的替她可悲,对善本,她是明知不会有结果而去爱。有人说这是伟大,可“是”吗?由始至终,善本都在全心全意帮她,是“帮”而非其他,这她是知道的。她自己也说,作为一个朋友,善本为她付出了很多。可她的回报呢?是一次次的让善本操心,让善本担心,还在破坏他的爱情!

  她对善本到底又是怎么一种感情呢?最初,善本冲破重重阻拦而帮她重新开始,那个时候一定是感激;或许就在慢慢的接触中,她对善本产生了好感,因为善本的确是一个好男人;可在善本和天蓝第一次因为她争吵的时候,她主动找天蓝说清楚一切,她说善本是她的恩人,而她跟善本之间只是好朋友兼partner,用当时天蓝的话来说,“要包容一个人不难,可要揭自己的疮疤去成全别人却不容易”,那一刻我真的谢谢她,觉得她很伟大;再往下走,从法庭出来,善本告诉她自己在法庭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她没有多想,她相信了,原因很简单,她一直以来期盼的东西忽然之间出现,根本不用想就很本能的抓住。就连平时最不机灵的亨利也不相信地问善本:“你怎么跟Sabrina又搭上了?”或许就是因为太期盼,所以她选择相信了善本的话。回到善本家门口的时候,善本让她先进去,他说自己还有点事,Sabrina只说“小心开车”就进去了,她心里没想善本要去哪吗?一定想了,只是她选择了逃避,装作没事的样子,可悲!

  再来看看善本对Sabrina到底是一种怎么的感觉。记得在善本以为自己杀了鸡昌而选择跟天蓝分手的时候,他说:“因为我们不是同一类人。”把这句话套在善本与Sabrina身上,其实在善本心里,觉得Sabrina跟自己是同一类人,同样的不完美同样的不完整,所以为了不再伤害Sabrina而选择跟她一起甚至结婚的时候,他没有那种配不上的感觉,可以看出在善本心中,天蓝始终是与众不同的,而对Sabrina,只是同情加爱护,仅此而已。

  其实在我看来,编剧对Sabrina已经很好了。让她成为一个首席珠宝设计师,而不是一个普通人,所以让她有本钱一次又一次的重新开始。如果说善本帮她脱离雄百韬是她第一次重生的话,现在的离开就是她人生的另一个起程,如果她不再回来破坏善本与天蓝的话,我也祝福她!

  Sabrina的悲是她自己造成的,怨不了人。而只有天蓝这样坚强、宽容、大度、自信又有原则的女人,才是我们心中的最爱!